柳夫人带着儿子儿媳和小女儿柳静刚从外地回去,全然不顾身子疲倦,赶往林家。林之秀看见面色蜡黄的柳夫人,哇的一声,扑到她怀里哭出来“柳伯母,秀儿父亲,母亲都没了啊……”这几天的强撑,终于等到完全放松下去,扑到柳伯母瘦小的怀里,哭得真是是肝肠寸断。柳伯母轻抚林之秀看到面色蜡黄的柳夫人,哇的一声,扑到她怀里哭起来“柳伯母,秀儿父亲,母亲都没了啊……”这几天的强撑,终于放松下来,扑到柳伯母瘦弱的怀里,哭得简直是肝肠寸断。。...

柳夫人带着儿子儿媳和小女儿柳静刚从外地回来,不顾身子疲惫,赶到林家。

林之秀看到面色蜡黄的柳夫人,哇的一声,扑到她怀里哭起来“柳伯母,秀儿父亲,母亲都没了啊……”这几天的强撑,终于放松下来,扑到柳伯母瘦弱的怀里,哭得简直是肝肠寸断。

柳伯母轻抚着她,眼泪也是哗哗的,爱怜的说“你父亲母亲,最放心不下的,肯定是你呀秀儿。所以,你要好好的活着呀!不要让他们太过担心。”

“嗯……”她哽咽着。

柳静小圆脸儿,大眼睛,十分活泼。平日里最爱与林之秀吵架,这个时候,也哭着,拿出帕子,轻轻的给林之秀擦眼泪。

柳夫人问道“你柳伯伯跟我说了你查出的事情,现在,你有什么打算?”

林之秀说“侄女是有点想法,但还要柳伯伯和您,给秀儿支持。家里这些污糟事,不能报官,也不能跟大伯父说。这里的事情,牵扯到黄姨娘和京城三太太,她们俩都是祖母的娘家人。还有宫里,黄家……父母已经不在了,我只个女儿家,哥哥是庶子。林家,不会因为我和哥哥,去撼动那么多权势,不会为我们做主的。所以,这件事,不能着急,秀儿想自己动手来收拾她们,但要徐徐图之!”

“嗯。可听起来,你这位三婶婶,可是个狠人哪!如果不制住她,她或者又下杀手,你能躲得了?”

“秀儿想以为父母守孝为由,留在此地三年,来做些准备。一个是把事情理清楚,处理好父母的留下的产业。再一个,我们还得自己有本事啊!这段日子让哥哥努力学习,争取考个功名在身。”

柳夫人欣慰的说“难为你小小年纪,就能想这么周全。其实,你柳伯伯说起此事时,伯母也这样想过。三年后,你十五岁,是大姑娘了,正好回京城说亲成家,不用在林家久呆。林家为了他们自己颜面,也不会糊弄着把你嫁了。而且,你柳伯伯如果顺利,三年后,也能回京了,怎么也能照应一二。所以你想留在此地,那就留!我与你柳伯伯,会帮你的。”

林之秀擦擦眼泪“谢谢柳伯母。现在有个难题,哥哥有这么个生母,也算是个污点。这么多年,黄姨娘对他的影响极不好。如果不好好解决,是会影响他的一生的。父亲只此一子,对他寄于厚望。只是……黄姨娘虽然很坏,也确实做了坏事,但毕竟没酿成大祸。她又生了哥哥……要对她下手,也真是难。但我不想让她在家,也不想让别人能轻易找到她,导致消息外泄……所以有些为难……”

柳夫人想了想“伯母倒是知道个去处,姑苏城外有个苦禅庵,有些人家里……犯了大错的女子,碍于家的颜面不好处置的,会送她们到那里去。属于苦修,洗衣做饭,都要自己动手的,规矩森严……难进难出。但是收费不低,所以她们到是衣食无忧。要不然,就把黄姨娘送进去吧。算是惩罚,也算是让她苦修,替你父母祈福。”

林之秀眼睛一亮“柳伯母,这个主意好。”

柳伯母说“寻常人还进不去呢。伯母认识个朋友,倒可以帮忙。能跟庵里定规矩的……不符合规矩的,外人见不着,别人也赎不出来她!”

林之秀太高兴了“伯母,这个是最好。”

“那,你也要与你哥哥讲好,省得将来,落埋怨。”

“好!”

柳夫人回去的路上叹道“清姐儿和静姐儿,再加上之秀,姐妹三个,寻常日子里,说笑打闹,无忧无虑。静儿,为着秀儿比她好看,比她衣裳首饰多,明里暗里没少生气。可世事无常,在此刻,那些事儿又算得什么?”

她身边的嬷嬷说:“是啊,之秀姑娘,真是令人刮目相看啊!一下子就这么有成算了。”

柳伯母说“是啊,一下子就成大姑娘了。我回去,也要想法子管教一下这静丫头了……清姐儿都出嫁了,我才想到,什么都没教给她呢。静儿性子更差!万一哪天我走了,她们傻呼呼的,可怎么办?”

“夫人您说什么呢?”

“确实应该开始了!以前,这事一直在心里放着,想着要做。但又总感觉日子还长着呢!不急。现在我才明白,事到临头,哪由得你是怎么想的啊!”她身子一直不好,谁知道能熬到什么时候呢?下了决心,回去就管教柳静。柳静远路赶回,又哭了一场,累着了,回去的路上,靠着丫头睡得香甜,并不知道她娘下决心要收拾她了。

林之秀在晚间,跟林枫说了此事。林枫一听,不愿意却又不敢反对,犹豫着……

林之秀不耐烦了“你现在是家里顶梁柱,怎么做事这么没成算?去了,也不是不能回来。”

林枫一听,双眼期望的看着林之秀。

林之秀说“好好用功,等你中了进士,就可以随心意可以把她接回来了。”

哼,等你中了再说!

“啊!”林枫吃惊非小,他脑子跟他爹没办法比,连这个妹妹都比不过。进士,那是什么时候的事?终生考不上也正常呢。

“啊什么?!我跟你说林枫,咱们二房,是祖母的眼中钉肉中刺。你要是没有功名,回到京城,就得处处受人制约。到头来,你估计就是在大哥二哥后面的跟着跑的。家产人家拿了去,到后来,你还得哄着敬着,指望人家手指缝落点碎银子!好事轮不到你,有了祸事,你就是去背锅的。”林之秀对他,一点耐心也没有。

林枫羞个大红脸“好,那好。”

林之秀人也干脆,等柳伯母来了信儿,她也不跟黄姨娘再啰嗦了,还有什么可说的?把人一绑,嘴一捂,直接扔车上,让林管家送走。

林管家却并不愿意“小姐,听说过苦禅庵,要的银子不少呢。何必再为她花那么多?找个小破庵院,扔里得了!生死由命。”

林之秀说“苦禅庵规矩严,进去了,别人就见不着,也不能提前赎。别的庵院可不成,搞不好,送去她就跑了呢!她背负着秘密,如果乱说乱动,与咱们不利。更何况,林枫性子软,黄姨娘又能拿住他,到时,总拿琐事骚扰他,不能好好读书,没有前程,也让父亲脸上无光。将来,林枫真要是中了进士,自然会想明白,到底怎么处置她。”

“小姐说的是。”林管家对黄姨娘的恨,也涉及到了林枫。

送走黄姨娘,林之秀翻父亲的东西,包括手稿。在一个箱子里,看到了父亲整理的一些东西,突然想起了一些事情……

马上叫来林枫,与他商量。

林之秀说“祖母对咱们父母什么样,咱们都略知一二了,这次,大伯来了,如果我们跟着大伯回府,到时祖母不喜,三太太阴狠,大伯母贪财又厉害,咱们带着那么多财产回去,真是一点自保能力都没有。依我看,倒不如,我们就在此地呆上三年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不回京城?”

“嗯,先不回,咱们在此处为父母守孝,你在家里好好学习。如果有幸考个功名,起码祖父会看重你。再一个,我们还要把父亲母亲的财产整合一下。”

林枫不说话。

林之秀白眼他“家里的财产,该是你的,亏不了你。你别信你那个姨娘胡说!”

“没没,我没信!我知道!”林枫连忙说。

“你的问题,根本不在于财产,而是在于功名!没有功名,有多少银子你都守不住!别跟以前一样了,得用功!”

“是,哥哥知道了。但不回京城,只怕大伯不同意。”

“这个,没有问题,我跟柳伯母已经商量好了。只是,咱们得给自己,找个靠山哪!”她仔细的想着。

书评(310)

我要评论
  • 说“老&太爷,

    门房摸着脑袋说“老太爷,回来的突然,奴才也没弄明白。您要不去瞧瞧?”

  • 有些责&,二儿

    一时,有些责怪老婆子,要不是她,二儿子又何至于有今天?

  • ,愣了&白说的

    林老太爷听罢,愣了一会儿,才明白说的是自己的二儿子......的女儿。

  • ,在会&一眼,

    门房出来说“是三小姐吧?!咱们老太爷,在会客厅等着三小姐呢。”他偷偷看了一眼,却什么也看不到。

  • 她正充&内湿润

    此刻,她正充满孺慕的看着老太爷,两只好看的眼睛,轻轻的一眨一眨,眼内湿润,像是要流眼泪......但却没有,嘴角一翘,带了笑意。

  • 家,他&头事情

    今天府里的男人们,只有老太爷在家,他现在只参加十天一次的大朝会,手头事情也不算多,所以比较轻闲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