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嬷嬷睁睁的望着几个人往她屋里去,急得大汗哗哗的,她倒不怕搜获什么毒药,早处理方式非常干净了。但她前段时间偷了不少财物,都藏在屋里,这可不能够让人望着!便无助的争扎着想去追,看护她的人一用劲,她就按回去趴在地上,嘴里吼吼的叫着,急得死的心都有。柳大柳大人看着林之秀小脸儿苍白,摇摇欲坠,赶紧吩咐“你们拿椅子来让姑娘坐下,再去拿些粥水让姑娘喝。”。...

黄嬷嬷眼睁睁的看着几个人往她屋里去,急得大汗哗哗的,她倒不担心搜出什么毒药,早处理干净了。但她最近偷了不少财物,都藏在屋里,这可不能让人看着!于是绝望的挣扎着想去追,看管她的人一用力,她就按回来趴在地上,嘴里吼吼的叫着,急得死的心都有。

柳大人看着林之秀小脸儿苍白,摇摇欲坠,赶紧吩咐“你们拿椅子来让姑娘坐下,再去拿些粥水让姑娘喝。”

小妞儿和两个小丫头,赶紧搬椅子,扶着林之秀坐下。

林之秀看着柳如石,眼泪哗哗的,上次看到他,还是爹和他一起喝酒下棋时,现在……

不大会儿,几个搜黄婆子屋的人就回来了,还抬着箱子。

小妞娘说“姑娘,柳大人,在黄嬷嬷屋里,搜到几箱金银!还有……您看,还搜出个小包,是砒霜!放在黄嬷嬷铺盖的最底下的。”她手里一个小纸包。

林之秀指着东西问:“黄婆子,你还有什么话说?!”

黄姨娘并不知道详情,见真有毒药被翻出来了,暗恨这个死老婆子,做事竟然这么不利索……一时间感觉大势已去,瘫坐在地上。

林枫心慌腿软,都不敢去看黄姨娘。

黄嬷嬷看到金银被抬出来,就知道自己完了。可是这毒药可真不是她的呀……她叫嚷道“小姐您冤枉人,这银子和砒霜根本不是我的,这是栽赃!”

林之秀说“这么多人见证着从你屋里搜出来,你还不认账!你难道……不是用这砒霜毒杀我娘的!?”

柳如石一看林夫人还真是被毒杀的,想到那个美丽的妇人就这么……他后背汗毛孔都张大了,大喊“朝廷律法,毒杀主母凌迟处死!”

黄嬷嬷一下子慌了“这是栽赃,是栽赃……夫人根本不是砒霜毒死的,她是吃了断肠草死的……”她大声嚷嚷。

院子里,大家惊叹一声,然后就再没了声音,都傻了。

“不是砒霜,是……断肠草?”林之秀狠命的盯着她。

黄嬷嬷一下子说漏了,自己也傻了,瘫在地上,嘴哆嗦着,再也说不出话。

林之秀实在是恨得受不了,冲了上去,一把抓到黄嬷嬷的脸,狠狠的打她“你这个毒婆子,我娘哪有亏待你?!啊?!哪有亏待你!”她恨得太厉害,一把就是几条血印子。用力过猛,指甲都劈了,流了血,但她丝毫不觉,用力的拳打脚踢。

柳大人赶紧上来拉住她“秀儿,秀儿,别伤了自己。”

林之秀抱着柳大人,放声大哭……“娘啊!”自己美丽又善良的娘……就被这个下贱的东西害了……她恨哪,自己为什么没早醒几天?

柳大人安抚着她“秀儿,先别哭了。依柳伯伯看,还是先把她们关起来,待你伯父来了再定。”

林之秀内核可不是小姑娘了,一下子冷静了“来人,找空屋子,把黄姨娘和黄嬷嬷分别关起来。把与她们有关的人,也都关起来!”

黄姨娘只得背水一战“我看谁敢!我可不是奴婢!不是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!我是有文书的贵妾!还是你祖母的侄女儿!叫你一声三小姐,那是看得起你。我看谁敢动我一手指头……”

林之秀站起来,傲然的说“事到如今,你……还敢在我面前放肆!?关起来!”

小妞娘带着几个灶上的,冲过来拉黄姨娘。

那是他生母,林枫无法不出面了,他挡在黄姨娘前面“林之秀,此事是黄嬷嬷做的!还没确定姨娘参与了。你不能……”

林之秀用带血的手指,指着他的鼻子说“林枫,如果事后查出来,一切与黄娘姨无关。我林之秀,下跪给她赔罪。如果与她有关……如果还……还与你有关……林枫!我,一样会杀了你!”她现在说话很平静,两只优美的眼睛,冷冷的平视着林枫。

林枫心里发虚,舔了舔嘴唇,咽了口吐沫。他真不知道,母亲的死,到底与姨娘有没有关系……

柳大人在旁边说“林枫,事关林夫人的性命,断没有糊弄过去的。还有你们这些奴仆,即知道我与你们家大人的关系,那我就来做个主,先把黄姨娘关起来,等你们大老爷来了,交与他办。即有人命,就要小心,万一与她们有关,不是把小姐的命都害了吗?到那时,林家大爷来了,你们这些人,哪个跑得了!”

小妞娘就去拉黄姨娘。

黄姨娘又急又气,大声喊道“林之秀!东西是从黄嬷嬷屋里搜出来的,与我有何相干?你们可以去搜我的房间,看看我屋里有没有金银,有没有毒药!”她才不会那么傻,把财物往屋里藏呢。

林之秀冷冷的说“林姨娘,你说林管家携产潜逃……那么,旁边的院子,也是他租的吧?那里面的财产也是他转过去的吧?!”

黄姨娘一下子愣了“啊……”张着嘴,出不了声,她怎么知道??!!

林之秀心里暗笑,我当然知道!

林枫一看,完了……

黄姨娘此刻,才知道害怕。她虽然没杀人,但这件事她是知道的,而且把财产转移到旁边院子,是她干的。现在,只能指望儿子了“林枫,你就这样看着他们这样对你娘?你是二房的独子,是顶梁柱,你发话,我看谁敢不听!她们这样待你娘,你有什么脸面?你还有将来吗?这辈子就完了呀!”

林枫急得一脑袋汗……左右为难。

林之秀说“林枫。”她手一指黄姨娘“她是你娘?那棺材里躺的是谁?她要想当你娘,当初就不应该一抬小轿进林家门儿!我母亲死了……林枫,我母亲被她们害死了啊!这是杀母之仇啊!是可以轻描淡写揭过去的吗?你再要再敢阻拦,我就把你,当她们的同党……绑了关起来!”

林之秀的气质完全变了,她站在那里,浑身充满强大的气场,仿佛能碾压一切。

林枫不敢与之对抗,说道“那你要保证姨娘的安全,再没有弄清事情之前,不得欺辱于她!”“那是自然。林枫,我向你保证,所有的事情,你都跟着参与。当然,那得是,你没跟她们同流合污……”两眼审视着林枫。

林枫吓得半死,赶紧跪在棺木面前起誓“妹妹,柳伯父,我林枫在父母的灵前发誓,没做过任何伤害父母的事。否则天打雷劈不得好死。”

黄姨娘实在是没办法,只得恨恨的说“你们这些狗奴才,我都记下了,有我跟你们算账的时候!”说罢她恶狠狠的瞪林之秀一眼,走了。

林之秀对下人说“把大门关上,所有人,不得随意外出。”

然后朝着柳大人下跪,她身子无力,扑通一下跪倒,双膝摔得巨疼。

柳大人赶紧说“之秀,你不要这样。”

“谢谢柳伯。要不是您,秀儿这条命就完了。”

柳大人说“我与你父亲是好友,他去了,我理应代他照顾你们。只怪伯伯回来的太晚。只是,秀儿,这件事,关系到林家的脸面。尤其,宫里还有嫔妃,所以,目前不好往外宣扬。先把下面人控制住,待你大伯来再定。”

“柳伯伯……可是这件事,秀儿想亲自调查。父母已经去世,大伯肯定会为了家族利益,轻描淡写,掩盖真相。秀儿,却不愿意!真相不明,大仇不报,父母在地下会不安稳的。”

柳大人看着才十二岁的林之秀,心疼的很。自家也有个这样大的女儿,整天就知道吃穿,跟姐姐争宠爱,跟秀丫头别苗头。可之前的秀丫头,也跟自己那傻姑娘一样啊!曾经以为,她们俩,就这么傻着过一辈子了呢。

没想到,父母出事,让这个小姑娘迅速的长大了。

他欣慰的点点头“杀母之仇,不共戴天。之秀,你一下子长大了,是个聪明孝顺的好孩子。你父母在天之灵,也会感觉安慰……”

林枫在那边听着,脸都红了。

林之秀激动的鼻头都是红的“柳伯伯,谢谢您。我父亲,也会因为有您这样的好友,而欣慰的……”

书评(194)

我要评论
  • ,二儿&至于有

    一时,有些责怪老婆子,要不是她,二儿子又何至于有今天?

  • 是这样&你啊!

    “哦,是这样啊!唉,你是个孝顺的好孩子......是谁送你回来的?怎么没来信,让你叔伯去接你啊!”

  • 应着,&心里美

    十几个人嘴里应着,小心翼翼的搬着。掂量着一会儿还会有的打赏,心里美得很。

  • 么二儿&回来了

    林老太爷更不好意思了,因为他怎么也想不起来,为什么二儿子死后,没把这个孙女儿接回来了。

  • ,就知&让车马

    一入手,就知道今儿这红封可不得了,几个人笑着见牙不见眼,点头哈腰的指挥着让车马靠边。

  • 清爽,&花儿似

    这样的女孩子多好,干净,清爽,像雨后的太阳下的小花儿似的,让人心都明朗了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