夹道中抱着布,正呆愣的方群群,听见叫声吓一跳,扭脸儿看林之秀,立马笑得满脸花“秀儿,你怎么在这儿?”林之秀脸上淡淡的说“我怎么就不能够在这儿?”一句又问,让方群群有些尬尴“啊?!也不是,你能!你能!婶婶没看见你。”林之秀轻哼了一声,可也不是没看林之秀轻哼了一声,可不是没看到吗?你在“看”别人呢!。...

夹道中抱着布,正在失神的方群群,听到叫声吓一跳,转脸儿看林之秀,立刻笑得满脸花“秀儿,你怎么在这儿?”

林之秀脸上淡淡的说“我怎么就不能在这儿?”

一句反问,让方群群有些尴尬“啊?!不是,你能!你能!婶婶没看到你。”

林之秀轻哼了一声,可不是没看到吗?你在“看”别人呢!

淡淡的说“刚回了家,很多地方还不熟悉,所以出来转转。五婶婶您在干嘛?”她转过头,往林即走去的方向看,那人已走远,消失不见。

“我……”方群群看了看自己怀里抱着的布“哦,秀儿,你四婶啊,就喜欢给你四叔做衣裳。五婶呢,却喜欢女装布料。所以想用这块男服布料,跟你四婶那儿,匀一下。”

林之秀冷冷的看着方群群。

这丫头怎么这么看着自己?怪瘆人的!不知道怎么的方群群心里有点害怕“秀儿……是这样,五婶婶家里姐妹多,女服料子啊,有多少都不够!所以想跟你四婶儿换换,你可别见怪。”她说了实话。

林之秀心里又哼了一声,停了一会说“何必这么麻烦呢?回头,再让丫头给您送一匹好了。”

“啊?!真的啊!那太好了。来,秀儿,你来五婶这儿坐坐。”这可是意外之喜。

方群群一把拉着林之秀,一手抱着布,就往自己院子里拖。

东云上来说“五太太,奴婢帮您抱着吧。”

方群群把东西递给了她,两手拉着林之秀“别往前走了,老太爷寿辰,那边还在布置。人多别惊扰着你。五婶那里有蜂蜜枣糕,可好吃了。跟你说啊秀儿,五婶别的不行,一个是绣活,一个是点心,绝对拿得出手,你喜欢吃什么就跟五婶说。”

“我喜欢吃杏仁酥。”林之秀故意的说。

“啊?杏仁啊!?”方群群咧咧嘴“好好,回头给你做。五婶是受不了那个味道的,有时拍老太太马屁,给老太太做一些嘿嘿……那个东西味道怪里怪气的,有什么好吃的?!给你做核桃酥行不?”

“不要,我就喜欢杏仁的!”

“好,好!等我从娘家回来,就给你做!”

进了五婶的小院,院子不大,摆着些花草,但没什么讲究,一盆这个一盆那个的,码放得挺规矩,院里挺干净。

“来,进来。五婶这个地方小,可比不得你的朝云居。”

到了屋里,小桃儿还在收拾东西。

五婶进了屋,赶紧吩咐门口小丫头“点个炭炉,烧点热水。”

林之秀在屋里打量了一下,干干净净。通风良好,光线也不错。桌子条案上,没任何贵重的东西。

但桌子上铺着漂亮的桌布,门上吊着漂亮的门帘,椅子上有漂亮的坐垫,墙上几幅花卉的墨画,使得房间,很是温馨。

窗下的塌上,有一个大笸箩,里面是做的活计和众多色彩的线。

“五婶儿在做活儿呀?”

方群群吩咐小桃儿“去给三姑娘拿点蜂蜜枣糕。”

回头笑嘻嘻的对秀儿说“是呢,五婶平日没大事,但活可是要不少做的。”

林之秀问“做什么?给五叔做鞋吗?”

方群群一撇撇嘴“你五叔才不要呢!他的鞋都是到外头谦宜祥去买,讲究着呢。再者说,鞋可不好做,底子太硬,到时把手都弄坏了。五婶喜欢绣些新奇的东西……”

林之秀看里面有荷包,手帕,抹额,还有女人用的似乎披肩的东西,件件都很精美。挑起一件“就像五婶婶送秀儿的那件吗?好看!”

方群群说“嗯,我们家姑娘的绣品,都很好。秀儿喜欢什么,回头跟婶婶说,婶婶给你绣。”她得了林之秀的许诺,所以这会儿很是殷勤。

那把檀香扇子,就放在桌上,林之秀说“五婶,这扇子喜欢吗?”

“喜欢!不瞒你说,我爹就喜欢这个。这两天回家一趟,给我爹送去。”

方群群实在的很,一点不虚荣。

“哦,送您父亲哪。那这把就有些拿不出手了呢!我那里扇子挺多,回头,找出来再送婶婶两把。”

“真的呀,那可太好了!秀儿,你可真是个散财童女呵呵呵呵……”

“五婶儿,这可不是好话!”林之秀瞪她一眼。

“啊!?真的啊!哈哈哈哈……”方群群笑花枝乱颤。

“五婶屋里头真干净。”林之秀坐下,四处打量。

“是干净!什么都没有。”方群群自己也左右打量了一下,拌个鬼脸儿。

原来林希屋的东西,怕方群群拿回娘家,都搬到自己前头的屋子了。

“跟你朝云居没办比啦!不过秀儿,不瞒你说,以前朝云居什么样儿,五婶还真没见过。”

林之秀说“啊?朝云居虽然没人住,可不是说,每年秋天都要在那里开茶会吗?五婶婶不去?”

方群群带着浓浓的醋意说“呵,茶会是咱们大姑奶奶家的姑娘办的,请的都是京城贵女!我们这些不受待见的庶子媳妇,哪进得去啊?!”

林之秀一笑“五婶别生气,今年再办,就是由秀儿来牵头了,到时,请五婶婶去!”

“啊?!真的?那太好了。秀儿,你回来……五婶真高兴。”这话,她说的真心实意。

林之秀暗笑,你可不高兴吗?都是好事!

“五婶婶,您刚才在跟大伯说话?”她仔细的看着方群群。

方群群挺淡定“哦,刚巧遇到了你大伯了,说了两句话儿。”

哼,刚巧遇到!

“哦……五婶儿,您以后出门,还是要带个丫头。刚才,看到您跟大伯,两个人单独的站在那儿说话。孤男寡女的,看着可不大像!”

方群群脸上不好看,赶紧解释“不是单独,他带着人的。”

“我怎么没瞧见别人?”其实看见了,那也说没看见!

“真的!而且就叫他了一声,他就走了!”

“秀儿相信五婶婶说的,可别人呢?您还不知道后宅?长舌妇传闲话,无事生非,多的是!大伯伯是家主,出手大方,风流儒雅。五婶婶美丽动人又跟五叔不合,这是多么好的闲话人物啊!没事儿还能往一块儿捏呢?您不说躲着,倒凑上去说话!”

这话,也就是林之秀说,换作别人,方群群当时就得急了。她不高兴了!但……忍了忍,撅着嘴说“谁爱传就让他们传去,我身正不怕影子斜!”

林之秀冷笑一声“您不怕?可要是闲话传到大伯母那里呢?!您看大伯母,倒像大伯父的姐姐了!她人老珠黄,您却这么年青艳丽!又经常独守空房……就算是谣言,可以她的性子,能便宜了您?她要想治您,都不用亲自动手,一个眼色,底下就有无数人给她做了!不说别的,找毛病扣您月钱,给您的东西都是次的,不给您安排车轿回娘家,不许您把娘家妹妹接来……这些个,当家夫人想做,还用费力气?”

这话,真是比什么都管用!

方群群一听也有些害怕,赶紧答应“哎哟秀儿,五婶儿知道啦!就这么一回,以后再也不跟他说话了。”

林之秀哼了一声,才又说“五婶,您刚才,是说要跟四婶换料子是怎么回事?”

“秀儿……布料分到我们手,是二匹男装料二匹女装料。你不知道,我下头四个妹妹……哎哟,多少布料都不够穿的。又都是大姑娘了,爱美……你送的料子真好!四婶想给她们凑凑,一人一身。”

林之秀说“您不也得做一身嘛!”

“……这回就不做了。有的穿呢!”

林之秀看着她身上这件半新的家常小袄裙,说实话,连老太太身边的丫头都比不上。

“您去跟四婶婶换,四婶婶愿意吗?”

方群群说“你四婶婶这个人,特好说话!再者说,她嫁妆不少,不像五婶这般穷……”又扮了个鬼脸儿。

林之秀也笑了……

方群群看着眼发花“秀儿,我家姐妹五个,都长得蛮好。可五婶婶一看你啊,才知道这世间,还有你这么好看的姑娘!”

“五婶婶,您不这么夸秀儿,秀儿也会给您料子的。”林之秀嗔怪的看着她。

方群群笑得前仰后合,肉直抖“我是说真的!听说咱们家大姑姑奶奶,年青时,就是有了名的好看。可我瞧着,比你差得多!”

林之秀不以为然“姑姑都多大了?她像我这个年纪时,您也没见过呀!”

“这个你就没五婶明白了,你大姑姑,上的是京城最好的女学,家里还请了这么多师傅,锦衣玉食的供出来,气势在那儿摆着呢!所以才显得特别好看。你瞧你大姐姐长得……啧,但是让嬷嬷调教的,也出众的很呢。”

林之秀啃了口蜂蜜糕“二姐姐呢?”

“二丫头……哼!秀儿,你小心点你这个二姐姐!”

林之秀问“怎么了?”

“你长得比她好,又与她前后脚议亲,到时啊,怕是她给你使坏呢!”

林之秀眨眨眼“会吗?”方群群不傻嘛!

方群群说“怎么不会?我跟你说,五婶有几次就看到……哼!反正你小心些。你那个大姐,虽然跟我和你四婶没什么来往,但也不算出圈儿!庶子媳妇,谁会在意呢?可她,只要见着五婶儿,有里儿有面儿的!可不像她那个娘那般小器,刻薄!我瞧着,品性不错!做事妥当,人缘好,大方能干。又有门好亲,真是一辈子享福的命!你要跟她多来往呢!”

是么?!林之秀一笑……

方群群还是傻!

书评(347)

我要评论
  • &问你做

    老太爷拍了自己脑袋一下“嗨,可不是?问你做什么,我自个儿瞧瞧去......是在前门?”

  • 没有能&?

    林里没有明显败迹,是因为有......产业支撑。但实际上,子孙里,没有能承重的,将来怎么办?

  • 大了,&捏捏,

    他年纪大了,最怕女人扭扭捏捏,哭哭啼啼,闹闹腾腾的。

  • 娘,绕&儿请,

    那披斗篷的姑娘,绕过影壁,里面有人带着“三小姐,您这边儿请,咱们老太爷在里面等。”直接进到大会客厅。

  • 眨,眼&泪..

    此刻,她正充满孺慕的看着老太爷,两只好看的眼睛,轻轻的一眨一眨,眼内湿润,像是要流眼泪......但却没有,嘴角一翘,带了笑意。

  • 院走。&穿过有

    两个人边说,边往后院走。穿过有人把守的月亮门,就是后院了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