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之秀托柳大人,找到了安氏族里,要捐出族里祭田和书籍,目的只一个,嗣子宁静到祖父母名下。这个时候的安氏族长,了也不是当年与林家争产的那个人了。他年青人些,对过去的的事也没那么执著。这些年,安氏门庭凋落,没了往昔的风光。现在的一看,是柳大人亲手来媒人这个时候的安氏族长,已经不是当初与林家争产的那个人了。他年青些,对过去的事也没那么执着。这些年,安氏门庭凋零,没了往日的风光。现在一看,是柳大人亲自来说合,无财产和家庭纠纷,只是改个族谱,这简单的很!凭白得了这么多田和书籍,这可有多么好?于是痛快的就给办了。。...

林之秀托柳大人,找到安氏族里,要捐给族里祭田和书籍,目的只一个,过继安宁到祖父母名下。

这个时候的安氏族长,已经不是当初与林家争产的那个人了。他年青些,对过去的事也没那么执着。这些年,安氏门庭凋零,没了往日的风光。现在一看,是柳大人亲自来说合,无财产和家庭纠纷,只是改个族谱,这简单的很!凭白得了这么多田和书籍,这可有多么好?于是痛快的就给办了。

安宁已经自立门户,家中独大。不跟他母亲说,也不算说不过去,事情进行的无比顺畅。

等那家人知道,各种手续都已经办完了。但他娘安太太哪肯罢休?在族里闹腾半天,族长板了脸拍了桌子,她害怕将来给穿小鞋儿,就又到了城里找林家纠缠。

尤其是安宁的娘和大嫂,那简直是坐地泡,在林家门口,两个妇人跪在林家门前,说林家“仗势抢人家儿子。”哭天抢地的,安太太还弄了块沾了鸡血的帕子,假装悲痛的沤了血,引不少人围观。

林之秀关着门,不理她们,也不让安宁出面,随她们折腾。

安宁看自己给林之秀带来这么多麻烦,恨母亲和兄嫂太过贪婪,愁的饭吃不下,觉也睡不着。

就这样过了两天,安宁的大哥和弟弟,不知道让什么人头上套了口袋打了一顿!

来了信儿,安太太和大嫂赶紧回家去看。兄弟两一对儿鼻青脸肿,好不狼狈。她们知道肯定和林家有关,就又回来堵着林家门儿,跳着脚儿,又要报官,又要砸门,又要闹自杀。

结果刚来闹了半天儿,家里就又来人,说安老太太的长孙,光着屁股在门口池塘边儿玩水,眨眼功夫就不见了,不知道是不是沉到塘底儿了!

他娘和大嫂吓傻了,屁滚尿流往家跑。

路程不近,最后找了辆马车赶回去。一众人已经在池塘打捞了半天了,没找到……一家子都瘫在地上起不来。有明白人,就给她们指了条路,这一下,她们也不敢闹了,求族长来说合。

然后,林之秀带着安宁和哥哥还有林管家,来到安家祠堂。

林之秀一身白色孝服,戴着白色围帽,白色面纱,身后跟着四个丫头一个婆子。气派极了……那白鞋子,纤尘不染,就跟个小仙女似的。

他娘看到安宁出现了,压不住火,跳着脚骂还想冲上来打他。林之秀带来的人三两下就给她按到一边了。

安宁最为难堪,他不想让林之秀来的,这么个小姑娘,要面对这么不讲理的浑人……

林之秀坐在那里,气定神闲的看着一脸伤的安家哥儿俩。一笑,指着他们对他娘说“您这两儿子只是鼻青脸肿,可没伤筋动骨,头破血流的。被那么多人打……啧啧,这运气,可不能说差了!这次运气好,再有下回呢?”

虽然看不清模样,但身材瘦小,就是个小姑娘,声音还这么清丽稚嫩,可这说出话来……怎么这么狠哪!?

那妇人就是一愣。

林之秀说“您这俩儿子没事,您大孙子呢?”

那妇人指着林之秀说“你敢!你敢……族长,您可是听到了!你要是敢……”

林之秀依旧笑盈盈的“犯法的事,我一个小姑娘家,当然不敢了!只是好心的帮您分析嘛!家已经分了,宁舅舅也已经过继出去了。您还能做什么呢?无非就是想要些好处。可这好处,有命要,也有命花才行嘛?”

那妇人不服“他是我儿子,分了家也是我儿子!”

但那个大嫂子到底明白些,她看着这个才十多岁的小姑娘,稳稳的坐在那里,声音不高,神情不慌。看着跟朵娇花儿似的,说话也嗲声嗲气,但就跟刀子似的……

儿子生死不知,她首先就软了,见她婆婆还不依不饶,赶紧把婆婆往后一拽。

安宁心里也都怦怦直跳,这,秀儿怎么这么厉害?

安太太被媳妇拽回来,看着两个头破血流的儿子,想想生死不知的大孙子,咧嘴哭上了,这次是真哭,她真害怕了。

那小妇人实在没办法“姑娘,您把我儿子还回来,我们,再也不找他了。”

林之秀对着老妇人说“这位老太太,您生了我宁舅舅,也养大了他。不管待他好坏,总是一份恩情。要是没您,我就没舅舅了……所以,您也别哭了,今天我来,就是给您送好处的。”

她下巴一点,林管家指挥着人抬出一个箱子,手里一张单子。

林管家说“我家小姐,感念你们对舅爷的好处。现在,愿意拿出一部分银子来,买断这份亲情。从今往后,老死不相往来。这是一份合同,我给你们念念,你们如果愿意,就签字画押。”

一家子一听有好处,就都安静的竖起耳朵。

林管家说“立契约买断亲情,安太太纹银二百两。安家大哥一百两,弟弟一百两。嫂子三十两。侄子侄女,每人十两。”

安家弟弟一听,连小屁孩儿都有十两。可是,他还未成亲,也没有子女,这有些亏啊。又不敢问,脸都憋红了。

林管家又说“再给安家弟弟五十百两,成亲用。最后还有一百两,交到族里,用来修缮家里祖坟。”得把安宁的名字,从他家的祖坟墓碑上抠下来……

安太太没想到,到了这会儿,居然还给这么多银子。

安宁也没想到,过继自己,给族里就那么多,现在又给家里这么多,这让他压力无比大。

林管家接着说“条件是,签了字,拿了银子。自此,你们不能再来寻安宁大爷。只要有一个人来跟他搭话,找他麻烦,或者来林家闹事的。我们就把所有银子都收回来。如果你们花了还不上……那就卖了你们还债。”

林之秀接着笑道“你们要听清哦……不管好事坏事,都不要来找我家舅舅。要知道衙门口向南开,有理没钱莫进来!我有的是银子,想收拾你们,还能做不到?!哼,到时,卖你们一家子去盐滩上干活,累死可别怪我哟!这里尤其要记住,只要有一个人来找,我就收回所有的银子!所以,你们自己相互盯着些哦,别因为一个人冒冒失失的,最后让大家都落个被卖到盐滩的下场哦!你们好好想想,要是愿意呢,就签字拿银子。不愿意,也没关系,我们现在就走。你们想怎么闹就接着闹去。过了今天,我一丝一毫都不会再给你们。我家舅舅,过不了多久,就要去京城了。你们也可以跟着到京城去闹……只是,下次再有事,恐怕就没这次这么轻了!”

安宁弟弟胆子最小,眼见要到手这么多银子,光怕事儿不成,赶紧说“我签我签……”

安家人争先恐后的签字,一五一十的数着银子,一遍遍的算,光怕错了。根本没人再留意旁边的安宁,是怎样悲哀。

没多大功夫,安家长孙就让人送回来了,他娘看到他,抱着哭的一塌糊涂。但他右手鸡腿儿左手糖,过得很快乐!

书评(226)

我要评论
  • 林之秀&从未在

    林之秀一笑“祖父,孙女儿从未在您身边呆过,现在回来了,要好好陪陪您和祖母。代父母在您二老膝前尽孝呢。您和祖母,也要好好心疼孙女儿呀。”

  • 拍了自&去..

    老太爷拍了自己脑袋一下“嗨,可不是?问你做什么,我自个儿瞧瞧去......是在前门?”

  • 人家儿&啊!”

    “怎么这么多东西啊?!这林家二房,还真阔气啊!嗬,这么大个的,是家具吧?!哎哟,怎么连大木桶都带着?用得着这样嘛!?京城什么没有?林家也不是寻常人家儿啊!”

  • ,这个&方能干

    老太爷说“哦,是这样啊!难为你,这个年纪,就这么细心持重。”笑容甜美,大方能干,不扭捏,这正是老头喜欢的样子。

  • 棒槌!&是什么

    “切,你这个棒槌!你都没看这木桶是什么木?是什么雕花!”

  • 好好好&!林财

    “哦,好好好!林财,三小姐带回来的东西都抬进来了没?”

  • 机灵的&很,递

    那位安管事身边小厮机灵的很,递给几个看门的一人一个重重的红封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