谨王李绪在府里前书房等二弟来,心里有些急切。原景昨天穿了件墨绿色的丝袍,更看起来皮肤雪白,神态飘逸灵动。在旁边,悉悉索索的忙乎着,烧碳炉,准备好茶叶茶碗,还掏出了谨王不喜欢的小吃……边有条不紊的干活儿,边瞧着李绪的样子偷笑。李绪看一看门外,看一看原景原景今天穿了件墨绿色的丝袍,更显得皮肤雪白,神态飘逸。在旁边,悉悉索索的忙活着,烧炭炉,准备茶叶茶碗,还拿出了谨王喜欢的小吃……一边有条不紊的干活儿,一边瞧着李绪的样子偷笑。。...

谨王李绪在府里前书房等二弟来,心里有些焦急。

原景今天穿了件墨绿色的丝袍,更显得皮肤雪白,神态飘逸。在旁边,悉悉索索的忙活着,烧炭炉,准备茶叶茶碗,还拿出了谨王喜欢的小吃……一边有条不紊的干活儿,一边瞧着李绪的样子偷笑。

李绪看看门外,看看原景,三角眉毛时挑时落,心里也不知

书评(208)

我要评论
  • 的看着&嘴角一

    此刻,她正充满孺慕的看着老太爷,两只好看的眼睛,轻轻的一眨一眨,眼内湿润,像是要流眼泪......但却没有,嘴角一翘,带了笑意。

  • 口都是&钱财不

    一路上,袁嬷嬷端着脖子,张口闭口都是规矩,钱财不少拿,但从不把她放在眼里。

  • 在老家&产没带

    三年前,二儿子死,大儿子去办丧事,葬在老家祖坟了。最后大儿子两手空空的回来,财产没带回来,人也没带回来,却带回一个扬州瘦马。

  • &己脑袋

    老太爷拍了自己脑袋一下“嗨,可不是?问你做什么,我自个儿瞧瞧去......是在前门?”

  • 时,是&他眼圈

    老爷子期期艾艾的说“你爹,跟祖父年青时,是有几分相像。唉,可惜啊......”他眼圈微湿,声音低沉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