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天一大早,老太太说到此事,并说“明日,之荣之秀,之菲之盈几个,跟祖母一同去黄家表示祝贺。”林之秀始终让福叔调查结果着,但官场上的事情,福叔能明白的也会多。这位黄大人,官运很不错,踹一个好位子,步一向下。自己但是有寻思,但当然也没太硬的靠山。想大林之秀一直让福叔调查着,但官场上的事情,福叔能知道的也不会多。这位黄大人,官运不错,一脚一个好位子,步步向上。。...

第二天一早,老太太说起此事,并说“明天,之荣之秀,之菲之盈几个,跟祖母一起去黄家祝贺。”

林之秀一直让福叔调查着,但官场上的事情,福叔能知道的也不会多。这位黄大人,官运不错,一脚一个好位子,步步向上。

自己虽然有盘算,但毕竟没有太硬的靠山。想大范围的收拾黄家,还做不到。只是希望在收拾黄氏时,能够顺利些。

黄家,还真是不想去呢。就跟老太太说“祖母,秀儿明天可不可以顺路去舅舅家认认门儿?”

老太太看她就惦记着安家,心里不爽!“大家一起去,一起回,哪有功夫还拐个弯?你刚回来,给我踏实着些,心别那么野!”

林之秀被数落和拒绝,失望的应了一句,低头不语了。

这么明显!老太太心里腻歪。

结果林之秀又说“祖母,明天,秀儿想让屋里人,去花市买些花草回来,屋里院儿里,就差点花草点缀了。”

“你那个院子里花还少吗?”

“祖母……孙女是喜欢些奇花异草的嘛……”她还要解释,结果老太太打断她“你跟你大伯母说去!”

第二天一早,林之秀带着东云出门,到二门处上车。

林之秀远远的看到林之荣,别说,黄氏对这个女儿,很是大方,首饰衣裳,都是顶好的。她人才也出众,打那儿一站,风姿绰约,生把两个其实还不错的庶妹,比成了路人甲!

林之荣正自美着,一转头,就看到林之秀。

“……”她脸色都变了,这个死丫头,上人家去,打扮成这样做什么?

林之秀才不管,笑嘻嘻的跟祖母请安“祖母,您昨儿休息得好吗?”

老太太看见到她,也愣了,上下打量,眼睛里的惊艳都没能藏住,过了一会儿才嗯了一声,李嬷嬷扶着上车。

林之秀和几个姐妹坐另一辆车,林之荣最大,当仁不让的先上。林之秀跟在后面,一边上,一边说“唉,我昨儿睡得不好,梦到一只大耗子,往窝里拽我,拽又拽不动,白白的吓唬人。”

林之荣坐在那儿林之秀拽着层层的裙摆,心里无比嫉妒:今儿去我外祖家,却说什么大耗子往窝里拽,你什么意思?!

“你少胡说八道,就不会做恶梦了。”林之荣冷冷的说。

林之秀坐稳当后看着林之荣笑“二姐姐你,今天打扮得格外用力!是有什么好事儿吗?”还眨眨眼。

林之荣尴尬了一下,昨天母亲跟她说,打扮一下!还以为她不知道呢,不就是张老太太要来吗?呸!她那个孙子有什么了不起,让我够着他?

她根本不稀罕这个张三公子,但是,只有我不要他的,哪轮到他来挑拣我?

所以今天,她“用力”打扮了……就是要让他入迷,然后她不愿意,让他心碎一地!

可是让林之秀说的……她白眼一下林之秀,不理她。

林之秀也不理她了,转头问林之盈“黄家离咱们远不远?会不会路过东大街?我好想去名器铺子看首饰啊!”

林之盈说“三姐姐,妹妹还没去过名器铺子呢!不过,东大街的江南春书画铺子,倒是跟父亲去过两回,那里的笔墨纸,都是最好的。”车上没大人,她也活泼些。

林之秀叹道“你个小书呆子!买什么笔墨啊!?记住了!女孩子,要去买首饰,买衣料,买香露,还要去最好的酒楼吃饭……之菲妹妹,你可莫要跟你四姐姐学。学成呆头鹅了……”

林之盈和林之菲捂着嘴笑“我们再打扮也没三姐姐好看,所以只能下功夫写字了。”

林之秀摸摸自己头发脸蛋,又整整衣裳“是吧!我也觉得我挺好看的。”

林之盈和林之菲拼命点头,这位三姐姐,长得美就不用提了,关键她这衣裳首饰,每样都是好看得让人看半天……

可把林之荣恶心的不善,真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!

“不过你们三姐姐我,也是很有才的哦!你们想啊,我的爹爹,那可是榜眼呢!三姐姐的字,写得也很好呢!”林之秀得意的说。

“那下回去姐姐屋里,姐姐写给我们看!”林之菲说。

林之秀骄傲的嗯了一声,矫情的晃了一下头脑。

林之荣恨恨的看着她,心想,幸亏路程不长,不然真要给她恶心死了!

中途确实不算长,到了黄家二门,黄家的长子媳妇黄大奶奶,亲自在二门接。

黄大奶奶二十岁左右,穿戴得体,举止大方。长相只算是一般,皮肤有些干,倒是挺白,挺爱笑。

林之秀上世还真没见过她。那个时候,自己可是没什么机会来黄家的!

黄大奶奶见到老太太,笑着上前行礼“姑奶奶,您可来了。婆母正在陪着张老夫人说话儿,张老夫人一个劲儿打听您什么时候来呢!”

林老太太笑道“她今儿倒是来得早!”

黄大奶奶应了老太太一声,又赶紧给黄氏行礼。婆母与黄氏走得挺近,所以她特别热情。

后面跟着的几个姑娘给她行了福礼,平日里黄大奶奶笑着回应。

平日里,黄氏两个庶女也很少来黄家。黄大奶奶只跟林之荣走得近,刚跟林之荣说句话,却被她身边站着的姑娘晃了眼,心怦怦的跳了两下,这是……林家刚回来的三姑娘?我的天,这长得……

但她为人稳重,没表现什么,只带着一行人往里走并陪着林老太太说着话儿“姑奶奶,今儿四姑母临时有事来不了,打发人送信儿来了。”

四姑母是王老夫人,林老太太的亲妹子,两人关系一直不好。林老太太最受不了她,听她今不来,心里高兴,但嘴上遗憾着“哦,这样啊?反正过两天,你姑父生辰时,总能见着的!”

林之秀边走,余光打量着后园,这气派,还真是比不上林家。要说两家,日子应该是差不多的,林家还是依靠我母亲,才有今天的日子过呢!

一行人走在园中小路,只听得衣裳摩擦的沙沙响和黄大奶奶的轻声说笑,路上的丫头婆子,衣着整齐,举止有礼。

到了后院正屋,黄大夫人赶紧迎接出来“姑母,张伯母一直在提您呢!”

林老太太说“提我什么呢?”边说边往里走,里面坐着几个妇人,几个女孩子。看到林老太太进来,都站起来。

张夫人笑道“你可来了!嗬!瞧瞧身后这几朵花呀!真是让人羡慕!”

这话倒也不是假,张家儿子多,女儿少,长得如花的更是少见,所以一看五颜六色进来的几个林家姑娘,不由眼馋起来。

林老太太说“你身边不也站着一朵吗”。

那朵花赶紧行礼“老太太!”那是张老夫人的孙女儿张佩。

两位老人坐下,彼此打量了一下,说了两句客套话。一看姑娘们还都站着,笑道“都别客套了,坐下吧!”

黄大夫人一看到了林之秀,倒是吃一惊“姑母,这是刚回来的三姑娘?”

老太太淡定的说“是她。秀丫头,这是你经大舅母。”

林之秀轻轻一福“经大舅母!”

黄大夫人“哎!这姑娘,长得好!”心里话:比当初的林江晚,还要强上不少呢!

张老夫人身边坐着长媳妇王氏和张佩。

出来之前,张老夫人跟儿媳妇念叨了一句,林老太太似乎有让林之荣跟自己的三孙子……王氏以前也见过林之荣,长得倒是不错,只是给自己出众的三孙子当媳妇儿,有种说不出的感受。只能答应先看看。

王氏看到林之秀,心也是猛跳了一下,决定打听一下是怎么回事。

张老太太特意把林之秀叫到跟前,林之秀带着一丝甜笑,站在她跟前儿。不羞怯,不浮躁,穿着打扮惊人,表情却很温和无害。

张老太太仔细的打量了半天,极为喜欢。从手上摘下个镯子“这个丫头长得好,老太太喜欢,这个镯子你拿着戴!”

王氏倒吃一惊“母亲,这可是您多年没离身儿的!”老太太还是最近瘦了些,才摘得下来。

林之秀本没在意,已经双手接过来,只是入手温润的一只镯子罢了。

听王氏这么说,赶紧又还给老太太“老太太对晚辈的体恤,晚辈深受,但是这个镯子之秀不敢接!”

林老太太一看,心里一跳,张老太太这是几个意思?这个手笔……难道是看上之秀这丫头了?

张老太太说“你别听你伯母说,一个物件罢了!我们这些老家伙的东西,不就是留着让你们小姑娘美的?”

林之秀笑道“老太太,之秀倒不是说这镯子贵重与否。只是,老人家的习惯,是很重要的!您贴身儿戴了这么多年,早就已经习惯它在腕子上了。赏了之秀,腕子上空了,也许突然会吓一下呢。这是会影响心神的,尤其在睡前……要是这样,之秀该戴不安稳了。所以,老太太您,随便赏晚辈个物件就好了!”

王氏一听,这个丫头不卑不亢,体贴自持,不错!

赶忙的说“母亲,之秀姑娘说的有道理。您看,媳妇儿这随身带着象牙雕花手串,也是非常好的,媳妇代您送给之秀姑娘吧?!”

张老太太一听,也不坚持了“也罢!你这个孙女养得好!长得好,打扮好,心思细,又孝顺!”

林老太太挤出点干笑。

张老太太说“嗯,好姑娘,回头去家里玩!”

林之秀答应并双手接过王氏送的东西,轻声道谢。王氏看着她,眼睛也都是温和的笑意。

黄氏半低的眼皮……

林之荣更是在心里骂了无数遍:死丫头,抢我的风头?!

书评(119)

我要评论
  • &下的小

    这样的女孩子多好,干净,清爽,像雨后的太阳下的小花儿似的,让人心都明朗了。

  • !林财&西都抬

    “哦,好好好!林财,三小姐带回来的东西都抬进来了没?”

  • 太爷,&!哦,

    门房一溜烟的跑了进来“老太爷,咱们家三小姐回来了!哦,是二老爷的女儿。”

  • 林里没&有..

    林里没有明显败迹,是因为有......产业支撑。但实际上,子孙里,没有能承重的,将来怎么办?

  • 了呢!&长得很

    “祖父......”她的声音,慢慢糥糥,娇声娇气儿......“孙女儿想念您多年,终于见您了呢!咦!祖父,我爹爹,长得很像您呢。”

  • 有几分&..”

    老爷子期期艾艾的说“你爹,跟祖父年青时,是有几分相像。唉,可惜啊......”他眼圈微湿,声音低沉。

  • 不是她&,二儿

    一时,有些责怪老婆子,要不是她,二儿子又何至于有今天?

  • 门房赶&在我家

    门房赶忙迎了出来“你们什么人?这车队怎么停在我家门口了?”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