果真,任家母女回家去后,婉言拒绝了这件事。宁静来家里跟林之秀说时,脸上都有些灰败。他尽量避免镇静的说,但能看出他心里的急切地、兴奋、后悔当初、失落和心灰意冷。“舅舅,确实配不上任姑娘……”他喃喃的说。这是林之秀把他嗣子回去,他第一次这样的失魂落魄。怪不安宁来家里跟林之秀说时,脸上都有些灰败。。...

果然,任家母女回去后,婉拒了这件事。

安宁来家里跟林之秀说时,脸上都有些灰败。

他尽量镇定的说,但能看出来他心里的急切、激动、后悔、失望以及心灰意冷。

“舅舅,确实配不上任姑娘……”他喃喃的说。

这是林之秀把他过继回来,他第一次这样的失魂落魄。

怪不

书评(286)

我要评论
  • 止有礼&?”

    那管事衣着体面,举止有礼,对着门房一拱手,脸上带着笑“请问这是淮阴林家吧?”

  • 一时,&子又何

    一时,有些责怪老婆子,要不是她,二儿子又何至于有今天?

  • &也看不

    门房出来说“是三小姐吧?!咱们老太爷,在会客厅等着三小姐呢。”他偷偷看了一眼,却什么也看不到。

  • 在京城&林家又

    榜眼出身的林煦要是在京城立住,林家又有什么可担心的?

  • 不听话&子,老

    想起那个绝顶聪明又不听话的二儿子,老太爷也一阵的伤心。

  • 人心都&。

    这样的女孩子多好,干净,清爽,像雨后的太阳下的小花儿似的,让人心都明朗了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