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一出寒喧完,羸得张家婆媳的好感,林之秀就坐了回家去,嘴角轻轻勾上,已不再说话的。黄大夫人和黄氏陪着二个老太太东聊西聊,外头丫头来报,又来人了。黄大夫人对自己的孙女黄纹说“你带着几个姑娘,去花厅坐着说话的儿吧!”黄纹站起身答应下来“姐妹们随我来吧!”一群黄大夫人和黄氏陪着二个老太太东聊西聊,外头丫头来报,又来人了。。...

这一出寒暄完,赢得张家婆媳的好感,林之秀就坐了回去,嘴角微微上勾,不再说话。

黄大夫人和黄氏陪着二个老太太东聊西聊,外头丫头来报,又来人了。

黄大夫人对自己的孙女黄纹说“你带着几个姑娘,去花厅坐着说话儿吧!”

黄纹起身答应“姐妹们随我来吧!”

一群姑娘跟着她到了花园中间的花厅,红木柱撑着顶,很是敞亮,吊着半截的竹帘,一侧种竹,三侧种花,很有几分情趣。里面放着长条的桌椅,桌子上摆着些点心和茶水。

姑娘们说说笑笑,坐下来,有丫头赶紧上来准备茶水。

张佩因为自己生得极其一般,喜欢看好看的。看林之秀生得美,心中羡慕。凑在她身边坐着,暗暗的打量她,一遍遍的,但也不说话。

林之秀感觉好笑。

林之荣坐在林之秀的另一侧,跟黄家几个姑娘很熟络的说着话儿,话题很多,新的消息,衣裳首饰,点心,花,某个随父母外派的闺友,谁又闹了什么笑话等八卦。丝毫不管林之秀,还有几分故意冷落她的样子。

而黄家几个姑娘,跟林之荣关系最近,心领神会,也跟她说得热闹,不理林之秀。

林之秀坐在那里,一手执扇,观景看花,也不吃喝,只偶尔跟林之盈和张佩说句话,怡然自得。可没过一会儿,就有人把林之盈姐妹和张佩叫走,去看鱼了,只林之秀一个人孤单的坐着。

突然笑声传来,又来了两个姑娘。

黄家姑娘和林之荣都认识,迎接上去,见礼说笑,更显得林之秀这边清静了。

而刚来的姑娘,一眼就瞧到了她。心里吃惊,脸上却要装作没事儿人一样。只偷偷的看,并不往这边凑。

林之秀仔细的看着她们,别说,还真有一个,让她回想了起来了,这个穿紫衣的姑娘是叫杜妍,别看她现在笑得欢……呵,她都快成亲了,家里出了事,婆家悔婚,下场凄惨。

于是很有几分感慨,世态变迁,预料好的明天,也会发生变化呀……

正想着,又传来一阵笑,声音还不小“我的马车在路上居然坏了,你们相信吗?我的天!只能跟母亲挤一辆车了,天哪!好悬你们要看不到我啦!”

黄纹说“白兰!瞧你,怎么什么话都说啊!?头发丝儿都没乱一根儿,偏偏你就这么夸张!”

众位姑娘大概也都知道这个叫白兰的没心没肺,所以都笑着打趣她。

林之秀也认了出来,白兰!

这位白家嫡女,长个小圆脸儿,一笑两酒窝,眼睛灵活,小牙雪白。性格开朗,还常冒些傻气!在京城贵妇贵女圈儿里,几乎人人都喜欢她!

可你要以为她真的是表现出来的这样,那你可能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。

这可是个心黑手狠的!

因为家里的缘故,嫁得很好。

王府办宴会时,吴王妃都要特意吩咐自己留意着她,派人盯着,别引出其它麻烦。可自己看了半天,也没看出什么来。

跟吴晶向说起时,吴晶向却说,说京城贵妇圈子里,很多不好的事情背后,似乎都有她的影子,甚至有个姑娘自杀了。但没人怀疑她,也几乎没落什么把柄。

她即会套话,又会传话,还会编话,那可是个厉害角色!

白兰跟大家一通的说笑,终于看到林之秀,当时极为惊异“啊?!”

她凑过来“你……你是谁家的?以前咱们没见过吧?”她坐在了林之秀边上,笑笑的眼睛看着她。

林之秀轻笑道“我是林家的三姑娘林之秀,刚回京城的!以前咱们没见过!”

白兰仔细的看着林之秀,眼睛里显而易见的惊艳“哦!是这样呀!我叫白兰!你是林之荣的妹妹?!”

“是。”

白兰往林之荣的方向翻了个白眼儿“好个林之荣,有这么好看的妹妹,都不说给我介绍,她跑哪去了?真没个姐姐样儿!刚在前头看到你祖母了,你一会儿可得跟你祖母告状!”

林之秀一笑“我自己介绍也成的!”

“当然成的!哎哟,你比林之荣可好看多了!说不定,她是嫉妒你呢!哼!小心眼儿,一会儿我咯吱她去!”她冲林之秀眨了下眼睛。

林之秀含羞的一笑,并没接话。虽然没领教过她的厉害,但也不愿意招惹她,又没关系,没必要给自己找恶心!

林之荣她们又回到了座位,白兰也没提不给她介绍的事,扯着林之秀东说西说。这个花厅里,都有十几个姑娘了。

林之秀好奇的看着大家,偶尔问一下她们的名字,而减少跟白兰说自己事情的时间。

一个女子刚进花厅,身量不低,皮肤雪白,穿一身淡青色衣裙,很好衬托出她的风韵。她看到林之秀这个陌生人,不由问“这位姑娘以前没见过。我叫汪沁含,你是?”首先行了一礼。

林之秀起身还礼“我叫林之秀,是林家三姑娘!”

汪沁含有些意外,又仔细的看了看林之秀“哦?之荣,这是你妹妹?”

林之荣说“这是我家二叔的女儿之秀。一直在老家为我二叔二婶守孝,刚回来的!”一下子就提到她的孤女身份。

汪沁含一听,有些不好意思,赶忙说“之秀姑娘,以后咱们就熟悉了。欢迎你到我家来玩!我家新得了只花孔雀,好看的很。”

林之秀安然一笑“好的,汪姐姐!”

汪沁含问林之荣“林大姑娘今天没来?”她问林之荣。

林之荣答“大姐姐还有不少事要做,祖母只带我们几个妹妹来了。”

白兰笑道“之芳姐姐还有二个月就要出嫁了,那还不得赶紧准备嫁妆啊!她要嫁的是沈家兄长呢!你们知道吗?沈家兄长的祖母跟我祖母,是表姐妹呢!我们俩家关系最是要好!沈家兄长,那可真是一表人才!与之芳姐姐,郎才女貌呢!嘻嘻……”

林之荣和汪沁含的脸上带笑,但心里都不由揪了一下。

汪沁含家与沈家走的算是很近,她小时候,家境优越,父母宠爱,所以性子执拗,脾气极坏。原来汪家也想过,让她嫁沈靖,但还没等说这事,沈家却与林家结亲了。

搞得她家很是被动,她更是别扭了好久。性子发生了巨大的变化,人懂事多了。家里人看到,心里倒很安慰。她的亲事,也是初见眉目,但也没完全定下来。她对林之芳,真是羡慕又嫉妒,还有些佩服。心里,总是想看她现在什么样儿?怎么就能得着那门亲事?

大家说说笑笑,气氛很热烈。

突然,有个打扮得很整齐,看似有头有脸的仆妇,扑通一下跪在林之秀面前。

“林三小姐!我娘做了什么错事,您大人大量,别与她计较……她都六十多了呀……老糊涂了。伺候您有什么到不到的,您打得骂得……只求您放她回来吧!呜呜……”

大家都惊呆了,都往这儿看过来。

书评(443)

我要评论
  • 张口闭&少拿,

    一路上,袁嬷嬷端着脖子,张口闭口都是规矩,钱财不少拿,但从不把她放在眼里。

  • 桶是什&雕花!

    “切,你这个棒槌!你都没看这木桶是什么木?是什么雕花!”

  • 了!好&你爹.

    “嗯都好都好,一会儿你就能见着了!好孩子,你爹......”

  • 三小姐&儿。”

    门房一溜烟的跑了进来“老太爷,咱们家三小姐回来了!哦,是二老爷的女儿。”

  • 老太爷&,不扭

    老太爷说“哦,是这样啊!难为你,这个年纪,就这么细心持重。”笑容甜美,大方能干,不扭捏,这正是老头喜欢的样子。

  • 道弯弯&。羊脂

    只见她浓浓的一头秀发。两道弯弯的秀眉。漆黑的眼珠,白眼珠有着极淡的蓝白,那眼,一看到底,毫无杂质。羊脂一样细腻的皮肤,细高的鼻子,粉红又肉头的小嘴。

  • 看门的&。

    那位安管事身边小厮机灵的很,递给几个看门的一人一个重重的红封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