而林之秀心里嘴里常骂着的那只猪头,也是上次一身黑衣风光入城的李成,现在的,正往金銮殿走,他要去见现今皇上,他的父亲。看他大步进去,威风凛凛的模样……皇上心情很复杂!这个儿子,打小儿模样挺俊,但是傻呼呼!要也不是能确认他是自己的种,还我以为是林看他大踏步进来,威风凛凛的模样……皇上心情复杂!。...

而林之秀心里嘴里常咒骂的那只猪头,也就是刚才一身黑衣风光进城的李成,现在,正往金銮殿走,他要去见当今皇上,他的父亲。

看他大踏步进来,威风凛凛的模样……皇上心情复杂!

这个儿子,打小儿模样挺俊,但就是傻呼呼!要不是能确定他是自己的种,还以为是林即那个家伙的儿子呢。头脑随了他

书评(176)

我要评论
  • 空的回&来,财

    三年前,二儿子死,大儿子去办丧事,葬在老家祖坟了。最后大儿子两手空空的回来,财产没带回来,人也没带回来,却带回一个扬州瘦马。

  • 来的东&进来了

    “哦,好好好!林财,三小姐带回来的东西都抬进来了没?”

  • 看“老&在咱们

    他身边的下人赶紧出去看了看“老太爷,大管家正让人搬呢,都堆放在咱们大院里了。”

  • “祖父&儿吧?

    “祖父,孙女儿带的东西和人,先放进院儿吧?人家镖局,还要收工呢!”

  • 了一声&动。

    “祖父!”那个女子到了门口,清丽的叫了一声,声音颤抖而婉转,能听出来的激动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