姜涵听见此言,心中自然而然是高兴的,“你说得也有几分道理,这荔枝但是精贵之物,容家一颗都也没,由此可见陛下心中对容家已是不在意了。”皇恩浩荡莫测,是以陆景行的一举一动皆会被群臣在意,封赏荔枝便也会被人大作文章。慕婉若从那日从卫府回去后,虽是大门不出二门皇恩难测,是以陆景行的一举一动皆会被群臣在乎,赏赐荔枝便也会被人大作文章。。...

姜涵听到此言,心中自然是开心的,“你说得也有几分道理,这荔枝可是金贵之物,容家一颗都没有,可见陛下心中对容家已是不在乎了。”

皇恩难测,是以陆景行的一举一动皆会被群臣在乎,赏赐荔枝便也会被人大作文章。

慕婉若从那日从卫府回来后,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,却也能听到秦府之中那些小

书评(120)

我要评论
  • 带着她&观之中

    嬷嬷便带着她去找了扬州道观之中的道士,改了她的名字,为晚云,而非多儿。

  • &就娶了

    两年前,陆景行娶慕晚云只不过是与父皇斗气,就娶了一个乡村女子妻。

  • 听着慕&州带走

    慕晚云在一旁听着慕青云所言,蹙眉道,“哥哥,你将我从扬州带走的时候,从未说过要我顶替大姐姐!”

  • 知晓她&否则就

    可是当慕青云知晓她成亲之后,便逼着她写下和离书,否则就不能回家。

  • 三日之&带走了

    属下怕暴露您的行踪不敢靠近,后来过了三日之后,魏国公世子就将夫人给带走了……

  • &离另给

    陆小郎君,你也别怪晚娘和离另给人做妾,咱们这村子这么穷,你一走就是这么多天,小娘子想要去吃香喝辣过好日子也是情有可原的不是?”

  • 一处小&落,庭

    一夜朔风,将一处小院门口的金黄银杏吹落,庭院里积了厚厚一层的落叶。

  • 魏国公&团围住

    巴山低头道:“具体怎得属下也不清楚,来人是魏国公府的世子,一来就让侍卫将小院团团围住,不许任何人靠近。

  • 蹙眉道&多银两

    陆景行蹙眉道:“她何时走的?她哪里来的这么多银两?”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