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个人正聊着,笑声忍不住的传向院儿里,突然家仆进去说“王爷,王妃娘娘带着大公子回来了。”李绪眉头一皱,又慢慢的伸展开转而李成,没带任何情绪的说“你二婶带着响儿来了。”谨王妃,穿得整整齐齐,戴的首饰也很盛大的,一副在宫殿大堂的气派非凡,会出现在这个杂乱无章的李绪眉头一皱,又慢慢舒展开转向李成,没带任何情绪的说“你二嫂带着响儿来了。”。...

三个人正聊着,笑声不住的传到院儿里,突然小厮进来说“王爷,王妃娘娘带着大公子过来了。”

李绪眉头一皱,又慢慢舒展开转向李成,没带任何情绪的说“你二嫂带着响儿来了。”

谨王妃,穿得整整齐齐,戴的首饰也很隆重,一副在宫殿大堂的气派,出现在这个杂乱的屋子门口。

她拉着一个

书评(497)

我要评论
  • 拱手,&是淮阴

    那管事衣着体面,举止有礼,对着门房一拱手,脸上带着笑“请问这是淮阴林家吧?”

  • 有人带&大会客

    那披斗篷的姑娘,绕过影壁,里面有人带着“三小姐,您这边儿请,咱们老太爷在里面等。”直接进到大会客厅。

  • 祖父,&朗的呀

    林之秀抿嘴一笑,跟老太爷拉上家常了“祖父,您老身子挺硬朗的呀!气色可真好!祖母好吧?大伯叔叔们都好吧?”

  • 的问“&的吗?

    这么亲近的关系,倒要他愣一下才想起来,不由得有些心里虚,还有些纳闷的问“她回来了?不是前两天才说要去接的吗?谁送回来的?”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