与林之秀擦身而过,并成功被惊吓了她的马,把她脑袋磕得生疼的,恰恰李成。他丝毫没觉得自己给别人带给了困扰,更无一点诚恳道歉的自觉地。不是得意洋洋的扬着马鞭,带着狗腿子和几车东西去二哥李绪的家。到了地方,李成皱着眉头,望着谨王府的大门,别说跟自己的院子他丝毫没感觉自己给别人带来了困扰,更无一点道歉的自觉。。...

与林之秀擦身而过,并成功惊吓了她的马,把她脑袋磕得生疼的,正是李成。

他丝毫没感觉自己给别人带来了困扰,更无一点道歉的自觉。

而是得意洋洋的扬着马鞭,带着狗腿子和几车东西去二哥李绪的家。

到了地方,李成皱着眉头,看着谨王府的大门,别说跟自己的院子比起来天壤之别。就连

书评(451)

我要评论
  • “我是&府上二

    “我是府上二老爷的管事,姓安,这是送咱们三小姐回府的呢!”

  • 兄弟姐&就送给

    “是。祖父,孙女带回来的东西,有给您和祖母礼物,还有叔伯婶子兄弟姐妹的礼物。回头整理好了,就送给大家。”

  • 个女子&来的激

    “祖父!”那个女子到了门口,清丽的叫了一声,声音颤抖而婉转,能听出来的激动。

  • 辆车门&头,扶

    前门处,第二辆车门开,车下的婆子和车上的丫头,扶下来一个穿着密实斗篷的人,看不清模样,只感觉身量不低,体态轻盈。

  • ,不算&不错!

    老太爷正好回身“这是咱们家园子,不算特别大,但收拾得还不错!祖父的鹦鹉,白天就放在园子里晒太阳。”

  • &来的?

    这么亲近的关系,倒要他愣一下才想起来,不由得有些心里虚,还有些纳闷的问“她回来了?不是前两天才说要去接的吗?谁送回来的?”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