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之秀一行在老太太院门口,又遇上怀了孕的大嫂刘氏。林之秀对她印象不深,可能会是大夫人袁氏很蛮横,因为即便刘氏这一次生了林家的曾长孙,家里的事,也没上交过。刘氏圆脸圆身,据说出身贫寒也非常很不错,而已气场不强,觉得有些很老实,林之秀跟她笑着“大嫂嫂。”刘氏圆脸圆身,听说出身也相当不错,只是气场不强,感觉有些老实,林之秀跟她笑着“大嫂嫂。”。...

林之秀一行在老太太院门口,又遇到怀了孕的大嫂刘氏。林之秀对她印象不深,可能是大夫人袁氏比较霸道,所以即使刘氏这次生了林家的曾长孙,家里的事,也没上过手。

刘氏圆脸圆身,听说出身也相当不错,只是气场不强,感觉有些老实,林之秀跟她笑着“大嫂嫂。”

刘氏笑道“三妹昨天睡得可好?”

“谢谢大嫂嫂关心,秀儿睡得很好。大嫂嫂什么时候给秀儿生大侄子啊?!”林之秀看着她的肚子笑。

刘氏的丫头一听,这个三姑娘不是挺会说话的吗?怎么丫头们那么议论她呢?连忙说“我们奶奶,还有六个月才生呢!”

“哟,那要过年了,是属虎的呢!肯定是只结实的小老虎!回头,我这个当姑姑的,给大侄子做虎头帽虎头鞋!”

两人说说笑笑进了门,给老太太行礼。

老太太昨天晚上果真没睡好,后脑发空,浑身酸痛,无端的就想发火。但老太爷郑重的嘱咐过了,没办法给坏脸色。她抬眼看着惹祸精林之秀,今天打扮得这么“清秀柔顺”,带着一脸的恬静。目光闪烁,不知道想些什么“都坐吧。格哥儿媳妇今儿怎么样?”怀着的可是她的曾孙,她还挺上心的。

刘氏安静的笑着“谢祖母惦记,孙媳挺好的。就是奇奇昨儿晚上没睡好,今天便没带她过来。”那是她的长女,也才一岁多。

大夫人忙于家务,这会儿是不在的,三太太黄氏去拿家具了,也不在。

林之秀和刘氏,跟两位婶婶和二姐林之荣见礼。

林之荣不理她。方群群却热情的很,招呼林之秀坐自己身边儿。

林之秀礼貌周全,意思到了就行,也不管林之荣是什么态度。坐下后,就跟老太太说“祖母,秀儿刚回京城,刚回到家!京城的事情不明白,家里的规矩也不明白呢。再者说了,秀儿父母在外任劳累,虽然给林家争了光彩,但毕竟没能在祖母面前孝敬……秀儿更是打小没在您身边,没能聆听您的教诲,每每想起,都觉遗憾……秀儿在回来的路上,就已经想好了,一定要替父母,同时也为孙女儿自己,好好弥补这遗憾,好好孝敬您呢!您看……要不然打今儿开始,孙女儿每天上午给您请安后,就留下来听您的教诲,再伺候您吃午饭,您看好不好呀!?”她崇敬而动情的看着老太太。

老太太听了半天,看着她一脸的真诚……很有些无语。这个丫头来这么一出,这是打算黏上我了?

果断拒绝“你啊,先把屋里头收拾好了再说。再有几天,就是你祖父寿辰了,家里要是来了客人,说不定就要去你院子瞧瞧呢!别到时还乱七八糟的。”

林之秀点头说“哦,还真是呢!还是祖母想得周全。那……祖母您是不是去朝云居瞧瞧,指点一下孙女儿,怎么收拾呢!?”

老太太:我……不去!

林之秀说“哎呀,东西实在是太多了呀!孙女还发愁怎么摆放呢!咦!祖母啊,原来朝云居屋里,有不少摆件。秀儿看着,都是极好的。可是秀儿正好也带了不少类似的东西来,花瓶啦,屏风啦,大木桶啦什么什么的!您看……不如……秀儿就把原来的收拾起来,让大伯母入了库。朝云居里就用孙女儿自个儿的吧!孙女儿有时啊,还毛手毛脚的……家里那么珍贵的物品,可别让孙女碰坏了。”

她坐在老太太跟前,带着笑,一通乱扯……

老太太心里浮躁得很:你爱怎么弄就怎么弄,真的不必跟我说……真的!

“你要是想好了,就跟你大伯母说,这些琐事都是你大伯母在管。”

林之秀点头一副明了的样子“哦,是这样啊?!那好,孙女明白啦!咦?!祖母,今天早餐孙女吃的很好哪,大伯母管家,可真是不错哟!早餐丰盛,味道又好。祖母,咱们祖孙俩吃的是一样的吗?”

余下几个人,呆呆的看着那个漂亮的小姑娘,一本正经的说着莫名其妙的话。

老太太只得敷衍她“差不多……”

林之秀说“哦,是这样啊。那祖父和大伯他们是在前院吃吧?大伯一出去就一天吗?那家里爷们,是不是只有到晚上才回来?那白天,只有我们几个陪着您了?”

林之荣烦得要命,不由得弄出点响动,她真想用帕子把那丫头的嘴堵上!

姚氏低头不语。方群群好奇的看着林之秀,满眼都是欣喜。刘氏感觉好玩,也笑嘻嘻的看着她。

林之秀没等老太太回答,就又问“祖母您喜欢打叶子牌吗?孙女陪您玩吧!孙女玩的可好呢!我把柳伯母的海棠花头面都给赢过来了呢!那可是柳伯母的母亲的嫁妆呢!嘻嘻……可把静儿妹妹气坏了哈哈……其实我是逗着她玩的,将来她出嫁,我就还给她……祖母,孙女陪您玩叶子牌的时候,您也要把压箱底儿的宝贝拿出来当彩头啊!这么多年,您净疼其它姐妹了,以后哇,您可要独疼孙女儿一个人了。嘻嘻,姐妹们可不能吃醋哦!祖母是我一个人儿的祖母了……”

老太太听她说话,后背直起鸡皮疙瘩……她怎么总有的说啊!趁着林之秀喘气的间隙,赶紧说“得了,你院子里忙,就先回去吧!一会儿秋林院要把东西送过去,你也要腾出地方搁呢。”

林之秀点头“哦,好吧祖母,孙女儿这就去。等收拾出来,住踏实了!往后,咱们一家人,和和美美过日子,这可有多么好?!秀儿想想就高兴!”她一幅一切很美好的表情。

老太太咧着嘴说“嗯和和美美过日子!你快去吧,没什么事,今儿就不用过来了。你们都走吧!”

这一大清早的!

林之秀笑道“是!祖母!”

说罢站起来福了一礼就出屋,其他人也都站起身出来。

姚氏出了门,嘴就忍不住的笑,这个丫头,这可真是……

方群群却是心中有事,老太太屋里还放着些箱笼,这会儿也没人收拾……东西什么时候才能发啊。

她三步二步追上林之秀“秀儿!”

“哎!五婶婶!”

“秀儿,婶婶去帮忙收拾东西吧!”

“啊!都是些杂活儿,哪能劳五婶婶的大驾啊!”

“这你就不知道了,婶婶我,原来总搬家,收拾东西,我可是最在行的!连你身边的人,都比不过呢!”方群群这叫一个热情如火。

林之秀眨着一双妙目问“真的啊!那不太麻烦您?”

方群群说“婶婶乐得找些活呢!一天天的闲得很……”

林之秀说“那好的呀,婶婶中午就在朝云居吃饭吧!”

“啊?!那简直是太好了!”方群群都激动起来,就说秀丫头回来有好事,自己多了个门子串呢。

她自来熟的挽着林之秀的胳膊……

书评(455)

我要评论
  • 拉上家&!气色

    林之秀抿嘴一笑,跟老太爷拉上家常了“祖父,您老身子挺硬朗的呀!气色可真好!祖母好吧?大伯叔叔们都好吧?”

  • &突然,

    门房摸着脑袋说“老太爷,回来的突然,奴才也没弄明白。您要不去瞧瞧?”

  • 父年青&声音低

    老爷子期期艾艾的说“你爹,跟祖父年青时,是有几分相像。唉,可惜啊......”他眼圈微湿,声音低沉。

  • ,袁嬷&脖子,

    一路上,袁嬷嬷端着脖子,张口闭口都是规矩,钱财不少拿,但从不把她放在眼里。

  • 咱们家&爷的女

    门房一溜烟的跑了进来“老太爷,咱们家三小姐回来了!哦,是二老爷的女儿。”

  • 在大门&口,等

    府里大管家也被惊动出来,带着两个管事在大门口,等着老太爷吩咐。

  • 局,还&要收工

    “祖父,孙女儿带的东西和人,先放进院儿吧?人家镖局,还要收工呢!”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