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之秀跟安老板很多管闲事情要说,只可惜时间不多。无论如何,自己这一次没能合林江晚的心意。依她的性子,这笔账即使记下来了,在老太太面前告自己状的,就又会多一个。她还真有些怕,外头这么多管闲事,老太太真要发作时她,以后就更好出门时了。因为只捡着几件最重要的的事情不管如何,自己这次没能合林江晚的心意。依她的性子,这笔账就算记下了,在老太太面前告自己状的,就又会多一个。。...

林之秀跟安老板很多事情要说,可惜时间不多。

不管如何,自己这次没能合林江晚的心意。依她的性子,这笔账就算记下了,在老太太面前告自己状的,就又会多一个。

她还真有些担心,外头这么多事,老太太真要发作她,以后就更不好出门了。

所以只捡着几件重要的事情说了说,就赶快回家了

书评(468)

我要评论
  • &门房一

    那管事衣着体面,举止有礼,对着门房一拱手,脸上带着笑“请问这是淮阴林家吧?”

  • 和祖母&物。回

    “是。祖父,孙女带回来的东西,有给您和祖母礼物,还有叔伯婶子兄弟姐妹的礼物。回头整理好了,就送给大家。”

  • 然对这&意。

    老太爷心里冒出好多个感叹词,显然对这个美丽的孙女儿极满意。

  • &,给祖

    “好孩子,好孩子!快起来,给祖父瞧瞧......”老爷子自有尊严,这语气,可很少给子孙用。。。

  • 么人?&?”

    门房赶忙迎了出来“你们什么人?这车队怎么停在我家门口了?”

  • &父就疼

    “好!好!祖父就疼你一个!你想吃什么穿什么玩什么,都直接跟祖父说。”

  • “我是&小姐回

    “我是府上二老爷的管事,姓安,这是送咱们三小姐回府的呢!”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