柳夫人晕晕乎乎的告退出,被林之秀扶着上了车,简单的的跟她说了过程。柳夫人都晕了“啊?!你,你真的这样说的?可这……这样也行?!人家究竟答应下来了没啊!秀儿,这可也不是闹着玩儿的,这怎么听着,像牛不不喝水强按头啊!”林之秀说“您安心,秀儿是去挑破这张柳夫人都晕了“啊?!你,你真的这样说的?可这……这样也行?!人家到底答应了没啊!秀儿,这可不是闹着玩的,这怎么听着,像牛不喝水强按头啊!”。...

柳夫人晕晕乎乎的告辞出来,被林之秀扶着上了车,简单的跟她说了过程。

柳夫人都晕了“啊?!你,你真的这样说的?可这……这样也行?!人家到底答应了没啊!秀儿,这可不是闹着玩的,这怎么听着,像牛不喝水强按头啊!”

林之秀说“您放心,秀儿就是去挑破这张窗户纸的!现在任家,自然会按挑

书评(309)

我要评论
  • 说“老&突然,

    门房摸着脑袋说“老太爷,回来的突然,奴才也没弄明白。您要不去瞧瞧?”

  • 一样细&红又肉

    只见她浓浓的一头秀发。两道弯弯的秀眉。漆黑的眼珠,白眼珠有着极淡的蓝白,那眼,一看到底,毫无杂质。羊脂一样细腻的皮肤,细高的鼻子,粉红又肉头的小嘴。

  • ,把大&。”

    林府大管家吩咐“先靠边停,把大门打开,进去三辆,把东西卸下来,再换三辆。东西就先放在大院子里,仔细些,别落下。”

  • 姐呢。&”他偷

    门房出来说“是三小姐吧?!咱们老太爷,在会客厅等着三小姐呢。”他偷偷看了一眼,却什么也看不到。

  • &好吧?

    林之秀抿嘴一笑,跟老太爷拉上家常了“祖父,您老身子挺硬朗的呀!气色可真好!祖母好吧?大伯叔叔们都好吧?”

  • 身的林&的?

    榜眼出身的林煦要是在京城立住,林家又有什么可担心的?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