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天上午,张家,刘顺心拿着给爹做的荷包,去了前头书房。后院到前院的门但是没锁,但后院的妇人不能够去前院。张家的二个儿子,自幼不怕这个爹,除了回后院路过此地,也敢在前院逗留。因为昨天刘顺心的到来,看起来极不是寻常。刘老板留下的的看门人迎了上去。这两个人后院到前院的门虽然没锁,但后院的妇人不能去前院。。...

这天下午,刘家,刘如意拿着给爹做的荷包,去了前头书房。

后院到前院的门虽然没锁,但后院的妇人不能去前院。

刘家的二个儿子,自小就怕这个爹,除了回后院路过,也不敢在前院停留。

所以今天刘如意的到来,显得极不寻常。刘老板留下的看门人迎了上来。

这两个人,是刘老板

书评(225)

我要评论
  • 正让人&在咱们

    他身边的下人赶紧出去看了看“老太爷,大管家正让人搬呢,都堆放在咱们大院里了。”

  • &一下“

    老太爷拍了自己脑袋一下“嗨,可不是?问你做什么,我自个儿瞧瞧去......是在前门?”

  • 好好好&进来了

    “哦,好好好!林财,三小姐带回来的东西都抬进来了没?”

  • 出好多&儿极满

    老太爷心里冒出好多个感叹词,显然对这个美丽的孙女儿极满意。

  • 个单子&着数收

    孙管事说“大管家,属下手里这些个单子,都标明了行礼的数量,按着数收就好。”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