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杏花看见这么多好东西,两眼放光。拿起来衣料在自己身上比画着,很是不满意。刚想都抱走,却又忆起自己昨天生的气,扭头恶声恶气的说“我说太太,怎么每次有好事,就看不见您来叫妾身啊?!哦!合着要干活儿要侍候,就又来了我了,有好事儿,我就靠边儿站?”什么时候刚想都抱走,却又想起自己今天生的气,转头恶声恶气的说“我说太太,怎么每次有好事,就不见您来叫妾身啊?!哦!合着要干活要伺候,就轮到我了,有好事儿,我就靠边儿站?”。...

张杏花看到这么多好东西,两眼放光。拿起衣料在自己身上比划着,很是满意。

刚想都抱走,却又想起自己今天生的气,转头恶声恶气的说“我说太太,怎么每次有好事,就不见您来叫妾身啊?!哦!合着要干活要伺候,就轮到我了,有好事儿,我就靠边儿站?”

什么时候要你干活要你伺候了?!

姚氏淡淡的说“还以为老太太院里来人,直接叫你去拿了呢!”

只要丈夫有点好事,老太太必会把张杏花叫了去,塞点好处给她,她回来就是一顿的闹。

张杏花被姚氏说的一噎,怪眼一翻“我是四房的妾,老太太是什么身份?叫我去做什么?”

姚氏心里冷笑,你们也知道这个啊?!

林老太太在闺中是大家小姐,出嫁是当家夫人!

谁想得到……竟是这样的做派,真是令人恶心!

可跟眼前这个丑八怪、浑人,真置不起那个气!这口气,她咬牙咽了下“既然没有,东西都在这儿,你想要什么就拿。”

张杏花本来就是来拿东西兼找碴的,哪有那么好打发?

她撇着姚氏说“瞧您说的!我自小儿在林家长大,什么好的东西没见过?随口问一句,倒让您来截杠我。您要是对我这个姨娘不满意,就把我退回老太太那儿吧!我好好儿的一个黄花闺女,跑你这院儿里守活寡。三侄女儿送的东西,大家都有,偏您还要抠搜我的?!”

姚氏气得直哆嗦,你三侄女儿?

你侄女在你身后站着伺候着你呢!

这话在嘴边,却无论如何也不敢说出口。否则,就是给夫君招祸!

姚氏声音颤抖“你不想呆,就去回老太太,有什么好地方,随您高就。”

张杏花就着话就闹起来,尖声叫起来“您这话说的……我都到四爷屋里了,还能去哪儿?我这一辈子,就算是毁在四房了。每天过糟心日子!哼,打量我不知道哪?!不就因为我是老太太给四老爷的吗?你们不服老太太,就找老太太说道去,也不能这么糟践我啊!我只管听老太太的话,招谁惹谁了?”

不管不顾的在那里叫嚷,一股子怪味往鼻子里撞。

姚氏再呆下去,就要疯了,她一掀帘子进了里屋。“咣”的一下把门关上了。

张杏花的叫骂声,却关不住……

姚氏蹲在床前,用手捂着耳朵……眼泪往下流,狠命的咬着嘴唇,不哭出声儿。

张杏花喋喋不休的说着骂着,半天,见四太太不出声儿了。这才让丫头拿上东西,她自己抱着料子,出门还往屋里呸了一口,才走了。

外头安静下来,姚氏在屋里,才呜呜的哭出声。

想当初,是林韵先看中她的。

而她,之前也见过这个长相清俊学业又好的少年。虽然没想到儿女私情,但确实是高看了一眼的。

后来林家老太爷请了媒人来说,家里听到林韵是庶子,并不满意。

是她,跟母亲说了愿意。

家里给了丰厚的嫁妆,她嫁进了进来,丈夫还中了进士,对她百般体贴。

原本,她有一个锦绣前程的。

可哪知道,世上还有这样的婆婆……她竟然过上了这样的日子。

要不是舍不得丈夫和儿子,她要不离和归家,要不然就寻死了……

而现在,她都不敢哭太久!担心丈夫回来看到伤心。还担心,一会儿老太太说不得又得把自己叫去,要看到自己红肿的眼,肯定又是一顿大闹。

她起身坐在床边,轻轻的擦了眼睛。呆呆的发愣,不知道过了多久,秋红在外头说“太太,五太太来了。”

姚氏连忙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,长吁口气,强装平静,迎了出来。

这回,方群群是带着小桃儿来的,小桃儿还是抱着那匹布,方群群一脸狐狸偷吃鸡般的笑,扭进来“四嫂,打扰您了。”

其实林之秀从她院回去,已经让人送了两匹料子过来了,还是特别好看的!

方群群虽然乐开了花,但也没停止她要跟四嫂换料子的计划!衣料,怎么会嫌多呢?要是真富余了,她自已也想做的啊,还有娘呢。

姚氏说“五弟妹说哪里话,快进来坐。您这是?”

她看到小桃儿抱着的布料,她可不会认为方群群这是要送给自己的……

方群群笑道“是来麻烦您的呢!您看,三姑娘送了这么多东西,其中有两匹男装料子,我想用其中一匹,跟您换个女装料子。”

姚氏一听面有难色“这……”

方群群看她不愿意,就说“您也知道,我家有好几个妹妹,正是要样儿的时候,要不然也不会麻烦您。平日看四哥,衣裳总是很体面,您要不就再多给他做一身儿吧!”

姚氏低了下眼睛,不让她看到红的眼圈,平息了一下才说“倒不是我不愿意。只是,那几匹料子,已经有了用处。要不然,我从我库房里拿一匹跟您换?”

方群群却不乐意,以为姚氏在糊弄她,脸上就有些不好看了“我是瞧着,四婶愿意打扮四哥,还有楦哥儿,用得多嘛!您库里的……”她手抚摸着小桃儿怀里的“这可是最新的料子,上好的,您看这厚度!这织法!还没看到人穿呢!跟您库里的,那可是不一样的……”

方群群还瞧不上……

姚氏仍旧低着眼睛,不说话。

秋红看着,心想:本来太太心里就难过,您还来为难太太,就说“五太太,并不是我家太太不舍得,您不知道,那料子刚拿进屋,就……让张姨娘都拿走了。”

姚氏说“秋红,别跟五太太面前乱说!”

秋红刚才也气得不得了“可不就是嘛!几匹料子一下子都拿走了!还拿走好多东西呢!”

方群群一听,什么?把“我的”衣料拿走了?!立刻就急了“啊?!让那个丑八怪拿走了?她是……给您做衣裳去了!?”

秋红说“哪儿啊!五太太,您还不知道张姨娘?是老太太……在我们这个院,比太太还像太太呢。东西刚拿回来,就都给抢走了,还翻的乱七八糟的。您看,这还没收拾好呢……”

方群群简直不敢相信,有些恨铁不成钢的对姚氏说“你就让她这么抢?她再什么,也是个奴婢。敢在你这院儿里称王称霸?!你不打死她!?”

姚氏眼圈一红,别过头去。

方群群瞪她一眼,肉头手指点着姚氏,无声的说:真是没用!

方群群眼一立“小桃儿,你去,把……张姨娘……叫来!我来跟她说!”她拿腔拿调的。

“要跟我说什么呀!”门外有人,声调挑衅的搭了言儿。

书评(184)

我要评论
  • 个门,&阔。朱

    东南西北各一个门,南门是正门,很是宽阔。朱红大门,东西栓马桩,东西石鼓。门外门里,各有一个长长的石雕影壁。

  • “手脚&着。”

    林府大管家在大门口听到这些话,眉头微皱,吩咐人们“手脚都麻利着。”

  • ,在前&头走。

    老太爷太满意了“你这丫头,有这个心意就好了,倒不必送我们什么。回头,祖父给你点好东西!”无死角的满意,背着手,在前头走。

  • 车队,&了?”

    “嗬这一大长车队,东西可真多啊。林家,这是谁回来了?”

  • 孙女儿&才回来

    女孩子儿笑着说说“祖父,孙女儿很好。留在咱们老家,给父亲母亲守完三年孝,才回来的。”

  • 的下人&太爷,

    他身边的下人赶紧出去看了看“老太爷,大管家正让人搬呢,都堆放在咱们大院里了。”

  • 的敬重&打发走

    安管事对大管家十分的敬重,深施一礼“大管家,您看,是不是安排人把东西抬进来?这些个镖局的车队,还要结账打发走呢!”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