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天一大早,前来给老太太请安的林之秀,被拦在了老太太院门“三姑娘,老太太昨个没睡好,昨天就免了各位太太小姐的请安了。”林之秀怕的说“祖母紧要么?需请大夫么?需安睡的药物么?”李老嬷嬷皮笑肉不笑的说“三姑娘您安心,一切都好。”姚氏心里完全放松林之秀担心的说“祖母要紧么?需要请大夫么?需要安眠的药物么?”。...

第二天一早,前去给老太太请安的林之秀,被拦在了老太太院门“三姑娘,老太太昨儿没睡好,今天就免了各位太太小姐的问安了。”

林之秀担心的说“祖母要紧么?需要请大夫么?需要安眠的药物么?”

李嬷嬷皮笑肉不笑的说“三姑娘您放心,一切都好。”

姚氏心里放松了一下,有些愧疚的想,这位三姑娘成了自己的挡箭牌了!自打她回来,老太太还没找过自己的麻烦呢!于是冲林之秀笑笑,回房了。

而方群群站在那里,心里失望得很,今天也不是发东西的日子……

没有见袁氏的影子,但路上遇到的下人,行色匆匆,表情都很严肃。

下午,林之秀斜依在贵妃塌上,看着南燕和宋嬷嬷在开几个贵重的包装。里面是她母亲最喜欢的描金红梅瓶,粉彩蟠桃盘,还有天青色的钧窑茶具,装日常点心的大红镶贝母漆盒,银镶海螺和珊瑚擂件。还有几件青铜器和黑陶器。

每一件都小心翼翼的拿出来,妥当的摆好,这可是打坏了再难寻的好东西。

突然,老太太跟前的小丫头来了,进门规矩的行礼。

“三小姐,咱们大小姐回来了,老太太让您过去呢。”她清脆的说道。

哦?林之芳回来了?林之秀一笑“好,我就去。”

东云给了小丫头打赏,她高高兴兴的走了。

林之秀“走吧。”起身,也未换衣裳。这回,身边跟的是西雨,西雨说“小姐,这位大姑娘,在家里可是真真儿的好名声。对所有人都很好,待下人都很和气呢。还有门好亲事,她未婚夫家,在京城很牛的。还说大小姐很是能干,林家二房的之萱姑娘,可是个刻薄又厉害的,不懂事,没少闯祸,只有大小姐,才能镇住她呢!”

林之秀暗笑,能镇住她?不过是利用罢了!那个贪财鲁莽又不要脸皮的林之萱,就是林之芳的陪衬人,用来突出她这个嫡长女的贤良宽容的!

上世,林之芳嫁得好,成亲后,总会为了各种目的,请林家的妹妹和一些好朋友去家里玩。

自己这个在林家最不受待见的,还去过好几回呢!

而那林之萱,自己出事那回,是她第一次去。如果不是利用她来对付自己,估计那次也不会请她……呵呵。

到了老太太院子,静悄悄的,门口立着个俏丽的丫头,看到林之秀进来,抬起一双妙目打量了一下,眼睛里颇有些意外,但规矩很好的笑着行了礼,没说话。

林之秀站在门口就听到温和的女声,正跟老太太说着什么。

丫头打起帘子,林之秀迈步进来,双臂微屈,左手捏着右手袖口,静静的站在门口。

坐在老太太边上的女子,声音十分温和悦耳“谁能想到,最后竟没谋上。好在于陈大人帮忙,终于算是补上,但是要在外头呆上三年,总归是辛苦些。但再回来,或者更好呢。只是文舅母要顾家中老人子女,恐怕一时也跟不去。”

老太太听着,点着头。

嫡长女么,那是将来的当家夫人,所说的,可不光是首饰衣裳这些了……

声音轻柔,抑扬顿挫。人安稳的坐在那里,一眼看过去,就跟林之荣不一样。

丫头趁着说话的间隙,赶紧说“老太太,三姑娘来了。”

林之芳,转过脸来,都没看仔细,就先站了起来,笑道“祖母,这就是三妹妹吧?”

林老太太昨天肯定没睡好,中午吃饭时,连喝了两杯桂花酒,气儿才顺一些。林之芳是她最重视的孙女儿,看到她,心情更是好了很多,听她问,撇了一眼林之秀,声音平淡的说“嗯。三丫头,这是你大姐。”

林之秀向前走了两步,行了礼“祖母。大姐姐。”

“三妹。”林之芳脖子板得正直,脸上带着笑意,温和而有礼。站在那里认真还了礼,才抬眼仔细看了林之秀,很有些惊讶,又上下仔细的打量一番,嘴微张着“啊!”了一声,转头对祖母笑“祖母,三妹妹长得可真好看。”

老太太见林之秀只是淡笑着站在那里,不由哼了一声,她这会儿倒是老实“哼!规矩差的很。”

林之芳听完嗔怪的一笑“祖母!”她轻盈的走过来,伸手拉林之秀的手,离得近了,林之秀闻到她身上,有股好闻的香味。

“来,三妹妹。”林之芳细长的手拉着林之秀,一起坐下。

林之芳一边细看的看着林之秀,头发,手,衣裳,首饰,都没放过。一边带着明显的欣赏表情对老太太说“祖母,三妹妹是在外头时间长了,和京城的习惯不一样罢了。回头把徐嬷嬷请来,提点一下就好了。到时呀,京城闺秀里,咱们林家,可要出一颗耀眼的明珠了。”她还还帮林之秀正了正玉锁。

这话,老太太倒是听着顺耳,不由也仔细的看了看林之秀……她一眼就看出,这个丫头听到信儿就来了,没刻意打扮。可就这样,也是一个没任何瑕疵的闺中娇女儿!这死丫头,还真多变!哼!不过,说不得,林家会派上大用场呢。

那就筹划一下?省得老头子对我说三道四的……想到这儿,她脸上也有了点笑模样。

林之秀一直没说话,只淡笑着,看这位大姐姐。

这么温和友好的大姐姐,怎么就会恨上自己呢?

要说林之芳的长相,五官分开看,都还不错,尤其还有林家人都有的好眼睛。但是吧,也不知道怎么搞的,凑在一起,就变得说不出来的平庸。

如果不是她笔直的身材,温和而善良的性情,悦耳的声音和大方的话语以及无处不妥帖的举止,让她极具风韵。那可真的是:走进人群,就看不到了的!

她的风采无疑是出众的,也为她赢得好亲事。而自己那时,虽然长得不错,但气度与她,差之千里。丝毫影响不到她,怎么会让她那么狠的对自己呢?

林之秀看着林之芳的嘴一张一合,却没注意她在说什么,如同她打量自己一样,也仔细打量着她。

头发不算多,脑门处细心的留着流海儿,梳得也讲究,戴着几只紫色珐琅镶小珍珠钗。

身上是紫色宽袖襦裙,米色打底,紫色绣花鞋。周身带有淡而高雅的香味……每个细节都处理得很恰当,无丝毫败笔。

林之芳说“祖母,看妹妹这身量,恐怕要高过我这个大姐姐了。”

她的声音不尖利,不低沉,轻柔和煦,让人无端的产生好感。

“嗯,她爹,也是你爹那一辈儿里个子最高的。”老太太郁闷的想起二儿子。

林之芳柔声说“三妹,你从小跟二叔在任上,可能对京城不太熟悉。回来了,先好好休整适应,再过些日子,就是祖父的寿辰了,亲友家的姐妹也会来的。到时,姐姐给你介绍些好姐妹,熟悉了,以后就在一起玩!平日里,有什么不明白的,可以来问姐姐。饭饮上有什么习惯的口味,就与我母亲说。陌生只是暂时的,咱们是血亲,这里就是你家,千万莫要见外呀。”

林之秀想着心事,只管点头“谢谢大姐姐。”

林之芳笑着“没事就去找姐姐说话儿。新的衣裳样子,姐姐那里都有,选你喜欢的,赶紧叫裁缝来做……姐姐刚回来,过一会儿,寻些好玩意儿给你送去。”

“嗯,妹妹也从南方也给姐妹们带了礼物,都交到祖母这里了。”

林之芳真诚笑道“三妹妹心可真细。祖母,妹妹回来,您这里可要热闹了。三妹,祖母这些年,不怎么管家事了,空余时间多,就喜欢咱们这些晚辈陪着说话儿!你多年没在祖母身边,回来了,就多陪陪她老人家。咱们祖母,那可是经过见广的,那些经验,说上一二,也足够咱们受益的。”

几句话,说的老太太心情舒畅,慈爱的看着她:这才是我林家的长孙女呢!

林之秀认真的看着林之芳,比她看自己,时间更长。

这么举止有礼,温和周到的林家嫡长女……我上辈子究竟做了什么,会让她那样恨我?父母去后,她被黄姨娘孤立并精神虐待。回到林家,被欺负被罚,度日如年。

眼前这位大姐姐,对她从来都是和颜悦色,慢语轻声。她被林之荣和林之萱欺负,只要林之芳看到,肯定要维护一二。祖母要罚自己,她也会替自己求情。

袁氏扣留母亲的嫁妆财产,林之芳却没沾过手。

而且在外头得点什么新鲜物件儿、吃食,有别人的,也一定有她的。林之芳出嫁了,请娘家姐妹去玩,没有林之萱的贴子,也肯定会请她去。

自己在林家举步维艰,对大姐,只有感激,从无冒犯。

所以后来在她婆家被坑了个狠不说,这位大姐,还在事后跟李成面前挑唆,污蔑她钟情汪天赐!从来都没弄明白啊,是为了什么?

再有二个月,林之芳就要成亲了。

夫婿是宣国公世孙沈靖,沈靖生得体面,聪明上进。婚后,对林之芳尊敬又体贴,身边没有乱七八糟的人,她进门几个月就怀孕,生了个女儿。隔了几年,直到自己死之前,才又生了儿子。婆婆没催,丈夫不急。进门后,婆婆就带她管起家务。连高傲的小姑子沈畅,都给她几分薄面。

她嫁妆丰厚。

宣国公府财产丰厚,皇上器重。宣国公夫人常去宫里陪太后娘娘说话……那可真是京城少有的表里如一的体面人家。

无论从哪方面讲,林之芳都有一个顺风顺水,志得意满的人生。

可她,为什么就会恨自己呢?

不惜用那么低劣的手段,不惜影响她高傲的世孙夫人的名头,不惜让自己的娘家姐妹被人议论。

毁了我,对她又有什么好处?

她失神的看着林之芳。

林之芳说了半天话,看林之秀没反应,而是深深的看着自己,不禁有些奇怪。

“三妹妹?”她轻声叫道。

林之秀恍然回神,突然一笑,露出一点雪白的牙齿。

林之芳晃了个满眼花……只觉得,三妹妹怎么这么好看呢?!

书评(159)

我要评论
  • 这么多&,怎么

    “怎么这么多东西啊?!这林家二房,还真阔气啊!嗬,这么大个的,是家具吧?!哎哟,怎么连大木桶都带着?用得着这样嘛!?京城什么没有?林家也不是寻常人家儿啊!”

  • 个门,&门外门

    东南西北各一个门,南门是正门,很是宽阔。朱红大门,东西栓马桩,东西石鼓。门外门里,各有一个长长的石雕影壁。

  • 只是前&来的.

    只是前几天,依稀听老太婆说了句,要在年底前去接回来的......

  • 很,递&个重重

    那位安管事身边小厮机灵的很,递给几个看门的一人一个重重的红封。

  • 还不到&晌午,

    这天,还不到晌午,府里的爷们儿,办公上学的都出去了,离回来还得有段时间。

  • 门房一&三小姐

    门房一溜烟的跑了进来“老太爷,咱们家三小姐回来了!哦,是二老爷的女儿。”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