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夫人袁氏面色铁青坐在自己屋里,她心情抑郁症,丝毫也没明显好转。只要你想起两年妥妥的几千两进项没了再说,连手里好好的拿着的银子也上缴了,她就又气又恼又后悔当初。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女,这手笔可也不小了……望着屋里的东西,回过头提出来,我这个当家的夫人,大伯母,还只要想到一年妥妥的几千两进项没了不说,连手里好好拿着的银子也上交了,她就又气又恼又后悔。。...

大夫人袁氏面色阴沉坐在自己屋里,她心情抑郁,丝毫没有好转。

只要想到一年妥妥的几千两进项没了不说,连手里好好拿着的银子也上交了,她就又气又恼又后悔。

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女,这手笔可也不小了……看着屋里的东西,回头提起来,我这个当家夫人,大伯母,还拿了孤女侄女的私房孝敬!

可谁知道我损失了多少?

袁氏脸泛着青黄,心跳加速,脖颈腋下和后背,又出了汗。难受极了!

林之芳回自己院子里,让丫头们收起东西,并记上账,这件事,她倒不感觉如何。反正将来,林之秀有事,是要另想法子还回去的。突然想起刚才母亲的脸色,也不知道是怎么了,这次回来……暗叹口气,跟丫头青鸟说“跟我去母亲那里看看。”

袁氏还在生闷气,林之芳来了。

“母亲。”

袁氏看着女儿,挤了点笑模样“你怎么过来了?今天的事情做完了吗?”

林之芳的嫁妆都已经准备好,给婆家每个人的礼物也准备好了,这段时间,她主要用来养生,养颜,熟悉婆家的亲戚朋友,社会关系等。

嫁的是宣国公世孙,那跟嫁寻常的人,是不一样的!

“嗯。今天的事都做完了。刚才,看到母亲脸色不大好,您想跟女儿说说吗?”

看着女儿的通情达理,袁氏叹口气“这些日子,让这个三丫头弄得心烦意乱的。没做什么事也累得慌……”往后一靠,深深的吸了口气,又长长的吐出来,却感觉这口气没吸到底,又没吐净,弄得气不够用,还憋得慌。

林之芳温柔的笑着说“母亲,三妹年幼,性子有些个色,说话做事不大合京城的规矩,这也属正常,您还真的跟她生气呀?”

林之芳拉了母亲的手,帮她按了按眉头。

“母亲,可不能皱眉了,时间长了,该长皱纹了。”她逗笑着。

这两年,母亲显得比父亲老了好多。

袁氏笑了笑,眉头舒展开。

明知不该说,可又忍不住“唉,有些事,你不知道……她这次回来,娘可是吃了好大的亏的。”真是太大意了!原想着一个孤女,回来扔个小院子里,好吃好喝一年打发出去就行了!哪曾想,能翻动这么大的事儿!?

林之芳笑道“购置这些东西再运了来。功夫不说,光银子,在多数人家儿,好好的一副嫁妆了。虽然没拿到您这儿让你做主分,可还省了您的事了呢?您没看今天上午,一个人一个心思的,这点好处,不值得您费神。”

知母莫若女,这块东西没经母亲的手,她肯定是不满意的。

袁氏听完,未置可否。

林之芳柔声说“这里虽然也是她的家,但其实跟陌生人,并无区别。下这么大手笔,无非就是向每个人示好,让大家多关照一些……一个孤女嘛……也就这点心思。”

林之秀并没想与自己亲近,自己的示好,她只大方的接着,并没回应……这点有些奇怪,不过,她能替自己收拾林之荣,就很不错!

“哼,是孤女,就该有个孤女的样儿!没见过她这么能折腾的。”

袁氏捡着能说的,又跟林之芳说了一遍。但重要的事,到底没办法跟女儿张口,只不停的叨叨着“你三婶跟着抢白,到头来,好像我管家有那么多纰漏,花了银子没干活,倒都让我吞了似的。”

林之芳说“母亲,三婶儿那人,表面上看着淡雅,其实,没事还要生事呢!现成的把柄,她不抓着才是怪。”她长大些也明白了,要不是她爹在林家地位稳,三叔又实在是提不起来,三婶婶黄氏,还不知道要作什么妖呢。别看母亲平日里很强势,要跟她对上,胜算可不好说呢。

“再者说,想当初二哥占二叔的院子,占二婶儿的嫁妆家具用,本就过分。这件事,要让外人知道了,还得笑话咱们家呢!这事儿,您可别算三妹头上。”

“你可真向着她!”袁氏嗔怪的看着女儿。

林之芳婉约的一笑,说“母亲,我是您亲女儿,肯定是最向着您的。女儿是想,您跟三妹认真,从一开头就输了呢。她,在家能呆多久?等不上二年,也就出嫁走了。以她的相貌,说不定,就有个好前程呢!于林家,于您,于女儿和兄弟,可有半点坏处?”

这些,袁氏是明白的。只是,她明明能操控一切的……

袁氏轻轻叹口气“你是个女儿家,这两年,也在学管家,学人际,学如何与夫君相处,还有各种才艺……可这家里,哪光是这些事呢?做为掌家夫人要关心的,还多着呢。林家现在日子不算难,但人无远虑不行啊!能年年如此么?皇上待你爹好,总关照着,咱们才有现在的日子过。可接下来呢?你大哥,目前看来,可没这个殊荣。”

“咱们家,需要谋划的事可多呢!”袁氏跟女儿说。

林之芳轻轻点头。

袁氏又撇嘴“再有,你那个大姑姑,最是自私。想当初她出嫁,你祖母就贴了不少,还有两件极贵重的首饰。虽然你的嫁妆也不算少,但跟她,还是比不过的……尤其是你祖母那里的……去年,我发现你祖母,又把一件好首饰给了她。这是知道的,而那些银票财产,说不定蒙走了多少呢!”

袁氏就又激动起来“你祖母,可是有长子长孙的!曾孙快有了!这些个东西,不说留在林家一代代传下去,倒搭起你大姑母没完了!你说她可多糊涂?!你爹是个老好人,对着这个妹妹,从不多说什么。你哥哥,是晚辈,更没有对长辈财物说说道道的!可这样下去算什么?合着谁哭得欢谁能得着糖吃?我整天忙成这样,稍有点什么,就得指责一顿?”

林之芳默默的点了头,确实有这样的事。

袁氏盘算着“你这出嫁,你祖母也不知道能不能掏出件像样的东西送你……”

林之芳坦然一笑“母亲,祖母送,女儿就支她份情。不送,也没什么。就现在有的,就很好!女儿有本事在沈家立住!再说,还有您呢……”

袁氏心里苦笑,原本给她添了个院子,打算出门儿的时候,再加上万把两私房银子呢。结果现在没了,但也不能完全不给呀,只得在心里盘算“你是个有志气的好孩子。但娘可咽不下这口气。总要争上一争的。”

林之芳却说“娘,这几年,祖母不管家,婶婶们也不插手。您一切都太顺了……女儿还是要提醒您,争来的,是什么?一两件首饰而已。可要是争不到撕了脸呢?您失去的是什么?姑母是祖母唯一的女儿,她身后是严家。还有宫里的那位,将来能不能出头,谁又说的准?娘啊,越是顺利,越要小心哪!”

袁氏自信的一笑“你能想到这些,倒是让娘放心了。不过你也放心,家里这点事儿,还难不住我。”

林之芳看她没当回事,就接着劝道“娘,祖母什么性子?四叔五叔倒也罢了,您看看她是怎么对二叔的?想必您也听爹说过,二叔要是不离开京城,与爹一起相互依托,咱们林家又会怎样?祖母不明白吗?可她顾忌了吗?所以说,招祖母不痛快,是会很麻烦的。”

袁氏却也不以为然,那天让老太爷数落得,不照样哭鼻子么?这家,还得是男人说了算!不过,她还是点点头“嗯,娘知道了,会注意分寸的。只是这个秀丫头,真是刁钻。你看今天方氏那兴高采烈的样儿……”她皱起眉头。

“五婶,不一直就是那样么?!”林之芳语气中也带了一丝轻视。

袁氏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当中“这个秀丫头可不像她娘。当初她娘,哼,傻丫头一个。要不然能是那个下场?你看这个单子,三丫头把朝云居原来摆放的东西,都打包好送了过来。原来家里的,她一概不用!听说,她屋里的东西,稀奇又珍贵呢!”

林之芳说“我二婶儿嫁妆丰,又讲究这些。随她去吧。”

袁氏感觉女儿不够贴心,不高兴的说“家里东西如何摆放,自有安排。她这样做,本就不合规矩。再者说,朝云居,也只是让她暂住,她这么一折腾,是打算长期住了?”

林之芳倒一下子笑了“母亲,三妹都十五了,还能在家几年?二年到头了……她那么多东西,总不能让她在家里搬来搬去的吧?再者说,朝云居一直是大姑姑占着,到不了您的手里。三妹占上,倒是好事,回头三妹一出嫁,馨表妹也定了亲了。您顺势,就把朝云居收回来了。直接让大侄女儿搬了去,不正好?不然,就算是馨表妹定亲了,大姑母要犯别扭,装傻不说话,您也不好占上不是?”

袁氏听了,眼睛一亮“你这丫头,挺灵的嘛!到真是想到娘前头去了。”

“母亲……您先别乱。先看看三妹是怎么回事。再者说,祖父的寿宴,大嫂生孩子,还有女儿的事,转过年又是二哥的婚事,您要做的,还多着呢!不相干的事,别太过放在心上。”

“你这丫头,怎么劝来动去的,都是在劝娘?半天了,都在替秀丫头说话。她就那么讨你喜欢?”

“母亲,能多条路,何必非堵上呢!费了半天力,到头来,自己都不好走。何必呢?!”

“唉,好吧好吧!”袁氏听了劝。

书评(266)

我要评论
  • &个绝顶

    想起那个绝顶聪明又不听话的二儿子,老太爷也一阵的伤心。

  • &么二儿

    林老太爷更不好意思了,因为他怎么也想不起来,为什么二儿子死后,没把这个孙女儿接回来了。

  • &个感叹

    老太爷心里冒出好多个感叹词,显然对这个美丽的孙女儿极满意。

  • 把你的&”

    “现在,你随祖父去后头,祖父亲自交待她们,把你的住处安排好。你叔伯兄弟,晚上才能回来。到时就都见着了。”

  • “好!&接跟祖

    “好!好!祖父就疼你一个!你想吃什么穿什么玩什么,都直接跟祖父说。”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