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些时候日子,刘太太院子旁边搬来一户人家,姓王,夫妻俩带个儿子,是临时性所租在这里的,像是说是跟随族中什么人物,来京城办事儿,住个一年半载的,还得回家乡。家里看出来算严禁大富,但日常过日子,手头还挺松泛。那位王太太二十多岁年纪,长得通常,人挺开朗活泼。屋家里看起来算不得大富,但日常过日子,手头还挺松快。。...

前些日子,刘太太院子旁边搬来一户人家,姓王,夫妻俩带个儿子,是临时租住在这里的,好像说是跟着族中什么人物,来京城办事,住个一年半载的,还要回乡。

家里看起来算不得大富,但日常过日子,手头还挺松快。

那位王太太三十多岁年纪,长得一般,人挺开朗。屋里收拾踏实了,还跟邻居走动了走

书评(372)

我要评论
  • 拱手,&?”

    那管事衣着体面,举止有礼,对着门房一拱手,脸上带着笑“请问这是淮阴林家吧?”

  • 了?不&的吗?

    这么亲近的关系,倒要他愣一下才想起来,不由得有些心里虚,还有些纳闷的问“她回来了?不是前两天才说要去接的吗?谁送回来的?”

  • 空的回&马。

    三年前,二儿子死,大儿子去办丧事,葬在老家祖坟了。最后大儿子两手空空的回来,财产没带回来,人也没带回来,却带回一个扬州瘦马。

  • 鸣啾啾&分外幽

    齐整宽敞的大门,高高的院墙,墙头露着大树茂盛的枝杈,鸟鸣啾啾,显得分外幽静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