晚云去了妆龛前将精心收藏着的乾坤圈给了陆景行道:“你试一试看戴着这么重的金镯还能一抬手吗?”陆景行自是戴不进这么小圈口的镯子的,但放到手中惦量着重量也知晚云所说不假了。陆景行作出解释道:“简锡与我说,女儿家都不喜欢越粗越重的金镯子,朕这才去首饰铺子里买了陆景行解释道:“简锡与我说,女儿家都喜欢越粗越重的金镯子,朕这才去首饰铺子里买了最重最粗的金镯给你戴,若是不喜。...

晚云去了妆龛前将珍藏着的乾坤圈给了陆景行道:“你试试看戴着这么重的金镯还能抬手吗?”

陆景行自是戴不进这么小圈口的镯子的,但放在手中掂量着重量也知晚云所说不假了。

陆景行解释道:“简锡与我说,女儿家都喜欢越粗越重的金镯子,朕这才去首饰铺子里买了最重最粗的金镯给你戴,若是不喜

书评(145)

我要评论
  • 来了一&足二百

    门口传来了一旁宋寡妇的声音:“陆郎君,你回来了,这是你家娘子走的时候托我给你的银两,上边可是有足足二百两银子。”

  • 嬷嬷便&,改了

    嬷嬷便带着她去找了扬州道观之中的道士,改了她的名字,为晚云,而非多儿。

  • &,还有

    盼回家,慕晚云盼了十三年,她想念父亲,母亲,还有姨娘……

  • 妻子,&?

    成亲两年恩爱有加的妻子,在他出门谈生意的短短半个月内,就写下了和离书,要与自个儿和离?

  • 细看了&连连将

    魏国公夫人细细看了看面前的女子,发现不是慕婉若,连连将慕晚云推开,问着慕青云道:“你带她回来做什么?”

  • 一直不&到嬷嬷

    慕晚云一直不信,直到嬷嬷去世后,她才知晓国公府真得将她这个二小姐给忘记了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