朝云居,林之秀把一行人带进去。林之芳只让丫头送东西去过,她是第一次登门拜访儿。林之荣也没去过。反倒是方群群最陌生,进了门,她就忙前忙后着烧热水煮茶去了。严馨进去,心里的酸味就别说了!原来是她用的东西基本上都没了。桌子和椅子所以但是旧的,但铺了绣花桌布林之芳只让丫头送东西来过,她也是第一次登门儿。林之荣也没来过。反而是方群群最为熟悉,进了门,她就张罗着烧水煮茶去了。。...

朝云居,林之秀把一行人带进去。

林之芳只让丫头送东西来过,她也是第一次登门儿。林之荣也没来过。反而是方群群最为熟悉,进了门,她就张罗着烧水煮茶去了。

严馨进来,心里的酸味就别提了!原来她用的东西几乎都没了。桌子和椅子应该还是旧的,但铺了绣花桌布,椅子上是新的绣花坐垫儿,也看不出旧时模样。贵妃塌都是新的……虽然比原来的那个更好看,不,不好看,她不会承认的!

堂屋里架子上,百宝阁上,摆着漂亮的瓷器,还有几件青铜器……都是好物件呀。

堂屋里侧墙上挂着幅新画,是前朝大师冯庭的《翠鸟牡丹图》。下面摆着两只牡丹花瓶,空着没有插花。

旁边的花厅,已经吊上了薄薄的绢纱,从窗棂一直垂到地上,蚊虫进不来,外头的景致又能看到。空气流通,却又不吹得慌。中间放着小圆桌,上面几本书,一壶一杯,些许零食。旁边一把藤躺椅,上面厚厚的绣花垫子。还有小棉毯叠得整齐的放在上面。

整个场景,凌乱中带着随性惬意,一看就知道林之秀在这里看书喝茶吃零嘴儿……

她可真会享受!

林之秀娇笑说着“不知道姐妹们要来,没收拾,乱得很,别见怪呀!”

林之芳转了一圈儿,点头“三妹这里收拾得真不错。这个屏风,要比之前的,更适应女儿家!是个好物件啊。”

林之秀得意的说“是吧?妹妹也觉得如此。还有件屏风呢,特别漂亮!在库房里放着,实在没地方搁。”

严馨哼了一声,矫情!

林之芳问“前几天听母亲说,三妹妹退了些东西进了库里,是原来摆在这里的吗?”

林之秀暗笑,严馨不肯放下脸儿问,林之芳倒肯代劳。

“是的呢!自己的东西,用着也顺手些。原本这些家具用得也不大习惯,不过,刚回来就不折腾了。舅舅说,回头再给我做一套,白木的,颜色浅些,更合适女儿家。大家都坐吧!东云,把舅舅拿来的点心装两盘。五婶婶,您吩咐她们做就行了。哪用得着您亲自动手呀!”

方群群说“秀儿你不知道婶婶沏茶有一套的。吩咐她们做,倒是更麻烦。你这里,就算收拾好了吧?”

林之秀看着严馨和林之荣笑了一下“嗯。先这样吧!等过两天,再出去买些花草,就完事啦!五婶婶,茶具就用那套景德镇粉彩牡丹的吧!”那套茶具虽然好,但没那么难寻。

要真拿出钧窑汝窑那些,万一林之荣严馨有坏心眼,给我弄坏了,就算她要赔,可也再寻不来的了。我母亲的东西,每一件都要好好收着。

方群群别看见识不多,但人很贼,一下就明白了“是呢,这套茶具真好看呢!”

几个女孩子在这里各怀心思的坐着。

那边,林江晚还在不依不饶“哼!袁氏不好好培养儿子,净弄这些小家子气的,那林格,给他再多,他就能有出息啦?我说了半天,你们都不信我。芸儿要在宫里……”

老太太有些无奈的看着她,这个女儿,别的都出色,但凡沾上这件事,就钻牛角尖。今天,可没好心情应付她,直接打断她说“你爹那天说!”

林江晚停了嘴,看着老太太。

“你爹说了,严均聪明又有手段,在严家的地位牢固的很!严侯爷已经不怎么管事了,家里家外的事都是他在做。他做得相当的不错!他那个弟弟,根本就够不上他!只要严均坐得稳,你就不用担心!”

林江晚最听不得这个“我自己有什么可担心的?不都是为了芸儿能好过些吗?她已经走了这一步,要是混不出个模样,当初又何必去呢?!”

老太太心里话,当初是谁让她去的?好说歹说你都不听!但知道要说这个,她肯定翻脸!真是欠她的“可是宫里的事,哪是咱们能伸手管的呢?你爹的意思,你笼住严均的心就……”

林江晚冷笑一声,不客气的打断老太太“娘!我只是没能生下儿子。又不是傻笨丑!跟严均认识快三十年了,再拿不住他,还不如死了呢!”

把老太太顶得发了脾气“你看你,这是怎么说话呢!真是不像话!”

林江晚恨不得跟老太太说,那笔银子,袁氏拿得,用得。我也……

可是转念又一想,心中悲哀,我什么时候混成这样了?

一下子心灰意冷了,不再说话。

过了一会儿,林江晚说“得了,我先回去了,还不少事呢!”让丫头去喊严馨。

老太太说“让严馨留下陪我两天吧?”

林江晚眼一立“陪您两天?她住哪儿?!林家要容不下我们就说话,别这么一会儿一出的!”

老太太“也真是服你了,话就这么随便说出口!”

她拿这个女儿也没太好的办法,赶紧让人去后厨,拿了两小罐蟹油来。

“新鲜着呢!味道也好……给你婆婆也带一罐回去。”

林江晚沉着脸一抬下巴,她的丫头赶紧接过来。严馨被叫了来,也沉着脸。母女俩不高兴的走了。

送走林江晚,老太太顺了半天,这口气也顺下不去,让丫头把林之秀叫来。

林之秀一进门,她就发起了脾气。

“知道你今天错哪儿了吗?”

林之秀刚进门就被吼,无辜的眨着眼睛“祖母?您是在说秀儿吗?”

老太太不愿意跟她绕弯子,直接了当的说”朝云居,本就是你馨表妹在用,你回来占上了!她心里不好过……只需几句软话,哄哄她就是。结果你却一幅理所应当的模样!我平时是怎么教导你的?一家子姐妹,要如何相处?你给我站那儿好好回话!”

林之秀恍然大悟的样子“嗨,我当祖母说什么呢?!敢情是这件事啊!祖母,您是太疼爱馨表妹了,正所谓关心则乱,您是没明白馨表妹的意思呢!那馨表妹,明显跟秀儿开玩笑呀,您还真当真啊!”

老太太问“什么开玩笑?!”

林之秀笑道“祖母,您想啊,秀儿住进朝云居,是谁定的?是祖母您哪!馨表妹难道不知道?她怎么会反对您的决定呢?!您最疼爱她,却让秀儿住进朝云居,肯定有您的考量嘛,她怎么会耍小性子,倒让您为难呢?”

老太太一听“……”这也不太好反驳。

林之秀又说“再者说了,馨表妹是侯府千金,父母疼爱,她母亲还是秀儿亲亲的姑母。而秀儿,父母双亡,平生第一次回到京城亲人身边,依祖父母的体恤生存。馨表妹疼秀儿还来不及呢,怎么会一见面,就把刚收拾好住处的表姐,生生赶出去呢?”

老太太阴沉的眼睛看着林之秀,呵呵,这个丫头,可真会说啊!还真不简单呢!

林之秀脸上的笑,也淡了些“还有,朝云居给姑母留着,是祖母对姑母的情分,那可不是本分!别说林之秀是林家的嫡出孙女,就算是庶出,那可也是姓林的呀!馨表妹再好,她姓严!刚才听说,大表姐进宫后,严家就让馨表妹搬到大表姐的院子里去了,那可也是京城有名的院子。喏,馨表妹,真正是严家的千金小姐,她怎么可能,会到外家,把林家的姑娘挤得没地方住呢?就算祖母您疼爱她,可也不能动了林家的根基啊!”

老太太指着她“你……你好的大胆子!你是不是真的以为,我不会罚你?!”她已经咬牙切齿了。

这丫头这样子,让她想起了那个孽障二儿子。那本是她亲生的,到最后为什么会那么恨他?就是因为他那副什么事儿都要的讲道理的模样!

林之秀慢条斯理的说“祖母您别急呀!您看,大姐姐马上也要出嫁,那大姐姐的院子也要给她留着吗?要是不留,同是嫡长女,有薄有厚,大姐姐脸上就好看?那人家沈家会怎么看呢?听说沈家家世,也是相当的不错。祖母,依秀儿看,这次的机会正合适,秀儿往朝云居一搬,所有问题都迎刃而解了。这有多么好?!”她双手一拍,又笑了起来。

老太太看着她,心潮起伏,任你巧舌如簧,在我这个林家老太太面前,都不够看的!狠罚你,又怎么着?但是,她口口声声说的这些,要是搬弄到老头子面前……老头子刚发了脾气还嘱咐半天……真是气死我了!

“没见谁家姑娘似你这般狡辩的!你简直是……”气死我了几个字说不出口。

林之秀一脸的委屈“祖母,您别生气呀!您看,刚才姑母都不同意馨表妹的玩笑,不还阻拦来着吗?您就别怪秀儿了!”

老太太脑子里乱得很,一指外头“你出去!”

林之秀撒上娇了“祖母~~”

“出去!”

“哦!咦?祖母,那东西是准备好了,明天就能分了吧?刚五婶婶在问呢!”

“你滚出去!”老太太拍桌子喊上了。

林之秀吓一跳,赶紧一路小跑的溜了。

书评(355)

我要评论
  • 祖父,&头整理

    “是。祖父,孙女带回来的东西,有给您和祖母礼物,还有叔伯婶子兄弟姐妹的礼物。回头整理好了,就送给大家。”

  • 回来了&是二老

    门房一溜烟的跑了进来“老太爷,咱们家三小姐回来了!哦,是二老爷的女儿。”

  • &,二儿

    一时,有些责怪老婆子,要不是她,二儿子又何至于有今天?

  • 。林家&了?”

    “嗬这一大长车队,东西可真多啊。林家,这是谁回来了?”

  • 林老太&...

    林老太爷听罢,愣了一会儿,才明白说的是自己的二儿子......的女儿。

  • 老太爷&儿瞧瞧

    老太爷拍了自己脑袋一下“嗨,可不是?问你做什么,我自个儿瞧瞧去......是在前门?”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