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转天早上就,林之秀就有点儿不很舒服,说不上是哪里好,嘛怎么呆着都变扭,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。昨天睁开眼睛眼,左眼就就跳。突突突突的,让她心里闹得慌。吃早饭时,还咬了舌头一口,劲儿也不凑巧了,都给咬出了……出门时给老太太请安,脚底下绊了一下,今天睁开眼,左眼就开始跳。突突突突的,让她心里闹得慌。。...

从头天晚上开始,林之秀就有点不舒服,说不上是哪里不好,反正怎么呆着都别扭,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。

今天睁开眼,左眼就开始跳。突突突突的,让她心里闹得慌。

吃早饭时,还咬了舌头一口,劲儿也赶巧了,都给咬破了……

出门给老太太请安,脚底下绊了一下,幸亏是南燕跟着,手疾

书评(356)

我要评论
  • 连大木&人家儿

    “怎么这么多东西啊?!这林家二房,还真阔气啊!嗬,这么大个的,是家具吧?!哎哟,怎么连大木桶都带着?用得着这样嘛!?京城什么没有?林家也不是寻常人家儿啊!”

  • 来,财&扬州瘦

    三年前,二儿子死,大儿子去办丧事,葬在老家祖坟了。最后大儿子两手空空的回来,财产没带回来,人也没带回来,却带回一个扬州瘦马。

  • 怎么没&来信,

    “哦,是这样啊!唉,你是个孝顺的好孩子......是谁送你回来的?怎么没来信,让你叔伯去接你啊!”

  • “哦,&!家业

    “哦,真是耶!讲究啊。听说已故的林二夫人,娘家可有钱的很,独生女啊!家业全给她留着了。”

  • 孩子!&,给祖

    “好孩子,好孩子!快起来,给祖父瞧瞧......”老爷子自有尊严,这语气,可很少给子孙用。。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