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见黄氏问,林江晚一笑说“没事儿……是看你这镯子,成色很好!唉,这日子过得真快啊!爹寿宴的时候,看见之荣黄纹严馨几个在一起调笑,想起咱们小时候,不是这样吗?那些情景,还历历在目呢!”黄氏没接她这话,过去的的事,她才切记去记忆!只说“母亲让我来...

听到黄氏问,林江晚一笑说“没事……是看你这镯子,成色很好!唉,这日子过得真快啊!爹寿宴的时候,看到之荣黄纹严馨几个在一起说笑,想到咱们小时候,不也是这样吗?那些情景,还历历在目呢!”

黄氏没接她这话,过去的事,她才不要去回忆!

只说“母亲让我来,我自己也想来,没别的,就是跟

书评(480)

我要评论
  • 面,举&?”

    那管事衣着体面,举止有礼,对着门房一拱手,脸上带着笑“请问这是淮阴林家吧?”

  • 好意思&为他怎

    林老太爷更不好意思了,因为他怎么也想不起来,为什么二儿子死后,没把这个孙女儿接回来了。

  • 十几个&翼的搬

    十几个人嘴里应着,小心翼翼的搬着。掂量着一会儿还会有的打赏,心里美得很。

  • ,很好&闻。

    那女孩儿站起来,凑到祖父面前。老太爷闻到一股淡淡的香气,很好闻。

  • 放进院&人家镖

    “祖父,孙女儿带的东西和人,先放进院儿吧?人家镖局,还要收工呢!”

  • &门房赶

    门房赶忙迎了出来“你们什么人?这车队怎么停在我家门口了?”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