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城风车胡同一个小三进院子,一位妇人,正皱着眉头看手里的单子。一会叹口气,一会儿又恨恨的不明白瞪向哪里。她身边的妇人,是自幼跟在身边侍候的丫头,了嫁了人,管着她屋里外头的事。“太太,怎么样?”那媳妇子焦躁的问。“怎么总计,也不象样啊……闹不一会叹口气,一会儿又恨恨的不知道瞪向哪里。。...

南城风车胡同一个小三进院子,一位妇人,正皱着眉头看手里的单子。

一会叹口气,一会儿又恨恨的不知道瞪向哪里。

她身边的妇人,是自小跟在身边伺候的丫头,已经嫁了人,管着她屋里外头的事。

“太太,怎么样?”那婆子不安的问。

“怎么合计,也不像样啊……闹不好,真要动

书评(279)

我要评论
  • 只见她&红又肉

    只见她浓浓的一头秀发。两道弯弯的秀眉。漆黑的眼珠,白眼珠有着极淡的蓝白,那眼,一看到底,毫无杂质。羊脂一样细腻的皮肤,细高的鼻子,粉红又肉头的小嘴。

  • 她正充&翘,带

    此刻,她正充满孺慕的看着老太爷,两只好看的眼睛,轻轻的一眨一眨,眼内湿润,像是要流眼泪......但却没有,嘴角一翘,带了笑意。

  • 大门口&咐人们

    林府大管家在大门口听到这些话,眉头微皱,吩咐人们“手脚都麻利着。”

  • 您身边&和祖母

    林之秀一笑“祖父,孙女儿从未在您身边呆过,现在回来了,要好好陪陪您和祖母。代父母在您二老膝前尽孝呢。您和祖母,也要好好心疼孙女儿呀。”

  • 能回来&就都见

    “现在,你随祖父去后头,祖父亲自交待她们,把你的住处安排好。你叔伯兄弟,晚上才能回来。到时就都见着了。”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