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来,方群群一进院,张杏花就跟了回来,趁着外头没人,正风声雨声跟儿呢。这位张杏花姨娘,可看不上什么什么“五太太”!穷嗖嗖的,长得狐狸精样儿,还没自己有体面地呢!平时里,没事儿儿就往这院儿跑,又吃又喝又拿的占贵。弄得自己想干点什么,还得顾虑着她!张这位张杏花姨娘,可看不上什么什么“五太太”!。...

原来,方群群一进院,张杏花就跟了过来,趁着外头没人,正听窗跟儿呢。

这位张杏花姨娘,可看不上什么什么“五太太”!

穷嗖嗖的,长得狐狸精样儿,还没自己有体面呢!

平日里,没事儿就往这院儿跑,又吃又喝又拿的占便宜。弄得自己想干点什么,还得顾忌着她!

张杏花对方群群的意见老大了!

一听她竟敢来挑剔自己,立刻充满斗志的回应了!

然后“啪”的一掀帘子就进来了“五太太,您要跟我说什么呀?”她打那儿一站,撇着嘴,眼角斜视。

方群群一看她,就哎呦了一声,拿着帕子挡上了眼睛……

“我的天呀!这是个什么呀!大白天的,怎么见了鬼?!”

方群群是谁呀,那声音又柔又媚,动作还特夸张……

倒把张杏花弄得愣在了那里。

丫头秋红心眼儿坏“五太太,哪是什么鬼呀?您再瞧瞧?是人!!!还是我家姨娘呢!”

方群群疑惑的问“真的?!秋红你可不许骗我,是人?人哪有长成这样的?可吓死我了!”

说罢,帕子拿下来,两只小肉手拿着帕子,拍着大胸,深呼吸两口。才敢再去看,等看到人,眉毛眼睛往一起皱……还轻轻的呕了一下。

一付眼睛被污,恶心的不善的样子。

姚氏差点笑出来,胸口堵了这半天了,现在倒感觉气顺了一些。

只听方群群说“我说张姨娘,你进主母屋,怎么也得让丫头通传一声儿吧!?先不说规矩,就这么腾愣一下出现在人面前,再把人吓个好歹的……哎哟!你……把脸转过去再跟我说话!可真是瞧不了……哎呦……真是难为你娘了,怎么生的你……”

方群群轻蔑的上下打量着张姨娘,还穿得挺鲜艳,头上戴着好几件金首饰!你有头发么戴这么重的东西?!

真是丑人多做怪!

她耸耸鼻子,怎么还闻着一股子怪味?赶忙拿帕子捂着鼻子,嫌弃之意明显!

张杏花脸气得通红,脸上带着白尖的包,红得更显眼了!尖声尖气的说“五太太,您可是在我们四房院里!我们四房就这样!不喜欢,就请别处去!”

方群群放肆而鄙视的上下打量了一下她,心情很好的说“呵,我是林家五太太,想去哪儿不想去哪儿,由得着你说道?!”

她又转脸看了看自己身边身壮力不亏的小桃儿。

“以前总感觉小桃儿不够好看,这么一比呀……”

小桃儿感觉自己被主子拉低了层次,撅着嘴,很不高兴。

方群群赶紧哄她“我家小桃儿就成了仙女儿了呢!”

张杏花恶狠狠的瞪着五太太,平平的胸脯起伏不定……

方群群用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,撇了姚氏一眼,意思是:你怎么这么没出息?!

又转过头说“张姨娘,三姑娘回来送的礼,里面有些面料,我来跟四太太换一匹,四太太说,你全拿走了?”

张杏花一脸嘲讽,晃着大脑袋说“五太太,这面料是三姑娘白给的,您不满意,可以再问三姑娘去要去换啊!跑我们四院来要……换!林家可没这个规矩。”

就你那点嫁妆……还没我趁呢!她脸上也挂上了瞧不起。

可这样的屁话,方群群能在乎么?

仍旧笑嘻嘻的说“我跟三姑娘要了呀,她刚给又给我送过去两匹!可我还是不满意,就想跟我四嫂换!至于规矩不规矩的……关你屁事啊!”说完脸沉了下来。

别看方群群整天笑眯眯的,可也不是什么好性子,粗话也是张嘴就来的。

张杏花被恣,一时愣了,她是来了四院有老太太撑腰后,才慢慢硬气起来。

这几年,她吆五喝六的习惯了。

可她当小丫头的时候,什么气没受过?

这一刻,倒让她想起以前那些受气受累的日子了。

一下被打回了原型,她习惯性的忍了忍,倒底没敢回骂,只回损道“这些料子虽好,在这府里也不是了不得的东西!拿回这大半天,还没听说哪个院儿换来拿去的呢。五太太,您嫁进来几年了,也不是没见识了!怎么还这么……这隔着房来要东西,可跟您的身份不符。”

方群群斜依在椅子扶手上,细腰一扭,翘起二郎腿,慢悠悠的晃着小腿,裙摆下露了一点点精美的绣花鞋尖儿,一上一下的晃着。说“还是那句话,我的身份符不符,关你屁事?在四哥的院儿里,我四嫂还没说话,你一个奴婢,在这里说说道道的,还敢跟我提规矩?!你还知道林家是什么人家?你又是个什么东西?!”

张杏花气急了喊道“在四老爷院里,我就说得上话!”

方群群一拍桌子“给你面子就叫声姨娘,不给面儿就是个奴才秧子!你也敢决定四房财物的去留?什么玩意儿!?也就你们太太好性儿,要在我院儿里,就得扯出去打嘴巴。”

“我是奴才秧子也是老太太的奴才秧子,不是你的,你说不着我!”张杏花蛮横的说。

“老太太把你给了四房,你就是四房的奴才!少跟我废话,把东西拿出来!”

方群群这会儿立眉横眼了,她回去还得合计怎么做呢!哪能在这儿耽误功夫?!

张杏花冷笑道“呵呵,好听了称你一声五太太!实际上,你还不如我这奴才秧子呢!还当你自己是个什么太太哪?!瞧你这骚样儿!”她实在忍不住了,恶言冲口而出。

方群群眼一撇“臭桃子,你就这么看着一个奴才污辱你家太太,还不上去抽她嘴巴!”

桃儿刚听到这么不顺耳的,正想冲过来呢,听到太太吩咐了,两步上来,轮圆了“啪”的就给张杏花一个大嘴巴。

张杏花别看脑袋挺大,但真是个瘦小身子。

而桃儿,刚买回来时,是一个人能吃六七个馒头的主儿。到现在,一只猪肘,也是头不抬的就能进肚子。跟林之秀家的北飞,那是相当的不相上下……

这搂头盖脸的一巴掌,直接把张杏花打倒了。头上的金钗挂不住,还掉了两只。小桃儿上去又给了她肚子两脚!弯腰把金钗捡起来,装自己兜里。

姚氏一看,差点笑出声,这对主仆,一个模子……

张杏花脸疼肚子疼,愣了一下,尖叫着起来,叫着自己的丫头“你们是死的吗?给我……”小桃儿看她不服,又冲上去,脚丫子踩着她的胸和肚子,在那里碾,张杏花小胳膊小腿儿徒劳的乱蹬着,根本起不来。

张杏花身边的丫头年龄并不大,又瘦又小还爱美。平日里吵架骂街行,真动手,还真没有过。但她吩咐了,也不敢不动,叫骂着往前凑,要去推小桃儿。

姚氏开始是惊呆了,后来浑身毛孔都舒爽,这会儿又心里紧张起来,还不知道怎么收尾呢!想到老太太,她心里发沉,赶忙让自己的丫头把两个人拦上。

方群群往起一站,眉毛一立,小肉手一指“四嫂您别拦着,我倒要看她想干什么?敢跟主子动手?她是不想活了!?今儿敢动我一手指头,立刻就让小桃儿打死你!看老太太能为你要了我的命不?”

张杏花听到了,心里也是发虚。

她在四房为所欲为,是因为老太太撑腰。但隔着房闹出来,搞不好最后倒霉是自己了。

平日里,五太太作天作地,没个脸皮,老太太也只是轻罚。

她没辙了,哇的哭了,强挣扎着站起来往外跑。

方群群却不肯善罢甘休,小跑着追了出去“往哪儿跑?把料子给我拿来。”小桃儿也跟着。

姚氏在后面叫“五弟妹,五太太?!”但也没追过去。她痛快极了,咧着嘴大笑,心里话,就算是被老太太罚,都认了!

方群群真猛啊,带着小桃儿,一路追到跨院儿张姨娘屋里,见柜子门开着,浮头放着三匹布料。

她亲自上手,把布拿出来,往小桃儿手里一捅。桌子上还放有一匹,她自己抱上。

张姨娘扑在床上哭。

方群群呸了一声“今儿算是给你个教训!下回再敢跟我放肆,就没这么便宜了!”看着桌上还有两个包装很好的盒子,她也不知道是什么,随手抄走了。

主仆二人出了门儿,简直是兴高采烈!打了一场架,抢了这么多东西,今儿可真值了!小桃儿说“太太,刚才小桃儿还捡了两只金钗呢!”

方群群很满意的说“你抢的,都归你!”

小桃儿说“真的啊!那太好了,回去小桃儿就戴上!谢谢太太,下回她招咱们,还去……”

书评(442)

我要评论
  • &啼,闹

    他年纪大了,最怕女人扭扭捏捏,哭哭啼啼,闹闹腾腾的。

  • “现在&祖父去

    “现在,你随祖父去后头,祖父亲自交待她们,把你的住处安排好。你叔伯兄弟,晚上才能回来。到时就都见着了。”

  • “我是&姓安,

    “我是府上二老爷的管事,姓安,这是送咱们三小姐回府的呢!”

  • 地方,&”

    老太爷说“哦,快去后头送信儿,收拾出妥当的地方,给三姑娘住。”

  • 在大门&爷吩咐

    府里大管家也被惊动出来,带着两个管事在大门口,等着老太爷吩咐。

  • 祖父,&前尽孝

    林之秀一笑“祖父,孙女儿从未在您身边呆过,现在回来了,要好好陪陪您和祖母。代父母在您二老膝前尽孝呢。您和祖母,也要好好心疼孙女儿呀。”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