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之秀但是很高兴的从黄家离开了了,但但是没能如愿以偿的去吃烧鹿筋,也没能去舅舅家认门儿,不是直接跟老太太回去了,弄得她很是恼火。黄氏和林之荣,还真离开了黄家。林老太太倒也没在乎,那是她娘家,牵涉太多,哪会因为这么点事儿就撕开脸呢?林之秀回去后,黄氏和林之荣,还真留在了黄家。林老太太倒也没在意,那也是她娘家,牵扯太多,哪会因为这么点事儿就撕破脸呢?。...

林之秀虽然很开心的从黄家离开了,但还是没能如愿的去吃烧鹿筋,也没能去舅舅家认门儿,而是直接跟老太太回来了,弄得她很是郁闷。

黄氏和林之荣,还真留在了黄家。林老太太倒也没在意,那也是她娘家,牵扯太多,哪会因为这么点事儿就撕破脸呢?

林之秀回来后,宋嬷嬷带着东云和北飞出去买花还没回来。听西雨说,方群群一早回了娘家。所以,朝云居,很安静。

林之秀换了衣裳,卸了首饰,洗了脸,刚坐下歇口气儿,姚氏却突然上了门儿。

林之秀赶忙站起来迎过去,笑道“四婶婶,您可是稀客呀!”

姚氏说“看你这儿清静,就来转一圈儿,也呆不住。四婶娘家送了些桃子,给你拿了些过来!”秋红笑嘻嘻的提个小篮子,里面放着些桃子。

林之秀笑道“啊!太好了,秀儿喜欢吃桃子!四婶婶您请上坐,上好茶!”

姚氏笑道说“还上座好茶!难道还有下坐不好茶?”

林之秀笑说“哈,这里面有典故的呢!”

姚氏坐下说“快别忙了,我就跟你说几句话儿……看了你送的,都是好东西,多谢你了!”

“客气什么?我是您侄女呢!”

姚氏笑笑“是啊,是侄女儿!那……有几句话,婶婶跟你说,对与不对,你别见怪!”

林之秀抿着嘴笑“怎么会?婶婶有话就说。”

姚氏看着眼前这美丽的姑娘“秀儿,你很聪明,勇敢……”是啊,勇敢!她一时失神。

又赶紧说“只是,你无父母却有财产,长相出众却无依靠,有祖父母却似陌生人,如此种种……或者……你不知道别人,怀得都是什么心思。所以,无论是财,是亲情相处,还有,马上就要谈及的亲事……”她一想,都替她愁得慌。

“一切,都要小心哪!不要轻易相信别人!”

林之秀默默点点头。

姚氏说“你不是林家嫡长女,将来出嫁,林家给的嫁妆也有数!很多都是要……自己来添的。你手不能太松……自己的东西,银钱,都要妥当的拿好。身边人,忠诚第一。”

上世,四婶婶也做过类似的事,但肯定没有像这样明目张胆的说!看来,她是看到我的“聪明”了!不由为上世的自己而感到悲哀……

林之秀心里感动,诚恳的说“谢谢四婶婶。您的话,秀儿听进去了。对于这些,秀儿还是有所考虑的,目前手边儿这几个人,都是可靠又能干。外头,也有体己的人帮着打理着产业。我自己会看账,明白事理。还有个舅舅……他是我信任的依仗。这回,送大家的东西,也只是想弄出点动静,别让人误以为,我林之秀,是靠林家养活的!!”

林之秀说完,脸冷了下来。

姚氏点点头“明白了。你这么一说,婶婶放心不少。有什么需要的……婶婶在家的地位不高,帮不上你什么。但出出主意,帮你开下思路,还是可以的。”

“谢谢婶婶,之秀明白!四婶婶您,一切都要往长远看,您和四叔的将来,错不了的。”我会帮你的!

姚氏淡淡笑笑,没接话。

门口西雨突然说“姑娘,大姑娘来了!”

姚氏一听,匆忙站起身。林之秀轻轻一拉她“婶婶坐!”

姚氏有些不好意思“秀儿,婶婶先回去了!”

林之芳已经走了进来“三妹……四婶儿!”看到姚氏也在,她并没吃惊,规矩的行礼。

姚氏笑着说“之芳。我来给之秀送几个桃子。”

林之芳说“之芳是来找三妹闲话儿的。婶婶您坐!”

姚氏说“我屋里还有事,本也呆不住的。先回去了!”

林之秀和林之芳给姚氏行礼,姚氏走了。

林之秀说“大姐姐,四婶好客套啊,说是收了东西不好意思……”

林之芳说“嗯,姚家门风很好,出了两名进士呢!四婶平日里,大方得体……值得咱们学习呢!”

林之秀说“大姐姐你就大方得体啊!”

“你又来了……之秀,你和祖母没在黄家吃饭,刚听祖母身边的人给母亲送信,说是在黄家有不愉快了?”

林之秀说“嗨,要我说,黄家的门风可不怎么样!”

“秀儿,少胡说,咱们祖母可也姓黄!”林之芳板了脸。

林之秀说“啊?!我忘记了,该打该打!”

林之芳笑了“你呀!以后可要小心些。”她又收了笑容“三妹……今天这事儿,可不容小觑,一个不好,你的名声会受影响的!”

林之秀看着这位大姐,实在是搞不懂她。

林之芳看她认真听,就接着说“你看,黄家得脸的仆妇在你面前磕头哭闹,一个姑娘家,遇到这事,本就尴尬。更何况那个刁奴,还极尽挑唆,生要把黄姨娘和黄婆子的事往你身上推。感觉有些居心不良!在座的夫人小姐,都不了解你,说不好,就留了个坏印象。万一再有那个口风不严甚至恶心度人的……怕是……”

林之秀闷着不说话。

林之芳说“这件事,姐姐会提示祖母,让祖母拿主意!你自己以后也要小心,情况不明,不要多说话。遇到事情,直接找祖母,让她老人家出面与你做主就好,明白没?多说多错!”

林之秀心里明白,她说的有道理,只是自己根本不在意名声。况且,有说我的,就没说黄家的吗?但她一脸诚恳的说“大姐姐,是秀儿考虑不周。哎,当时大姐姐要在就好了!秀儿当时都晕了嘛!二姐姐非但不管我,还跟人家一起说我!我好生气啊!”

林之芳轻轻的把她耳边的头发别在耳后“二妹,她在家里,拔尖惯了。你呢,哪方面都比她强,她心里头过不去。耍小性子呢,倒不一定是坏心!京城,还是有不少贵女,依仗身份……不太讲理的。你人才出众,要处处要小心才是。”

林之秀点点头“谢谢大姐姐提点,秀儿以后多跟大姐姐请教!”

“何谈请教,有什么不明白的,咱们俩商量着来。三个臭皮匠,顶个诸葛亮呢!”

“哪有咱们这么好看的臭皮匠啊?!”

两个人笑起来。

正说着,宋嬷嬷一行回来了,林之芳告辞走了。林之秀看着她的背影,很有些郁闷。

宋嬷嬷说“小姐,花草都定好了,明天送来,这是清单。另外这是……”宋嬷嬷递给林之秀一个包。

林之秀笑盈盈接过来打开“福叔还好吧?”

“好着呢!哎哟,大变样啊!整个就是一个排面不小的大财主了呢!安朝阳哥儿俩都能独挡一面了。”宋嬷嬷羡慕不已。

林之秀笑道“别急,你儿子们,将来也错不了!”

宋嬷嬷激动的很,今天就是丈夫带两个儿子和女儿陪她去买花的。这一路,她可是跟儿子聊够了,想想将来,真是越过越满意。

林之秀不说话了,仔细看着手里的几张纸。看了老半天,愣了下,又从头看一遍,慢慢的放下,脸色不好,酸溜溜的自言自语“黄氏,厉害啊!居然有这么多产业,真出人意料……”比自己预估的,翻了几倍都多!

自己有那么大的本钱,有前世的经验,还傍着庆王府,到现在,也没比黄氏强太多。

“谁给她打理的呢?!真是人才哇!怪不得,她那么有气势,一套上好的家具,随便放着落灰呢!看她平时,低调内敛的,还真是人不可貌相呢!啧啧……”有些超预期,她心里不舒服。

又看了另一份“可林江晚的也不对啊!?林家嫡长女,严家又好。听说她出嫁时,祖父补了她不少的。怎么这么……”她拎着纸看了看,这么多年,产业没多倒还卖掉了不少呢!哦,是严芸入宫前,卖了银子,让她带着进宫了吧?啧啧……以她的身份,这样的身家,可不大好看呢!呵!平日摆的气势哦……要是知道黄氏的身家,她得气死吧?!哈哈……

还有大伯母的,也有点意外,极一般哪!别说没增加,就现有的,看着也不像样!也难怪她这两天这么怪模怪样的,看来母亲的铺子就是她拿着的。现在没了,跟割了心肝差不多呵呵!活该!这可是个意外的收获了!

她高兴了些。

又转过头去看黄氏的,产业都是极优良的!自己知道的未来能赚钱的生意,竟然也有些涉猎。可以预见,她以后每年都能不动不摇的赚银子了!

这个调查结果可真是……令人郁闷!

晚上,黄氏回来,去了老太太屋里。她本意是向老太太再挑唆一番,结果没等没开口,林老太太先问“黄婉和黄婆子的事,你跟黄家说了?”

黄氏淡淡的说“母亲,黄婉的事,只是三丫头回来时,媳妇问了问,并没放心上。不会跟黄家说什么的……只是,刘兴家的,原来在老太太面前伺候,有几分体面。听大嫂说,她这两年没少嘀咕这事儿。”

林老太太却跑了题“哼,你这个大嫂啊,现在可是不得了!”语调不好听。

黄氏悄悄看了老太太一眼,没再说话。

她肯定想不到,她大哥升官儿,林老太太的高兴是很有限的。毕竟把林家几个儿子反衬得一点光彩都不见。依老太太的性子,能高兴到哪儿去?

况且黄大夫人越来越高的姿态,让林老太太很不爽,所以今天,连留下吃饭都不肯。

黄氏出了门,不禁暗想,难道是那个死丫头又说了什么?!

书评(445)

我要评论
  • 应着,&量着一

    十几个人嘴里应着,小心翼翼的搬着。掂量着一会儿还会有的打赏,心里美得很。

  • 有什么&的?

    榜眼出身的林煦要是在京城立住,林家又有什么可担心的?

  • 有些责&子又何

    一时,有些责怪老婆子,要不是她,二儿子又何至于有今天?

  • 着“三&您这边

    那披斗篷的姑娘,绕过影壁,里面有人带着“三小姐,您这边儿请,咱们老太爷在里面等。”直接进到大会客厅。

  • &好都好

    “嗯都好都好,一会儿你就能见着了!好孩子,你爹......”

  • 正好回&子里晒

    老太爷正好回身“这是咱们家园子,不算特别大,但收拾得还不错!祖父的鹦鹉,白天就放在园子里晒太阳。”

  • 来,凑&的香气

    那女孩儿站起来,凑到祖父面前。老太爷闻到一股淡淡的香气,很好闻。

  • 爷更不&为他怎

    林老太爷更不好意思了,因为他怎么也想不起来,为什么二儿子死后,没把这个孙女儿接回来了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