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来,是黄大夫人和林老太太和黄氏,除了张老夫人婆媳,另几个妇人回来了。在坐的姑娘们都站起身施礼。有人让给座位,几个夫人坐定。黄大夫人问黄大奶奶“远远地就听你们在这里嚷嚷闹闹的,是做什么?”黄大奶奶说“母亲,打搅到您和姑母好友们说话的儿,是儿媳的在坐的姑娘们都起身行礼。。...

原来,是黄大夫人和林老太太以及黄氏,还有张老夫人婆媳,另几个妇人过来了。

在坐的姑娘们都起身行礼。

有人让出座位,几个夫人坐下。

黄大夫人问黄大奶奶“老远就听你们在这里吵吵闹闹的,是做什么?”

黄大奶奶说“母亲,打扰到您和姑母好友们说话儿,是儿媳的不是。这里,倒也没什么要紧的……就是刘兴家的,她娘黄妈妈,当初随着林家二老爷身边的黄姨娘去了南方,现如今……黄姨娘没了信,她娘也没了信,有些着急,正在问林三姑娘呢。”

林老太太一皱眉,怎么说起这事儿了?她可是领教过自己这个孙女儿的,那可是个不吃亏的,这么问她,搞不好又要闹一场。

黄大夫人婆母死了后,就一个人当家作主,这么多年顺利得很。丈夫步步高升,她气派更加的足了,人很有几分强势。

听媳妇说完,一幅完全不当回事的样子“就这点事,也至于说这么半天?不是一问就明白的么?秀丫头,黄姨娘和黄妈妈人呢?”她竟主动来问了。

大家的目光,都转到林之秀身上。知道这事儿就要乱,林之荣趁着让座的机会,早就跑一边儿去了,而林之秀稳稳的坐在那里,闻言一笑“祖母啊,今儿孙女儿是陪着你,来祝贺黄大人高升的吧?!可怎么感觉着,像是赴了场鸿门宴哪!?”

黄大夫人一听,脸上有些挂不住,不愿意自贬身份与小丫头计较,就转头对林老太太说“姑太太,您看她这话说的……我可没这个意思啊!”她心里不高兴,说出话来,也硬了起来。

林老太太十分生气,生所有人的气!“秀丫头,好好说话。”这语调像是在责怪,但并不难听。

林之秀委屈的说“祖母,闹了半天,孙女儿都没弄明白。是在座的哪一位,把什么黄妈妈,交到孙女儿手上了?怎么现在都跟孙女要人呢?父母早逝,之秀也才十五岁,从小地方刚到京城,还是来黄家祝贺黄大人高升的……一杯茶都没喝完呢,就来这个仗阵……孙女儿哪经受得起呢?!要不是知道祖母就在附近,当场就得吓哭了呢。”

人群中传来笑声,是张佩,她感觉好玩死了……你半天都气定神闲的,什么时候要哭了?

张老夫人一看她,张佩赶紧绷上了小脸儿。王氏感觉好笑,嗔怪的看了女儿一眼。

黄大夫人听不入耳“只是问问你她们的消息,哪就出来这么多说道?黄家两个大活人跟你父母去了南方,现在生死不知!黄妈妈是刘兴的娘,她关心不是人之常情吗?”

林之秀娇滴滴说“黄大夫人,不如先说规矩,再谈人之常情吧?!您说的这两个人,一个是我父亲身边的春姨娘,另一个是我家奴仆……她们,自出了黄家门儿,就只与林家二房有关!生死,去留,都与黄家无关了呀?父母不在了,这点事儿,之秀就能够做主!所以想不通,为什么自己的家事,要与别人交待呢!?”

“我娘可不是你家奴仆,她的身契是黄家的!”刘兴家的嚷嚷道。

林之秀也不理她,问“祖母,当初,您知道那个黄婆子的身契是黄家的吗?”

这样的事,林老太太怎么会关心?她沉着脸不说话,这些事,净给她添麻烦了。

黄大夫人说“黄姨娘是从黄家女儿,出门儿的时候,黄家给她配了伺候的人。身契的事,一时没想到,也是有的。你别绕圈子了,她们去了哪里?”她仍执着的问着。

林之秀看到在座的夫人的脸色,个个神秘莫测,眼神在黄家和林之秀之间闪烁着。呵呵,想单纯的毁我的名声,没那么便宜的事吧?!

于是说道“好,那之秀就不绕圈子,直接说!我家春姨娘,去苦禅庵去苦修了。至于那个什么婆子,可能是跟去伺候了,也可能是自持是……黄家人!走掉了!还有可能……唉,她都那么大的岁数了……死了吧?!父母去世时,我才十二岁。一个下人婆子的去留,还引不起我的注意。”她理理裙褶皱,不以为然。

黄大夫人之间已经听黄氏说过了,但还是有些不敢相信“苦修?黄姨娘有儿子啊,她为什么会去苦修?”

林之秀说“黄大夫人,这个问题,您是不是去问春姨娘,更为合适呢?”

黄大夫人顺着话说“你先让春……黄姨娘回来,我自会问她。”

林之秀说“呵呵!黄大夫人,您还真是……不过,我也不愿意因为这么件事纠缠没完。不瞒黄大夫人说,这件事,之秀说话可不管用。春姨娘入庵时,是提了条件的!条件不满足,人是出不来的!”

黄大夫人问“什么?还有条件?”

林之秀“对啊!”她又伸出二个手指“二条!一个是等林枫中了进士,可以视情况把春姨娘接回来。第二个,十万两银子,提前赎身出来。”

“什么?十万两?!”大家惊呆了,哪有这种事儿?

“十万两?哪有这种事。”有人就问了出来。

“太不像话了,这不是明摆着让她老死在庵院吗?这人心肠也真是太狠了!”那是杜妍的声音。

林老太太也不知道还有十万两银子的事。

黄大夫人说“还说不是你送进去的?!这么苛刻的条件,难道是她自己提出来的?”

林之秀纳闷了“咦?黄大夫人您说哪个条件苛刻?是三哥哥中进士,还是十万两银子?”

黄大奶奶不愿意婆母再跟一个小辈对话了,她细声细气的插话“要嫂子说,这两个都苛刻!那么多读书人,有几个中进士的?再者说,凭什么要用那么多银子才能赎回来?”

黄大夫人仍旧不肯放过“就是,你当她是什么了?还十万两?!我倒要跟老爷说说,查查那个什么苦禅庵,究竟是凭什么……这么张狂!”

“呵呵,黄家嫡女呢!十万两多么?”林之秀也感觉好笑,帕子捂着嘴,笑眼弯弯。

黄大夫人听得勃然大怒,一拍桌子“一个小辈,就是这样跟长辈说话的?!姑太太!婆婆当初说过,黄婉是您喜欢,非让她去的。还嘱咐我照顾一二。现在她得了这么一个结果,这丫头不说清楚,我可没办法跟婆母交待!”

林之秀紧接着说“祖母啊,刚才孙女儿就说感觉今天像是声鸿门宴,您还不信。现在信了吧?咱们祖孙二人,就是来接受三堂会审的!要是真的心疼……哦,黄婉,又看重黄婆子,怎么这么多年不见黄家人去看望呀,连个正经的信都没有一封。今儿,上到黄大夫人下到奴仆,都对着秀儿一劲儿的审问。秀儿自打出生,这是第一次来黄家。这么多意见,是冲谁来的呀?!听黄大夫人的话音儿,是在责怪您?”

大家都在想,她这挑唆,太明目张胆了些。

黄氏终于张了嘴“三姑娘,就事论事,你这么乱攀扯,又是在做什么?”

林之秀一看她“三婶婶,您虽然娘家姓黄,但早已经嫁入林家了。说话行事,要考虑谁家的立场呀?您可不要搞错了!祖母,秀儿不敢教训三婶,但我姓林,再也没有到了黄家任人欺负而不说话的道理。”

黄氏说“我没弄错立场,你却要弄清楚长幼了!”

黄大夫人很是生气“谁怪罪你祖母了?你祖母是黄家姑太太!你还敢当着面挑唆?!从头到尾,都是在问你的话!”

林之秀说“黄大夫人到也奇怪,之秀只是一个闺中女儿,伺候祖母出门应酬,只管笑着问安问好儿,怎么会有事儿需要之秀出头说话?!您有什么事儿,同我祖母说就是了。”

她把手里的茶杯往桌上一放,再也不说话了。

旁边的议论声音越来越大,嗡嗡的也不知道都说什么呢。

林老太太烦了说“得了,得了!坐了这半天,我也乏了。先回去了!老三家的,你愿意,就带之荣多坐会儿!!”

黄大夫人有些尴尬“姑太太,饭已经备好,怎么也要吃了再回去啊。只是寻常说话儿,您可……”

林之秀却站起身“是,祖母。”她走到老太太跟前,轻扶着她。林之盈和之菲也过来跟着。

林老太太倒也没发脾气,这是她自己娘家,她能如何?说“没事儿,你们热闹你们的,都是一家人……我只是嫌乱得慌!先回去了!”

黄大夫人面子上有些不好看,不过,时至今日,她也没那么在乎了!见老太太执意要走,只客套几句,就让儿媳妇送老太太走了。

林之秀扶着老太太往外走“祖母,您的这个决定太对了!这些黄家妇人,一个个的心思哦!真是累得慌!咱们又不缺黄家这口饭,何必受这个呢?祖母,您要是不愿意回家吃,咱们去得丰楼吃烧鹿蹄筋去?据说烧得又糯又香,吃了对皮肤可好呢!孙女请客好不好?”她笑着的样子,好像口水都要流了。

林老太太瞪她一眼“你消停些吧!怎么总惦记往外跑?”

这一行人走之后,大家三三两两凑在一起,谈论林之秀,谈论了老半天……

书评(347)

我要评论
  • 老太爷&自己这

    老太爷心里也难过,其它几个儿子都在京城,不管官职高低,都过着养尊处优的日子。而自己这个最出色的儿子,多年在外奔波,最后竟然这么折了。

  • ,在会&偷看了

    门房出来说“是三小姐吧?!咱们老太爷,在会客厅等着三小姐呢。”他偷偷看了一眼,却什么也看不到。

  • 跑了进&太爷,

    门房一溜烟的跑了进来“老太爷,咱们家三小姐回来了!哦,是二老爷的女儿。”

  • ,是因&,合并

    院子的形状不算规整,是因为后期把邻居房子也买过来,合并在一起的缘故。

  • ,两只&眨,眼

    此刻,她正充满孺慕的看着老太爷,两只好看的眼睛,轻轻的一眨一眨,眼内湿润,像是要流眼泪......但却没有,嘴角一翘,带了笑意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