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薇薇见厉洛水镇走了,抿着唇笑了笑。接着心情身心愉悦地问侍应生要了一杯鸡尾酒,端着走到宴会厅外面,她想看一看林啸和秦暖怎么样了。这个林啸,有也没如她所愿占到秦暖的贵。结果,她还没走到门外,就听到林啸一声一连一声的惨叫。有人惊叫:“林少爷被人打了!然后心情愉悦地问侍应生要了一杯鸡尾酒,端着走到宴会厅外面,她想看看林啸和秦暖怎么样了。。...

白薇薇见厉凌城走了,抿着唇笑了笑。

然后心情愉悦地问侍应生要了一杯鸡尾酒,端着走到宴会厅外面,她想看看林啸和秦暖怎么样了。

这个林啸,有没有如她所愿占到秦暖的便宜。

结果,她还没走到门外,就听见林啸一声连着一声的惨叫。

有人惊呼:“林少爷被人打了!”

白薇薇心道不好,掉头就换了个方向走,往露台上去。

她站在露台上,抿了一口鸡尾酒,想了想,又把酒杯放下,给林啸发了一条短信:“林哥,你去哪里了啊?怎么找不到你了?”

发完消息后,她熟练地删掉了聊天记录。

正做着这些,身后忽然想起一道清冷的女声。

“现在的手机都这么智能了吗?”

白薇薇扭过头,见是秦暖,顿时紧抿着唇,一脸戒备:“什么意思?”

秦暖耸了耸肩,笑着走近白薇薇,说道:“猪都可以拱字了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白薇薇气的脸红脖子粗。

秦暖站在她面前,抬手摸了下白薇薇的脖子,煞有其事地评价道:“嗳……脖子还挺可爱的。”

“只可惜……上面装了个猪脑袋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白薇薇气红了脸,想抬手打开秦暖的手,但是秦暖却先一步嫌弃地甩开了自己的手。

她弹了弹指尖,骂道:“白薇薇,你这种人就是癞蛤蟆趴在脚面上,不咬人,光恶心人。”

“秦暖,你别太过分了!”

白薇薇气得低吼了一声,旋即,又像是想起什么,气急败坏的面容缓和了几分,她捂着嘴角低笑:“秦暖,你见到我你这样恼羞成怒,不就是因为凌城哥哥爱的人是我,不是你吗?”

这话,若是从前的秦暖听了定会伤心难过,一蹶不振。

可她不是从前的秦暖。

秦暖往后退了半步,端起白薇薇喝剩的那半杯鸡尾酒,嘴角弯起嘲讽的弧度,说道:“无论他多么爱你,只要有我在,你都永远见不得光。”

“他爱你是真的,你见不得光也是真的。”

这句话直击白薇薇的七寸。

她听后袖口处的拳头不自觉捏的更紧,咬牙切齿道:“秦暖,你凭什么这么傲?凌城哥哥都不爱你,你有什么资本可以这么傲慢地站在我面前?”

秦暖听完这话,忍不住又是一声轻笑,她端着酒杯凑近白薇薇,俯下身说道:“我秦暖生来骄傲,纵在泥地,满身狼狈,也自命不凡,整个灵魂都比你高贵。”

随着话音落定,秦暖手中的酒杯忽然举到半空中,迎着白薇薇的头顶浇了下去。

“更何况,被一个情商和你智商一般低的二愣子爱着,有什么可得意的?

白薇薇,你是不是浑身上下再找不到一点胜过我的,所以只能巴着厉凌城爱你这一条,来安慰自己的一无是处的心灵?”

“啊——!!!”

白薇薇没有预料,躲闪不及,冰冷的酒水从她头发上泼下,顺着脖颈流到她的胸前,撒的礼服上到处都是。

瞬间,洁白的蕾丝纱裙像是染满了蚊子血,肮脏又恶心。

秦暖啪的一声将酒杯放在原处,转过身,说道:“白小姐,再有下次,可不是一杯酒就能算了的事情。”

说罢,转身欲走。

反应过来的白薇薇尖叫一声,像是疯了一般冲上去扯住了秦暖的裙摆。

“秦暖,你不许走!”

书评(169)

我要评论
  • &最后两

    谁知道,女主竟然放不下男主,又回国了。发现得知真相的男主对自己万般愧疚、后悔,发现男主其实爱上了自己,结果就原谅男主了,最后两个人幸福的在一起了。

  • 看着自&情各异

    秦暖满心疑惑,转脸看向女佣,结果发现自己床边围了一圈佣人打扮的女人,全部都伸长了脖子看着自己,表情各异,唯一相同的是眼底都有一丝幸灾乐祸的嘲讽。

  • 凌城对&开男主

    最后,女主终于得知当初厉凌城对她只是利用,娶她也是觊觎秦家家产,伤心欲绝,假死出国离开男主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