少年一脸自豪,“是吧!这但是我自己想出的!”他话音刚落,手里的电话就响了,他接通电话,话筒那端传来了助理关怀的声音:“小西啊!你刚怎么跑这么快,要是你跌伤了怎么办?要是追你的私生粉磕伤到了怎么办?”顾正西按了按眉心,眼底微暗,面有倦色,但语“小老妹啊!俺咋瞅着你有点面生啊!你是哪个公司的艺人?”。...

少年一脸骄傲,“是吧!这可是我自己想出来的!”

他话音刚落,手里的电话就响了,他接通,话筒那端传来了助理关怀的声音:“小西啊!你刚刚怎么跑这么快,万一你摔伤了怎么办?万一追你的私生粉磕碰到了怎么办?”

顾正西按了按眉心,眼底微暗,面有倦色,但语气温软带着笑:“大哥啊!我要是不跑的话,就要在机场困一晚上了!你忍心让我以机场大厅天花板为被以机场大厅地板砖为席,挨饿受冻的冻一晚上吗?好了,好了,我先去酒店啦!现在没人堵你了,你赶快打个飞的过来吧!”

挂断电话后,顾正西问节目组的人要了个酒店的地址,发给自己的助理后,就转头和最后一排的秦暖聊了起来。

“小老妹啊!俺咋瞅着你有点面生啊!你是哪个公司的艺人?”

秦暖答道:“暖色传媒。”

“暖色传媒?咱们是一家公司的呀!”顾正西顿时眉飞色舞,他拍了拍胸脯,保证道:“放心吧,小老妹。西哥照顾你,只要有我在,一定不会让你这两天啃树皮吃的!”

秦暖闻言,懒洋洋的掀起眼皮,撇了顾正西一眼:“小弟弟,你成年了吗?”

“……”

被人戳中痛处,顾正西嘴角的笑都僵住了,他恨恨地说道:“还有两个月,还有两个月我就十八了!”

“哦?”秦暖抬眼,莞尔一笑:“才十七岁零十个月啊!”

说罢,顿了一下,才点点头,接着道:“真小。”

顾正西:“……”

--

节目组提前在酒店订好了一间包厢吃晚餐,顺便让这一季的嘉宾都互相认识一番。

秦暖和顾正西到的最早,她们稍作休息后,就去了楼下包厢,等了没多久,苏婉玉、周青树、郝佰就到了。他们三个人都在S市,所以是一起坐飞机来的。

沈长安因为在F国走秀,飞机明天早上才能到。

人都到齐了,节目组的导演就让大家入座,招呼服务员上菜。

秦暖作为晚辈向他们一一打过招呼后,在桌子的最末坐了下来。果然如谭雪所说,苏婉玉打扮精致,举止优雅。周青树话少有点倔。郝佰善于察言观色,能言能语。

苏婉玉对长得漂亮而且很懂礼貌的女孩很感兴趣,她看着秦暖,眼底有几分喜爱之色:“小暖年纪小,我们几个要多照顾人家小姑娘啊!”

秦暖笑着指了指顾正西,“最小的还是正西,他现在才十七岁零十个月。这一期的挑战性最好别太高,不能让小朋友吃苦头。”

顾正西正夹起一块红烧肉,闻言筷子一抖。顿时觉得肉也不香了。

导演见状,立马发话:“放心吧,第一期先给你们热热身,不难为你们!”

“导演,快给我们提前透露透露都有啥难关啊?我们也好心里有个谱。”郝佰敏锐地抓住话里的重点,凑到导演跟前。

导演丢给郝佰一个“想套话,没有门!”的眼神,打着哈哈:“吃菜!快吃菜!等会菜都凉了。”

书评(256)

我要评论
  • 痛浑身&的。

    而她之所以觉得自己腰酸背痛浑身难受,是因为她睡在了铺满花生红枣桂圆莲子的床单上,被硌的。

  • 最后,&心欲绝

    最后,女主终于得知当初厉凌城对她只是利用,娶她也是觊觎秦家家产,伤心欲绝,假死出国离开男主。

  • 自己床&都有一

    秦暖满心疑惑,转脸看向女佣,结果发现自己床边围了一圈佣人打扮的女人,全部都伸长了脖子看着自己,表情各异,唯一相同的是眼底都有一丝幸灾乐祸的嘲讽。

  • ,只是&看就是

    还是一模一样的五官,只是皮肤更白皙细嫩了许多,一看就是从小到大金娇玉养出来的皮肤。

  • &一套红

    她的身上穿着一套红色丝绸睡衣,盖着大红绒被,床边的窗户玻璃上还贴着大红喜字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