————林松用了药,连续沉沉的睡了两天,才算醒了回来。只觉得神清气爽,两眼有光。能着地,能在书桌后面坐半个时辰,还能拿笔写毛笔字。大凡看的东西,一遍就能入脑。这是近两年都也没过的觉得了,啊……好极了!整个五天疗程,他每日都要睡起码六个时辰。只感觉神清气爽,两眼有光。能下地,能在书桌后面坐半个时辰,还能拿笔写字。。...

————林松用了药,接连沉沉的睡了三天,才算是醒了过来。

只感觉神清气爽,两眼有光。能下地,能在书桌后面坐半个时辰,还能拿笔写字。

但凡看的东西,一遍就能入脑。

这是近两年都没有过的感觉了,真是……好极了!

整个七天疗程,他每天都要睡至少六个时辰。

书评(131)

我要评论
  • 靠边停&先放在

    林府大管家吩咐“先靠边停,把大门打开,进去三辆,把东西卸下来,再换三辆。东西就先放在大院子里,仔细些,别落下。”

  • 了一队&外,就

    林府正门,两个门房正无聊的聊天,突然看到来了一队马车驴车,走到大门外,就要靠边停。看见车队头看不到队尾,估摸得二三十辆吧......

  • &爷吩咐

    府里大管家也被惊动出来,带着两个管事在大门口,等着老太爷吩咐。

  • &婉转,

    “祖父!”那个女子到了门口,清丽的叫了一声,声音颤抖而婉转,能听出来的激动。

  • 亲母亲&的。”

    女孩子儿笑着说说“祖父,孙女儿很好。留在咱们老家,给父亲母亲守完三年孝,才回来的。”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