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之秀很奇怪的问“那怎么会?你们早已订亲了呀!什么叫没办法?”任百慧表情上带着微微的伤感“你不明白。那两年,他母亲离世了。父亲在他母亲走后两年,又续娶了。娶了个更年轻的……那女子进家后生了一子。他立刻就得出孝,我们就得定亲了的!结果,不明白怎么的...

林之秀奇怪的问“那怎么会?你们早就定亲了呀!什么叫没办法?”

任百慧表情上带着微微的伤感“你不知道。那年,他母亲去世了。父亲在他母亲走后一年,又续娶了。娶了个年轻的……那女子进家后生了一子。他马上就要出孝,我们就要成亲了的!结果,不知道怎么的,被人发现,他跟继母的娘家侄女儿……”任

书评(328)

我要评论
  • 人们,&以比较

    今天府里的男人们,只有老太爷在家,他现在只参加十天一次的大朝会,手头事情也不算多,所以比较轻闲。

  • ,就知&这红封

    一入手,就知道今儿这红封可不得了,几个人笑着见牙不见眼,点头哈腰的指挥着让车马靠边。

  • 的问“&谁送回

    这么亲近的关系,倒要他愣一下才想起来,不由得有些心里虚,还有些纳闷的问“她回来了?不是前两天才说要去接的吗?谁送回来的?”

  • &祖父的

    老太爷正好回身“这是咱们家园子,不算特别大,但收拾得还不错!祖父的鹦鹉,白天就放在园子里晒太阳。”

  • 着笑“&请问这

    那管事衣着体面,举止有礼,对着门房一拱手,脸上带着笑“请问这是淮阴林家吧?”

  • 榜眼出&可担心

    榜眼出身的林煦要是在京城立住,林家又有什么可担心的?

  • 在我家&?”

    门房赶忙迎了出来“你们什么人?这车队怎么停在我家门口了?”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