秦暖一脸嘲讽,“厉洛水镇,你这么爱白菲菲,怎么不我相信她说的话?她都说了是自己不小心掉一直这样的,你还不信。你们俩这么相知相爱,这一点信赖度都也没吗?”“湖水这么深,菲菲好端端的怎么会自己掉入湖里?”厉洛水镇说着,又看向怀里的白菲菲,满眼疼惜,“你有什么不“湖水这么深,薇薇好端端的怎么会自己掉进湖里?”。...

秦暖一脸嘲讽,“厉凌城,你这么爱白薇薇,怎么不相信她说的话?她都说了是自己不小心掉下去的,你还不信。你们俩这么相爱,这点信任度都没有吗?”

“湖水这么深,薇薇好端端的怎么会自己掉进湖里?”

厉凌城说完,又看向怀里的白薇薇,满眼疼惜,“你有什么不满,都不应该冲白薇薇使坏。她不像你家世显赫,她没有人可以依仗。她已经很善良,对你处处忍让,你不要太过分了!”

“哦。”秦暖勾起唇角,轻笑一声,“那你的意思是,她刚刚的话是在撒谎。”

“薇薇怎么会撒谎?”

厉凌城话音刚落,便察觉过来自己被秦暖绕进了话里,急忙辩解:“薇薇是心地善良,才撒了个善意的谎言,想替你开脱。他不像你这般心如蛇蝎、恶毒狡诈,她可善良单纯多了。”

“呵——”

秦暖笑了一声,走到露台的护栏旁。

厉老爷子见状,以为是秦暖想不开,连忙打圆场,“这件事到此为止。阿诚,你把白薇薇送走。”

“爷爷……”厉凌城心里愤懑不平,可又无奈。

“走?凭什么?我还没同意呢?”

秦暖站在护栏前,双手环胸,好整以暇地看着众人,“至少,得把这件事弄明白了,才能走。”

说罢,目光落在了厉老爷子身上。

“厉爷爷,我站在白薇薇刚刚站着的这个位置,你让你身边的保镖推我。”

“小暖,不用这样……”

厉老爷子哪里敢让人推秦暖?秦暖对他来说可是个上好的棋子和摇钱树。

秦暖见了,看向厉凌城,声音平静清冷:“既然如此,找你的人来推我,挑个孔武有力的。”

厉凌城瞥了秦暖一眼,然后让助理把自己的保镖叫了过来。

秦暖看了眼那位保镖,一米八五的个头,一身发达的肌肉,一看就是个练家子。

她笑了笑,望着厉凌城:“是你手底下最健壮的了吗?”

“是。”

厉凌城点了一下头。

“好。”

秦暖放下胳膊,放松自己,然后转过身,背对着那位保镖,和他说道:“这位先生,麻烦你用最大的力气推我。”

保镖闻言,看向厉凌城,厉凌城给了他一个眼神,得到授意后,保镖后退了三步,然后徒然冲刺,快步急冲到秦暖身后,使了最大的力气,一把将她往露台下推。

结果却是,秦暖的腰撞到护栏上,发出剧烈的撞击声,听起来痛感十足。

可护栏只是震了震,她没有掉下去。

厉凌城眼底闪过一丝诧异,随即像是突然想明白了什么,看着护栏陷入了深思。

秦暖扭过身,换了个角度,偏头道:“再来!”

保镖又尝试了几次,可是无一例外,秦暖都没有掉下去。

因为护栏的高度刚好及腰,就算被使了大力往下推,人也只会上半身前倾,掉不下去,而且上身前倾时,完全可以抓住护栏。

除非……那个人是故意跳下去的,她撑着护栏偷偷使了力气,让自己顺势跳下去……

秦暖将自己心中的推断说完后,这一次,白薇薇的脸是真的惨白。

厉凌城变了变神色,没有说话。

厉老爷子看向白薇薇,眼底满是反感。

书评(161)

我要评论
  • 着镜子&己。

    床边的佣人发现秦暖醒了,直接将她“请”下了床,一顿梳洗打扮后,秦暖坐在了梳妆桌前,看着镜子里的自己。

  • 心疑惑&丝幸灾

    秦暖满心疑惑,转脸看向女佣,结果发现自己床边围了一圈佣人打扮的女人,全部都伸长了脖子看着自己,表情各异,唯一相同的是眼底都有一丝幸灾乐祸的嘲讽。

  • &一套红

    她的身上穿着一套红色丝绸睡衣,盖着大红绒被,床边的窗户玻璃上还贴着大红喜字。

  • &四十的

    这时,床边一位年近四十的女佣往前倾了倾身子,不耐烦地推了秦暖一把。

  • 回国了&自己,

    谁知道,女主竟然放不下男主,又回国了。发现得知真相的男主对自己万般愧疚、后悔,发现男主其实爱上了自己,结果就原谅男主了,最后两个人幸福的在一起了。

  • 她蹭的&一下从

    秦暖终于察觉到了不对劲,她蹭的一下从床上坐了一起来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