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巷之中,卫明桑望着跟前的慕婉若,面露激动地见状紧紧地搂住了慕婉若,“婉若,你还好好活着就太好了,我就获知你舍严禁离我离去的,你好好活着为何不先来见我。”慕婉若被卫明桑紧紧地地抱着,心中满是鄙夷道:“见你?让你再一次地将我给杀了?”卫明桑轻轻松绑了慕慕婉若被卫明桑紧紧地抱着,心中满是嫌恶地道:“见你?让你再一次地将我给杀了?”。...

小巷之中,卫明桑望着跟前的慕婉若,面露兴奋地上前紧紧抱住了慕婉若,“婉若,你还活着就太好了,我就知晓你舍不得离我而去的,你活着为何不先来见我。”

慕婉若被卫明桑紧紧地抱着,心中满是嫌恶地道:“见你?让你再一次地将我给杀了?”

卫明桑微微放开了慕婉若道:“婉若,你说什么?我杀

书评(160)

我要评论
  • :“她&何时走

    陆景行蹙眉道:“她何时走的?她哪里来的这么多银两?”

  • 来人是&任何人

    巴山低头道:“具体怎得属下也不清楚,来人是魏国公府的世子,一来就让侍卫将小院团团围住,不许任何人靠近。

  • 盼回家&,还有

    盼回家,慕晚云盼了十三年,她想念父亲,母亲,还有姨娘……

  • 慕晚云&士给我

    慕晚云蹙眉道:“我不叫多儿,我叫慕晚云,是嬷嬷特意找了一个道士给我取的名字。”

  • 景象,&片萧条

    慕晚云掀开马车的帘子望着长安的景象,只见一片萧条,大街上来往的都是兵,根本就没有说书先生口中所说的繁华。

  • 现下唯&,等日

    现下唯一的法子也只有让晚云妹妹装作婉若妹妹,替嫁到长公主府中,等日后婉若妹妹回来了,再将两人给换回来。”

  • 就是妹&公主之

    “当下我们慕家唯一的希望就是妹妹与长公主之子简郡王的婚事了。

  • 扬州道&而非多

    嬷嬷便带着她去找了扬州道观之中的道士,改了她的名字,为晚云,而非多儿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