试镜就,一众演员在表演中室外排起了长队。执导人选早以订好,昨天来面试环节的角色都是配角。秦暖排在宋思思这一队里,好巧很不巧的,王紫萱就排在她的后面。王紫萱正对待会要表演中的片段台词,她见秦暖也没看手里的资料,又凑了回来:“秦暖,让我看一看你一会要表主演人选早已订好,今天来面试的角色都是配角。。...

试镜开始,一众演员在表演室外排起了长队。

主演人选早已订好,今天来面试的角色都是配角。

秦暖排在宋思思这一队里,好巧不巧的,王紫萱就排在她的后面。

王紫萱正在看待会要表演的片段台词,她见秦暖没有看手里的资料,又凑了过来:“秦暖,让我看看你一会要表演的片段。”

说着,王紫萱就要伸手去拿秦暖手里的资料。

秦暖往旁边侧了侧身子,避开了王紫萱的手,她抬眼淡淡地笑道:“王小姐,有这个时间,你抓紧背背台词吧。”

她要演什么片段,和她有什么关系?

能不能好好专注自己?

王紫萱见状,冷哼了一声,小声嘀咕道:“切,谁稀罕看你演什么,反正你怎么演也比不上我。”

秦暖笑了笑,没有理她。

这时,导演助理走了出来,喊道:“下一位,秦暖!”

听见自己的名字,秦暖理了理自己的仪容,转身走进了表演室。

她朝着导演弯腰鞠躬,做了个简短的自我介绍。

抬起头时,眼里顷刻间亮起了欢喜的神采,她微微扬着下颌,笑着拍了拍手,像是在看天上的什么好玩的物件。

一颦一笑间,娇憨可爱。

随即,像是突然看见了天空中有什么变故,她翘着兰花指指着天空,指尖空无一物,却像是捏着一块上好的丝帕,欢喜的眼神里闪过一丝惊慌。

她着急地踮起脚尖,喊道:“阿言哥哥,阿言哥哥,风筝要掉下来了!”

喊了几句后,她像是看见一个英俊的少年凌空飞起,接住了要掉到院外的风筝,兴奋地跳了起来:“阿言哥哥好厉害!”

这一片段表演完,秦暖在导演面前站定,又鞠了个躬。

这次再抬起头时,秦暖已满眼泪水,一双桃花眼水光滟滟,含着泪珠,欲落未落。

她望着眼前的空气,像是在望着一个心爱的少年郎。

而这一次凝望,是此生的最后一眼。

她几经哽咽,良久才把一句话说完整:“阿言哥哥,嫁去秦国的只是宋国公主,思思永远在这里。”

话音落罢,一滴晶莹剔透的泪珠依时滚落了下来,凄美动人。

坐在表演室后排的一众导演制片人以及原作者,在秦暖表演结束后,依旧沉浸在她最后那个绝美落泪的画面里。

秦暖愣了愣的看着不发一言的导演,突然有点懵。

这是演的太好了?还是太不好了?

于是秦暖又重新鞠了个躬,将刚刚说的话重复了一遍:“导演,我的表演完毕。”

这一次,总算拉回了表演室众人的思绪。

李玉导演率先鼓了鼓掌,满意地看着秦暖,说:“秦暖,你的演技真的很不错。我看你的个人资料演戏经历一片空白,是个新人。但是你这演技,一百个有经验的演员里也未必能挑出来一个。”

虽然只是一个配角,但着实让人惊艳了一把。

副导演又道:“有的人天生就是吃这口饭的,这叫天赋。”

原作者说:“她将我笔下的宋思思演成了一个鲜活而有生命的人。”

秦暖跟着导演助理走出了表演室,谭雪等在门边,见她出来,连忙问道:“小暖,演的怎么样?导演说了什么吗?”

这还是她第一次带秦暖来试镜,心里难免有些紧张。

书评(300)

我要评论
  • 上穿着&大红喜

    她的身上穿着一套红色丝绸睡衣,盖着大红绒被,床边的窗户玻璃上还贴着大红喜字。

  • &她悠悠

    她悠悠转醒,睁开眼,入目是一派欧式装潢的天花板。白玉镶金花雕栩栩如生,典雅而有格调。

  • 还是一&多,一

    还是一模一样的五官,只是皮肤更白皙细嫩了许多,一看就是从小到大金娇玉养出来的皮肤。

  • 秦暖记&同名同

    秦暖记得,这本书里和自己同名同姓的女主角秦暖可谓是相当惨。

  • 腰酸背&的。

    而她之所以觉得自己腰酸背痛浑身难受,是因为她睡在了铺满花生红枣桂圆莲子的床单上,被硌的。

  • 己失去&。她被

    秦暖眨了眨眼睛,回想起自己失去意识的前一秒。她被林媛媛的粉丝追赶,被逼无奈跑到马路边,结果一个大卡车过来,她被撞飞了,落地时眼前一黑……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