郝佰也呆住了,一脸被耍了的表情,怒气冲冲地看向江云泽。江云泽趴在牛背上,身上的白袍被顾正西和郝佰扯得七零八落,腰间别着的一把玉扇也掉下到地上,扇面铺展,赫然写着十个大字。“曾经的送行去,进而人影稀。”见完成4了任务,江云泽这才松手了拴牛绳,一脸江云泽趴在牛背上,身上的白袍被顾正西和郝佰扯得七零八落,腰间别着的一把玉扇也掉落到地上,扇面铺开,赫然写着十个大字。。...

郝佰也愣住了,一脸被耍了的表情,怒气冲冲地看向江云泽。

江云泽趴在牛背上,身上的白袍被顾正西和郝佰扯得七零八落,腰间别着的一把玉扇也掉落到地上,扇面铺开,赫然写着十个大字。

“昔日送别去,由此人影稀。”

见完成了任务,江云泽这才松开了拴牛绳,一脸无辜,委委屈屈地说道:“我也没说过,我骑的这头白牛就是村民丢失的牛啊!”

郝佰:“……”

顾正西:“……”

节目组的工作人员将小黄牛带回乡下,还给了村民。所有嘉宾又重新回到了竹林小院潇湘馆。

秦暖接过总导演颁发的奖品,是一枚纯金打造的小黄牛,她欢欢喜喜地念完金饰品牌方的广告,然后将奖品收好。

顾正西咬牙切齿地看着秦暖,压低声音:“所以你刚刚看着我们几个人去抢那头白牛时,就知道村民家丢的牛其实是一头黄牛,趁着我们不注意,偷偷把黄牛拴上了?你竟然不提示我,真是太不够兄弟了。你知不知道,你差一点就被我摘掉‘顾正西的小老妹’这个光荣的头衔了!”

秦暖捻起兰花指,点了一下顾正西的肩膀,嫣然一笑:“我觉得像你这么聪明的人,肯定看明白了江云泽扇子上面的提示,用不着我说。”

看见秦暖的兰花指,顾正西眉头狠狠一挑,脑海里不好的回忆喷涌而出。

他乖乖喊了声暖姐,然后闭上了嘴巴。

--

综艺录制结束后,秦暖没有参加节目组晚上准备的聚餐,直接坐了六个小时的大巴车,赶到川城机场。

因为厉凌城给她打了个电话,要求她参加明晚的厉氏举办的商业晚宴。

厉氏的晚宴,秦暖丝毫没有兴趣。但是为了护好秦家,她必须去。

六个小时的班车加八个小时的飞机,长途旅行让秦暖有点抗不住,到达A市时直接发了烧。

回到泰安公寓,秦暖量了一下体温,三十八度五,不算高,便也没当回事,喝了两粒感冒药就去洗澡。

洗完澡后,秦暖一边吹头发,一边挑晚上参加晚宴要穿的礼服。

作为一名女明星,参加这种商业聚会,打扮的漂漂亮亮的才是正道。

不为别的,就为让别人第一眼看见你,就能记住你的脸。

可是秦暖打开衣柜,却发现自己没有什么好看的晚礼服。

有的,都是从前为了模仿白薇薇买的纯白纱裙。

秦暖看见这些裙子头疼,最后选择给秦时打个电话,将自己的窘境给自家哥哥说了后,电话那端的人立马拍胸脯保证晚礼服半个小时内送到。

挂断电话后,心里的石头落了地。

秦暖躺在沙发上,只等着礼服到。没想到秦时的电话刚挂断,手机又响了。

她点了接通,厉凌城寒凉冰冷没有感情的声线立马传了过来,让空气温度都降了好几度。

“礼服我一会让助理给你送过去,记得收拾一下,别丢我们厉家的人。”

“不……”

一句不用了还没说完,电话啪的一声被挂断。可见,电话那端的人对她是有多嫌恶。

秦暖牵起嘴角,满不在意地笑了笑,放下手机继续躺在沙发上休息。

以为谁稀罕呢?

书评(159)

我要评论
  • 这里满&女主给

    秦暖当时看到这里满头问号,感觉自己的人格都被这种女主给侮辱了。

  • &着镜子

    床边的佣人发现秦暖醒了,直接将她“请”下了床,一顿梳洗打扮后,秦暖坐在了梳妆桌前,看着镜子里的自己。

  • 谁知道&,女主

    谁知道,女主竟然放不下男主,又回国了。发现得知真相的男主对自己万般愧疚、后悔,发现男主其实爱上了自己,结果就原谅男主了,最后两个人幸福的在一起了。

  • 觉醒来&了?

    她不过就是被车撞了一下,失去了意识。怎么一觉醒来,自己连婚都结完了?是不是她再醒来晚一点,她孩子都生完了?

  • 最后,&当初厉

    最后,女主终于得知当初厉凌城对她只是利用,娶她也是觊觎秦家家产,伤心欲绝,假死出国离开男主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