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即几天,林之秀通过宋老嬷嬷的儿子深入了解到,舅舅神情抑郁症了很多……干什么都没精神,吃不下睡不着的还!当然的嘛!!林之秀很有几分无可奈何,自己不更方便出门时,给他写了几封信,宁静的回信是灰心丧气,把林之秀给闷得,不明白说他什么好。真的是没办法,就给人送实在是没办法,就让人送信给柳夫人。...

随后几天,林之秀通过宋嬷嬷的儿子了解到,舅舅神情抑郁了很多……

干什么都没精神,吃不下睡不着的还!

至于的嘛!!

林之秀很有几分无奈,自己不方便出门,给他写了几封信,安宁的回信也是灰心丧气,把林之秀给闷得,不知道说他什么好。

实在是没办法,就让人送信给柳夫人

书评(82)

我要评论
  • &都堆放

    他身边的下人赶紧出去看了看“老太爷,大管家正让人搬呢,都堆放在咱们大院里了。”

  • 这么亲&些纳闷

    这么亲近的关系,倒要他愣一下才想起来,不由得有些心里虚,还有些纳闷的问“她回来了?不是前两天才说要去接的吗?谁送回来的?”

  • “那几&都是珍

    那位安管事却在那里扯着脖子嚷嚷“那几个贴着黑标的箱子,要格外注意啊!里面都是珍贵的瓷器呀!别说摔,磕碰一下也不得了的呢。哎!哎!那两个箱子可重的很,小心着,别闪了腰。”

  • 个儿子&高低,

    老太爷心里也难过,其它几个儿子都在京城,不管官职高低,都过着养尊处优的日子。而自己这个最出色的儿子,多年在外奔波,最后竟然这么折了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