迅速,她就看见了了秦暖。便白薇薇鄙夷地拍开林啸搂着自己的手臂。所以他搂着她的时候,手并不很老实,有一下没一下地掐着她的腰,借机趁机揩油。“林哥,你看那边那个女人。”白薇薇指了指秦暖。林啸顺着白薇薇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的,接着眼前一亮:“那个小美女是谁于是白薇薇嫌恶地拍开林啸搂着自己的手臂。因为他搂着她的时候,手并不老实,有一下没一下地掐着她的腰,趁机揩油。。...

很快,她就看见了秦暖。

于是白薇薇嫌恶地拍开林啸搂着自己的手臂。因为他搂着她的时候,手并不老实,有一下没一下地掐着她的腰,趁机揩油。

“林哥,你看那边那个女人。”

白薇薇指了指秦暖。

林啸顺着白薇薇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,然后眼前一亮:“那个小美女是谁?”

白薇薇看着林啸色眯眯的目光,心生一计,娇笑道:“她是我们公司新签的一个新人,没什么背景,也没有什么名气。”

言下之意,就是秦暖是林啸可以随意玩弄的女人。

林啸听后有些蠢蠢欲动,犹豫道:“什么背景资历也没有?厉家怎么会邀请她来参加晚宴?”

“谁知道呢?”白薇薇抿了下唇,压低声音:“也许是用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,傍上了个金主,才混进了今晚的晚宴。像她这种没有背景和名气的新人,都会为了爬上去不择手段的。”

林啸闻言,看了白薇薇一眼,看来是个和她一样的女人。

他放下心,拿着酒杯朝着秦暖走了过去。

看着林啸的背影,白薇薇阴冷地勾起嘴角,冷笑了一声,转身去找厉凌城了。

--

秦暖正往宴会厅门外走,迎面就看见一个男人朝着自己走了过来。

看着是个衣冠楚楚的男人,但是脸上挂着不怀好意的笑,让人很不舒服,本能地就想避开他。

秦暖转过身,却被林啸加快了几步拦住。

“美女,去哪里啊?”

“去上坟。”

秦暖冷着脸,嘴角却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,迷人又危险:“你要跟着去吗?”

林啸脸上的笑直接僵住。

趁着林啸愣神的功夫,秦暖转身就往另一边走。

林啸回过神,连忙追上秦暖,扯住了她的胳膊:“当然要跟着去啊!和美女一起,哪怕是上坟头蹦迪,我也不怕!”

秦暖垂眸看了眼林啸油腻腻的肥手,脸沉了下来。

“是吗?”

宴会厅门外的通道没有人,路灯晦暗。秦暖低下头,半张脸隐在阴影里,轻笑了一声:“可是我要上的坟头,是你的呢!”

“什么?”

林啸还没听明白,忽觉手腕一紧,像是被什么东西牢牢抓住,让他挣脱不开。紧接着下一秒,骨头关节的错位让他惨叫出声。

一声杀猪般的惨叫响彻整个宴会厅。

秦暖收回手,飞起一脚,将林啸直接从三层台阶上踹了下去。

她大学四年学的散打,可不是白学的。

秦暖站在台阶上,逆着光,最后瞥了一眼林啸:“放心吧!今晚三更,我会给你烧纸的。”

说罢,便头也不回地往宴会厅走。

“贱人!装清高!你不就是勾搭别的金主才混进会场的吗?你知道我是谁吗?我可是林家的唯一的少爷,你竟然敢打我,你给我等着!本少爷一定会弄死你的!”

林啸捂着脱臼了的手腕,跪在地上喊。

听见这话,秦暖脚步一顿,走了回去。

见秦暖走过来,林啸冷哼了一声:“现在知道怕了?本少爷告诉你,晚了!就算你肯伺候我,我也不稀罕了!”

秦暖蹲下身,看着半跪在地上的林啸,言简意赅:“谁和你说的,我是勾搭金主才混进这个会场的?”

书评(347)

我要评论
  • &无事翻

    但是这张脸却不是她的,是她被网暴的那几天困在家里,一个人闲来无事翻看的一本古早虐恋小说《虐爱一生:总裁的秘密情人》里面的女主角秦暖的脸。

  • 边围了&是眼底

    秦暖满心疑惑,转脸看向女佣,结果发现自己床边围了一圈佣人打扮的女人,全部都伸长了脖子看着自己,表情各异,唯一相同的是眼底都有一丝幸灾乐祸的嘲讽。

  • 姐,你&”

    “秦小姐,你既然醒了,就快点起来吧,厉老先生还等着你去敬茶。”

  • 女主给&。

    秦暖当时看到这里满头问号,感觉自己的人格都被这种女主给侮辱了。

  • 睛,回&己失去

    秦暖眨了眨眼睛,回想起自己失去意识的前一秒。她被林媛媛的粉丝追赶,被逼无奈跑到马路边,结果一个大卡车过来,她被撞飞了,落地时眼前一黑……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