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暖望着瘦削娇弱,但是身上的气势很强,再再加林啸刚被他打过,此刻距离这么近,楞是被秦暖唬的一愣一愣的。他像个纸老虎般,中气严重不足:“是我的女伴白薇薇和我说的。你问这干嘛?咋了,敢做还敢让人说了?”“呵……”秦暖又是一声轻笑,抬腿猛然往林啸膝他像个纸老虎般,中气不足:“是我的女伴白薇薇和我说的。你问这干嘛?咋了,敢做还不敢让人说了?”。...

秦暖看着清瘦柔弱,可是身上的气势很强,再加上林啸刚被他打过,此刻距离这么近,楞是被秦暖唬的一愣一愣的。

他像个纸老虎般,中气不足:“是我的女伴白薇薇和我说的。你问这干嘛?咋了,敢做还不敢让人说了?”

“呵……”

秦暖又是一声轻笑,抬腿猛地往林啸膝盖内侧补了两脚。

“啊!啊!”

林啸捂着腿,惨叫声一声连着一声。

直接将宴会厅里的人吸引了出来。

秦暖见有人出来,丢下一句“我叫秦暖。医药费,报我的名字,秦氏集团给你报销。”,就快步闪进了一旁的绿荫小道。

她可是小仙女,怎么能让别人看见她这么粗暴的打人呢?

至于这件事的罪魁祸首白薇薇,她可不能放过。

秦暖掉头进了宴会厅。

台阶下,林啸抱着腿卷缩在地砖上,身旁的人指指点点,有人叫来侍应生,询问他怎么样。

但是他却像是傻掉了一般,脑海里不停地播放着秦暖留给她的最后一句话。

秦氏集团,秦暖。

秦家的千金。

他竟然得罪了秦家的人?!

秦家可是在A市地位仅次于厉家的家族,而且秦厉两家据说还联姻了,他得罪了秦暖,不就是把秦家厉家都得罪了吗?他们林家以后还敢在A市混吗?

林啸抱着小腿,后背一凉,若是他爸知道他调戏了秦家的千金、厉家的夫人,怕是要打断他的狗腿。

--

另一边,白薇薇打发走林啸后,就去找厉凌城了。

厉凌城正和商业上的客户寒暄,余光瞥见了一抹熟悉的纯白色身影,眉头狠狠一皱。

他放下香槟,和对方说了句抱歉,就往宴会厅的角落里走去。

白薇薇见了,以为厉凌城是想和她私会,理了理裙摆兴奋地走向了角落。

见白薇薇走了过来,厉凌城转过身,罕见地对白微微冷了脸:“薇薇,你怎么来这里了?”

“凌城哥哥,我很小心的,我没有让厉爷爷看见我,我不会惹他不高兴的。我知道瞒着你来这种场合不对,但是我真的好想来这里看你一眼。我从来都没有和你光明正大的站在一盏水晶灯下面过。”

白薇薇低垂着头,言语里尽是委屈,一双杏眼含着泪,让人怜爱。

厉凌城有些心软,他道:“我不是不让你来这种场合,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。既然你都来了,只要避开爷爷,别添乱就好。等我忙完了,送你回家。”

“嗯嗯,好的!凌城哥哥,我不会给你添乱的!”

白薇薇用力地点了点头,顿了下,又道:“我来就是想问问秦暖,为什么要抢我们团方诗盈的综艺资源。她有什么不满,冲我来好了,为什么要伤害我的队员?凌城哥哥,你知道吗?我现在见到方诗盈我就觉得好愧疚,我觉得是我连累了她。”

“她抢你队员的资源?”厉凌城拧了一下眉。

白薇薇点了一下头:“对。她讨厌我,拿我没办法,就拿我队员开刀。”

厉凌城闻言微微颔首,“这件事我知道了。我会回去问她的。”

说罢,就离开了角落。

他不能在这里多逗留,以免引人注意,被爷爷知道。

书评(341)

我要评论
  • 看向女&果发现

    秦暖满心疑惑,转脸看向女佣,结果发现自己床边围了一圈佣人打扮的女人,全部都伸长了脖子看着自己,表情各异,唯一相同的是眼底都有一丝幸灾乐祸的嘲讽。

  • &字。

    她的身上穿着一套红色丝绸睡衣,盖着大红绒被,床边的窗户玻璃上还贴着大红喜字。

  • 秦暖终&她蹭的

    秦暖终于察觉到了不对劲,她蹭的一下从床上坐了一起来。

  • 主,又&原谅男

    谁知道,女主竟然放不下男主,又回国了。发现得知真相的男主对自己万般愧疚、后悔,发现男主其实爱上了自己,结果就原谅男主了,最后两个人幸福的在一起了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