房内旖旎风光的气味久久地未散,慕婉若低声地在秦止耳边道:“明天我想随你一同去卫明桑的生辰宴之上,好啊?”秦止拧眉道:“你也不是恨着他吗?还去卫家作甚?”慕婉若道:“我确实是恨严禁他死无丧身之地,我决不能够让他的生辰不好过。我都是你的人了,你还不安心我秦止。...

房内旖旎的气味久久未散,慕婉若小声地在秦止耳边道:“明日我想要随你一起去卫明桑的生辰宴之上,可好?”

秦止蹙眉道:“你不是恨着他吗?还去卫家作甚?”

慕婉若道:“我的确是恨不得他死无葬身之地,我决不能让他的生辰好过。我都是你的人了,你还不放心我去见卫明桑吗?”

秦止

书评(285)

我要评论
  • 何时走&的?她

    陆景行蹙眉道:“她何时走的?她哪里来的这么多银两?”

  • 是一个&府了的

    幼时还有几个奴仆留在乡下庄子里,那些刁奴说她不过是一个庶出,这辈子都不可能回幕府了的。

  • ,再往&里走着

    一面容俊朗的男子推开院门入内,见得庭院内全是落叶,再往里走着,看见桌上都有了一层灰了,他不禁蹙了眉头。

  • 买了纸&…”

    夫人走的时候特意还让人去买了纸笔,给您写了一封和离书……”

  • 装作婉&主府中

    现下唯一的法子也只有让晚云妹妹装作婉若妹妹,替嫁到长公主府中,等日后婉若妹妹回来了,再将两人给换回来。”

  • 时候,&人会来

    慕晚云四岁的时候,慕家就阖府回长安,独独留她在扬州乡下,慕晚云一直盼着家人会来接她的。

  • 日里时&…

    妻子素来喜爱干净,院落虽小可平日里时见不到一丝灰尘的……

  • 本事,&生意。

    慕晚云对此深信不疑,想着要和夫君一起回到长安,夫君有些本事,也能在长安做生意。

  • 女子抱&若,你

    女子抱住了慕晚云,落泪道:“婉若,婉若,你终于回来了。”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