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之荣站在人群边上,心中五味杂陈,上次,偏偏她了成了这群人的焦点的!结果这个贱人一会出现,自己连个陪衬都不算了。望着林之秀翩然离去的背影,恨得牙痒。这个死丫头总抢她的风头……迟早让你在我手里吃个大亏!她都不明白第几次说这个话了。林格问林二老看着林之秀翩然而去的背影,恨得牙痒。这个死丫头总抢她的风头……早晚让你在我手里吃个大亏!她都不知道第几次说这个话了。。...

林之荣站在人群边上,心中五味杂陈,刚才,明明她已经成了这群人的焦点的!结果这个贱人一出现,自己连个陪衬都不算了。

看着林之秀翩然而去的背影,恨得牙痒。这个死丫头总抢她的风头……早晚让你在我手里吃个大亏!她都不知道第几次说这个话了。

林格问林二老太太“叔祖母,我们要去见到祖母

书评(496)

我要评论
  • 边小厮&很,递

    那位安管事身边小厮机灵的很,递给几个看门的一人一个重重的红封。

  • &快起来

    “好孩子,好孩子!快起来,给祖父瞧瞧......”老爷子自有尊严,这语气,可很少给子孙用。。。

  • &那女孩

    那女孩儿站起来,凑到祖父面前。老太爷闻到一股淡淡的香气,很好闻。

  • 城,不&子。而

    老太爷心里也难过,其它几个儿子都在京城,不管官职高低,都过着养尊处优的日子。而自己这个最出色的儿子,多年在外奔波,最后竟然这么折了。

  • 怪老婆&今天?

    一时,有些责怪老婆子,要不是她,二儿子又何至于有今天?

  • 姐吧?&偷看了

    门房出来说“是三小姐吧?!咱们老太爷,在会客厅等着三小姐呢。”他偷偷看了一眼,却什么也看不到。

  • 口,清&丽的叫

    “祖父!”那个女子到了门口,清丽的叫了一声,声音颤抖而婉转,能听出来的激动。

  • 年纪,&头喜欢

    老太爷说“哦,是这样啊!难为你,这个年纪,就这么细心持重。”笑容甜美,大方能干,不扭捏,这正是老头喜欢的样子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