方群群强盗通常的抢了东西走,张杏花敢拦,只在床上哭,哭了老半天,转着眼睛就想如何出了这口气,哼!老太太,好多天没罚四太太了呢!我去告黑状,先把她拖第一次下水,说没准老太太一生气,把那个狐狸精也罚一下。拿定主意,她出了门。一转念又一想,索性跟姚氏闹一拿定主意,她出了门。转念又一想,干脆跟姚氏闹一通再走。怒冲冲的到了后院,对着姚氏叫唤“她竟敢冲到我屋里抢东西!让人欺负到家里来了!你是怎么在四房当家的?就当没看到?!”。...

方群群强盗一般的抢了东西走,张杏花不敢拦,只在床上哭,哭了半天,转着眼睛开始想如何出了这口气,哼!老太太,好多天没罚四太太了呢!我去告状,先把她拖下水,说不定老太太一生气,把那个狐狸精也罚一下。

拿定主意,她出了门。转念又一想,干脆跟姚氏闹一通再走。怒冲冲的到了后院,对着姚氏叫唤“她竟敢冲到我屋里抢东西!让人欺负到家里来了!你是怎么在四房当家的?就当没看到?!”

姚氏慢条斯理的说“在四房,哪有我说话的份儿?张姨娘你,整天呼风唤雨的,厉害极了!怎么今天会挨了打还让人抢了东西呢!五太太我不敢招惹,你还会怕啊?刚才你只是没准备罢了,现在你可以去五房院儿打回来,再把东西抢回来呀!”

张杏花看着姚氏,一时还不了嘴。

姚氏干脆就说个痛快“再者说了,林家五太太,那是主子!跟你一个奴婢好商好量半天,不过就是想换匹布。你一下得了四匹,乖乖儿的换了就是!结果你倒好,竟敢当面辱骂她!还想跟她动手!呵!可着京城,也不知道谁家奴才敢这样。我看呀,你将来说不得敢连大夫人都敢骂敢打了呢!肯定给我招惹大祸……走,现在就跟我去见老太太,这么胆大的妾室,我这院儿可是不敢留了的!跟我回老太太去!”

姚氏站起身。

这搂头盖脸一顿训,还要主动拉她去老太太处,倒把张姨娘弄愣了。

她骨子里的奴性,根深蒂固,骂完了五太太,她也害怕后悔。而且那五太太,最是厉害,真要是闹到老太太那儿,家里爷们儿要知道了……不会有自己的便宜。

她眼珠一转“去就去!你和五太太最是要好,谁知道你们是不是设好了套,算计我呢?!”

她一硬,张杏花更怕了,不肯去,但又不肯认输,转身往外跑,坐在院门口的地上,又是哭又是闹得打着滚儿,说四太太要打她。

姚氏穿戴好了,直接带人出来,指着她说着什么。张杏花一看真要去,怕了,一骨氏看出来了,就更加的强硬起来“你不知道?那咱们就到老太太跟前儿弄个清楚!秋红,找两粗婆子,扯上她,去老太太屋!”

她这么强硬碌起身,跑回自己院儿,插上门不出来。

本来姚氏就是顺势吓她,看她这样,不愿意再跟她纠缠,也回了房。

朝云居,林之秀就得着信了。

西雨“哎哟我的姑娘,您可没见着那个稀奇,天哪,那个丑八怪,就坐在院门口地上哭,咧着嘴,那叫一个寒碜!头皮都露着,还插着金钗,也不知道她怎么插得住的……”西雨后悔没看个仔细“衣裳的料子都是织金线的呢,搞得全是土……我的天哪,她可真丑啊!前几天她们跟奴婢说了半天,奴婢都没想到竟然是这么个丑法!谁能相信,那是咱们府上的姨娘……哎哟我的天!”她长吁短叹摇着头。

林之秀“你去瞧着,如果四太太拉她去老太太房,就来叫我!”到时,我再去“凑凑热闹”。

西雨领命而去

东云在那里笑“姑娘,您不知道,西雨啊,这林家后院,就没她不认识的了。”

林之秀“哦?好厉害呀!”

“是厉害!什么人,她都能跟人家拉上话儿!”

林之秀带回来四个大丫头,东云,西雨,南燕,北飞和四个二等丫头。

东云规矩最好,她=皮肤白皙,态度沉静。一看就是大家小姐的贴身丫头。

西雨个子不高,微胖,一笑两酒窝,眼睛也灵活。最会东西打听兼八卦。

南燕和北飞,是林之秀特意为自己买的,是对亲姐妹,小时候跟父亲在江湖上卖艺。父亲原是班主,后来死了,班子散了,姐妹俩一时无着。林之秀凑巧遇到,就把收在身边。她们身上有些功夫,力气大,行走过江湖,懂的东西多。

自己在京城,还得住在林家,不知道会遇到什么事,不得不小心些。

西雨人闲不住,没两天,林家整个院儿就转遍了,认识的小丫头也不少,她人才没那么出众,在丫头群里,很是寻常,不会引起别人的嫉妒排斥。加上她脸甜嘴甜,口袋里还经常有糖。所以走到哪儿,别人很容易就善待于她,跟她说几句话。

府里大面儿上的消息,基本上都是西雨带回来的。

张杏花不敢再闹,只能屋里诅咒四太太和五太太,暗暗发誓,有机会一定要收拾她们。

林韵回来,见姚氏今天笑得美!夫妻俩喝酒下棋,乐了一阵子。

天到傍晚时分,黄氏高兴的到后头找老太太“母亲,家里大嫂刚来信,今儿,大哥回来说,他的职位落实了。”

老太太一听“哟,这可提前了不少,不错不错。”总算是有点好消息了。

黄氏说“大嫂说,后天,在家里办个小宴,就是请几家亲戚吃个饭,热闹一下。”

老太太说“后天去瞧瞧就好,也不用吃饭了。这么短时间,哪来得及备呢!”

“大哥大嫂估计心里有底,提前准备着呢!”

老太太说“哦,那也好。你让老三也去,跟你大哥聊聊,回头,看能不能给他找个机会。”

黄氏脸上的笑,只浮在面儿上了“恐怕三老爷,不想去呢!”

老太太看她这样,心里也烦“你好好劝劝他,都到这个年纪了,再不努一把,可就真没机会了。”

黄氏心里话,我管他去死!但也只能答应“是,母亲。您也说说他。”

老太太说“嗯。你父亲寿辰在眼前儿,你大嫂也离不开。之芳这个时候,也不好多出去,就带着几个小的去吧。让之荣好好打扮一下,也许张家也会去人呢。”

黄氏心里一冷,只能答是。

张家是她娘家的亲戚,张家老太太跟林老太太关系不错。家里有个嫡孙,人长得好又挺出息。本来林老太太的意思是给之荣说,但是这样的事,总不好女方家提起,老太太变相的暗示了一下,张家还没给回信儿。

黄氏愤愤的想,那个后生是不错,但也不是顶天儿的好。自己的闺女让人家这么挑!都怪那个死人没出息,把儿女都耽误了

林樘明年成亲,那户人家……也不怎么样!

她刚才的高兴,现在也没了影子。

——————谁都不知道,这天晚上,睡在前院的林即,做了个梦。梦里,一个丰腴的女子,生着两只跳跃的兔儿,妖媚的眼梢,柔和而沙哑的嗓音,还有着丰富而浅薄的表情……正在对着他说笑。

林即长相出众,从小就因相貌而受到许多的好处。

他从童年开始,一直陪在皇上身边。

皇上受的是正统的皇子教育,功课多种,事务繁重。到了年龄,成人事上,自然会有人安排引导。从来不会亏欠,所以,皇上还真没对什么女人动过真情。

林即一直跟在他身边,深受他的影响,色心并不重。

但皇上年青时,也有过自己的爱好,比如他自己在外头收了一个平民女子,就是现在的丽妃娘娘。

那是一个浮浅而绝艳的女子。林即,其实也中意这样的女子。

只不过,他没有机会收。老婆袁氏,身段苗条,长相清秀,说话做事都很强势。虽然他身边有妾,但都是老婆和老娘安排的,无一例外的长相清秀,老实本分。

那年他办完二弟丧事回来,带了个扬州瘦马,琴棋书画,跳舞唱歌,柔软细弱,房中事都很精通,算是他妾中唯一的精品了。他第一眼看到,也惊为天人,但只惊艳了一阵儿,也就一般般了。

而那个叫方群群的……五弟刚娶进门时……他虽然脸上没表现,却在心底,深深的羡慕着。

“为什么是五弟而不是他?!”

并在以后的日子里,深深的责怪林希:“身在福中不知福!”

这么多年,他一直把这种羡慕嫉妒,好好的藏在心底,从不表露……

可到底,意难平呀……

书评(187)

我要评论
  • 姐吧?&却什么

    门房出来说“是三小姐吧?!咱们老太爷,在会客厅等着三小姐呢。”他偷偷看了一眼,却什么也看不到。

  • 女孩子&说说“

    女孩子儿笑着说说“祖父,孙女儿很好。留在咱们老家,给父亲母亲守完三年孝,才回来的。”

  • 一笑“&好好心

    林之秀一笑“祖父,孙女儿从未在您身边呆过,现在回来了,要好好陪陪您和祖母。代父母在您二老膝前尽孝呢。您和祖母,也要好好心疼孙女儿呀。”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