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之秀和林之萱刚到外头,林之萱就都忍了,冲着林之秀头上就伸了手,地说“秀妹妹这钗子很有意思,是什么材质的?”啊话拿回来到。结果林之秀轻盈灵动的一后转身,躲了过去的,还一脸惊异的望着她。林之萱丝毫不脸红了,不不耐烦的说“你躲什么呀?我是看一看。”林之秀结果林之秀轻盈的一转身,躲了过去,还一脸惊奇的看着她。。...

林之秀和林之萱刚到外头,林之萱就忍不住了,冲着林之秀头上就伸了手,说道“秀妹妹这钗子很有意思,是什么材质的?”真是话到手到。

结果林之秀轻盈的一转身,躲了过去,还一脸惊奇的看着她。

林之萱丝毫不脸红,不耐烦的说“你躲什么呀?我就是看看。”

林之秀说“我这钗子都别着头发呢,一拨,头发就散下来了。当着这么多客人,披头散发的,让人家笑话么?”

林之萱撇撇嘴“有什么了不起!刚我祖母送你的镯子呢,你让我瞧一眼!”

林之秀不给“叔祖母送我的,你瞧什么?”

林之萱还真没想到,眼前这个乡下孤女……还挺厉害!动了动心眼儿说“我祖母有两只玉镯子,我就瞧瞧给你的是哪一只!?”

她心里话,我拿到手就跑,摔了也不给你!

林之秀却有些不耐烦的说“就是你以为的那一只!”

林之萱看说不动她,那就先下手为强吧。她手飞快,就去抢林之秀的荷包,刚看到她就装在这里了。手都已经碰到荷包了,结果被猛的打开了……有人说“萱姑娘小心呀!”

她都没注意是怎么发生的,只觉得手生疼,一看,一个笑模笑样的丫头,正在给林之秀整理荷包呢。

这丫头敢跟自己动手?

立刻就恼了,刚要尖叫着扑过去……

“萱妹妹,秀妹妹!你们俩怎么在这儿啊?!”

林之萱和林之秀转头一看,林之芳和一个姑娘,刚从偏厅出来,站在台阶上正冲她们招手呢,林之萱眼睛一亮“大姐姐!”

林之芳说“萱妹妹快来!”

林之萱顾不上林之秀了,欢蹦乱跳的跑过去。

林之芳最会拿捏她,温柔的笑着嗔怪道“萱妹妹,做什么一惊一乍的?让人看到,不笑话你?”

林之萱最信服林之芳“我是看到大姐姐今天好看,激动的!”

林之芳“今天萱妹妹也很好看哪!怎么现在才来?刚姐姐一直在寻你呢!瞧,那天我回外家,舅母送的,虽然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,但颜色非常好看,艳丽极了。而且,和你今天的衣裳很配呢,你戴上看看。”她拿出一串碧玺手串,五颜六色的。

林之萱赶忙的戴上,配着她今天的衣裳,真是十分艳丽,她美美的笑道“还是大姐姐最好!”

林之芳说“家里今天来不少客人,你小声说话,慢些走路,别毛糙!让那些夫人和姑娘们,看我萱妹妹长得好看,打扮得漂亮,人又懂事。好不好?!”

林之萱连连点头“是,大姐姐,我听你的。”

林之荣也出来了,冷冷的看了一眼,这个没出息的,那么个破玩意儿,也至于这么高兴!心中着急:那人,怎么还没信儿呢?

来的客人,大多在凉棚里坐着喝茶聊天。

林家一个亲戚老太太正在跟黄氏几个说话。她的大儿媳那会儿看到林之秀,就震惊了。长得这么好,穿戴这么出众,大大方方的,一点也不像小地方来的,当时就很有几分意动。

她的大儿子,十分的出息,正在挑人家儿。就装着无意的跟黄氏说“您家这个三姑娘,长得可真好,瞧着,也怪大方的。”

黄氏笑道“长得是不错,比我那丫头还整齐些。她们这一代里,她长得最好了……只是,啊……”她好像失言了一样,赶紧停下了。

那位妇人即有心,就想弄明白“怎么了?”

“哦,没什么。”黄氏欲言又止。

“怎么了,你倒是说嘛!”这个夫人着急了。

黄大夫人正在旁边坐着,一听就知道这个人动了心思,本来这户人家,她还替黄纹惦记着呢!所以顿时醋意翻天“听说啊,这个三姑娘,不光长得好,胆子也极大呢。”

“胆子大!?”

“本来,林大太太安派人去接他们兄妹回来的。结果接的人还没到地方呢,她却自己到了京城了。是自己……回来的!”她神秘的撇着嘴。

“自己?自己怎么回来?”那位夫人愣了。

“据说是跟个什么上京赴任的官员一起……”黄大夫人扇子掩口笑。

黄氏悄声嗔怪“嫂嫂!”她左右看看“其实也不清楚怎么回事,反正那官员家眷,这些日子是没见过的!按说,把人带了回来,怎么也得上门说一声儿啊……所以,还……嫂嫂,别说这事儿。”她满脸神秘,说了又有些后悔的样子,又左右看了看。

“我的天!一个姑娘家!她哥哥也在吧?”那个妇人还问。

“就说这事儿呢?!她哥哥没回来。原来家里下人,多数也不在了。连二……二哥原来的管家都不在了。事有蹊跷,老太爷寿辰在即,还没好具体问吧!”黄氏终于说了出来。

那位妇人心凉了,撇撇嘴“再也没听说过还有这种事!”立刻把原来的想法扔一边了。

没过多一会儿,这几家亲戚间,开始传出这位回来的三姑娘,胆大妄为,不懂规矩……的消息。有人悄悄对林之秀指指点点,林之秀却不知道,她也不关心。

看林之萱跟在林之芳屁股后头,林之芳又陪着文华县主四处应酬,林之秀嘲讽的一笑,转回头去找林二老太太。

林二老太太知道一会儿正屋要来客人,就自己去了小偏厅。大家都在外头说笑,这里很是安静。

面对如此富贵,她神情哀愁,正乱想着,却见林之秀进了厅门,冲她笑道“叔祖母,秀儿陪您在园子里走走吧?”

姜氏看着这个美丽的小姑娘,暗自点头,不仅长得好,心肠也好……自己一个人坐在这里时间长了,确实会很尴尬。

于是点点头,林之秀亲昵扶起她,两人出了门,走进园子。

上世,二叔祖母送的也是这只镯子。

虽然在她曾经拥有的首饰里,根本不起眼儿,但她知道,叔伯母能拿出来,也是不容易的。

二老太太边走边感叹着“你爹,是他这一代,最聪明最能干的!人长得体面,平日里虽少言寡语,但礼数不缺……你堂伯在世时,最佩服的,就是你爹。”

林之秀点点头。

“还有你娘,叔祖母,再也没见过那么好看的女子。心底良善,笑容甜美,好个教养啊。从眼睛里就能看出来,一点心机也没有的。唉,若不然……”

林之秀听着也有些伤感,默不作声,只陪着她走。

“我要是修得这么一对儿子儿媳,真是要到庙里烧高香去!呵,只可惜,他们命不济,遇到那么个娘,那么个婆婆!生生的把他们逼到这个地步,唉!”

能踩林大老太太时,她是绝不会脚软的。

她转头看了看林之秀“秀丫头,你别嫌叔祖母说话不好听。这都是走过来,吃了大亏,才有的感悟。你啊,刚回来,什么都不明白。自己一定要小心些!跟这家里人,面子上不错就行了,别交实心!看好自己的财物。别以为他们是血亲……只别相信他们就是。要是有为难的,就来找叔祖母。叔叔祖母别的帮不上,出出主意,吵吵架还是可以的。”

林之秀心想,上世,她们俩可没私下说话的时候。二老太太今天能说出这话,证明了,自己的好意安排……没错!

“哎,秀儿听叔祖母的。秀儿回来时经过宣州,那里出好纸,就让人采买了不少。不知道祖母给您的东西里,纸多不多。回头,我再单独给松哥哥送去些。听说松哥哥写得一手好字,那,就得配好纸好墨呢。”

二老太太一听她想着自己大孙子,大为感动:“你是个好孩子,还想着你松哥哥。他……真是可人疼的,就是那个身子啊。”

林之秀说“我们这一代,就大哥和松堂哥是秀才。秀儿听说这回秋闱,大哥的先生都没让他下场。而松堂兄,秋闱可是要去的呢!可见学识是过硬的。等松哥哥中了举人,远大前程在向他招手,他心里头一高兴,说不得,身子就好了呢!”

林二老太太连连点头“借你吉言……”

林之秀悲哀的想,松堂兄是考上了举人,只是那场考试,耗尽了他的气力,回来又让林之萱暗算,榜下来的当天,人就没了。

林二老太太却不知林之秀正在伤情,而是叨叨着林松的事,无非是老师多么看重他,同学多么照顾他。他又是多么懂事,多么用功。

林之秀听着,点着头。

林二老太太说起她的哥哥们“你大哥格哥儿,像了你大伯,人没多大出息,倒也规矩。待人接物也讲究个体面。而你那个二哥,啧!邪性的很!听你松堂兄说,他在外头,很是招摇。花银子如流水,一出去前呼后拥的!说是,还赌马球呢!好像说有个打球的让他输了银子,他让人把那个人腿打断了。虽说是流言,难辨真假……可他才多大啊!学堂不去,整天在后海跟人耍!后海你不知道吧?是京城这些个公子哥作耍的地方,拼穿戴,拼马鸟,拼花销,包船包……唉,反正不是什么好地界!接长不短的,就出事!你三叔也不管管他。八成是让你三婶惯的!”

这个林之秀知道,当初,林樘就是带着林枫常去后海玩,最后,他打坏了人,让林枫顶的缸!

“你可别招惹他!万一他心坏下了黑手,你一个姑娘家多金贵!跟这样的败家子儿可耗不起!”

林之秀认真的听完,柔声回答“是,秀儿都听您的!”

书评(424)

我要评论
  • &出好多

    老太爷心里冒出好多个感叹词,显然对这个美丽的孙女儿极满意。

  • 突然,&奴才也

    门房摸着脑袋说“老太爷,回来的突然,奴才也没弄明白。您要不去瞧瞧?”

  • 下来呢&!”

    “是呢老太爷,在前门呢!一大溜的车队!三小姐还没下来呢!”

  • 二老膝&疼孙女

    林之秀一笑“祖父,孙女儿从未在您身边呆过,现在回来了,要好好陪陪您和祖母。代父母在您二老膝前尽孝呢。您和祖母,也要好好心疼孙女儿呀。”

  • 父瞧瞧&...

    “好孩子,好孩子!快起来,给祖父瞧瞧......”老爷子自有尊严,这语气,可很少给子孙用。。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