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叔屋里,四婶跟丈夫灯下说着悄悄话。“这个三丫头……有种说不出的感觉。我是真去欣赏她啊!”姚氏在灯光下,眼光闪闪。林韵“嗯,长得但是真很不错!”姚氏说“是很少见的美貌。”林韵说“呵呵,那性子,我也挺不喜欢。凌厉的话,笑着说出!啧啧……为夫我又学“这个三丫头……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。我是真欣赏她啊!”姚氏在灯光下,眼光闪闪。。...

四叔屋里,四婶跟丈夫灯下说着悄悄话。

“这个三丫头……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。我是真欣赏她啊!”姚氏在灯光下,眼光闪闪。

林韵“嗯,长得可是真不错!”

姚氏说“是少见的美貌。”

林韵说“呵呵,那性子,我也挺喜欢。犀利的话,笑着说出来!啧啧……为夫我又学到一招。”

姚氏说“是吧?!不过,她可不是全是笑着说的啊,那会儿您先走了没看着,立眉横眼,咄咄逼人,把三嫂顶的……把林樘气得……哎呀,真是痛快!”她要是也能这样,多好!

林韵有些疑惑“嗯。咝?!!!我瞧着爹和大哥,脸色有些凝重。不知道怎么了?爹在前头都没呆住,就和大哥,去找老太太了。”

姚氏倒没留意“三丫头,应该很聪明能干。”

林韵“怎么?”

姚氏说“您想啊!她无父无母,只有一个庶兄。进了林家门儿,说是亲人,其实都是陌生人。按说,她不得小心谨慎,甚至是怯懦,见谁都怕啊!可是你看她,一会娇滴滴,一会儿牙尖齿利。大嫂和三嫂,拿枪拿棒的,可她愣一点不在乎!脸都不带红一下的!就连老太太的脸色,她都不看!还住进了朝云居。还没见面呢,就怼上大姑奶奶。这底气,打哪儿来的?”

林韵说“呵呵,也许她就是个傻姑娘呢。”

姚氏说“怎么会?您没看到,哪里狠她往哪儿捅。您是没看到她提到林枫的样子……”

四婶学着她的样子“勉强考上童生,真是没出息的紧。连我爹的边角都够不上。哪能与府里的大哥二哥比呀!”

哈哈哈哈,两口子笑了。

林韵说“府里这几块料……林格,几乎是大家扶着中的秀才!举人……呵!我瞧着他这辈子也没戏。”说完,收敛了笑容。

姚氏说“四爷,我真想把咱们儿子,也送到岚山书院去。”

林韵温柔的说“你舍得啊!”他看着美丽又温柔的妻子,是自己自私,拉她下了这浑水。

姚氏说“送出去,也许还有出路,在府里,估计就完了。”

林韵说“他是受了我的牵连。我越好,他就越难。你也是。。。”

姚氏说“老爷……咱们只这一个儿子……咱们还不知道有没有熬出头的一天。儿子,没您的资质,要再没您的心志。妾身怕,耽误下去,他这一辈子,就完了。”

林韵“我来想想办法吧。”

姚氏“嗯。”

林韵“你这么说……三丫头回来,是件好事啊。”

姚氏“怎么?”

林韵“她回来,也许是把府里的水搅浑,咱们好摸鱼啊?!”

“嗯!”姚氏很开心。

“来吧……”要韵拉着她往床上走。

“妾身还没吃药呢……”姚氏问。

“我注意着,药要少吃,太毁身子了。”

“爷……”她怜惜的看着他。两个人浓情蜜意往卧室走,旁边跨院里,传来鸡飞狗跳的叫骂声。

两个人脸一沉,连刚才的情趣,都少了很多。

——————方群群回去,激动的很。

她让人去叫五叔,五叔却不肯回来。她翻了翻眼睛,跟自己的丫头桃儿说“这个三丫头,可真是不错!哎哟,我可是见识到了!没说一个脏字儿,却把那些人羞辱的有口说不出,除了拿长辈身份压,没别的法子了!呵呵!真是让我开了眼……这顿饭吃的,痛快!哼!她比那两个大的,强多了。又好看,又大方,还厉害!唉……带回来那么多东西,也不知道老太太怎么分。真是着急……”

人高马大的丫头小桃儿说“是呢,这位三小姐是真好看,桃儿还没见过那么好看的人呢!跟个仙女儿似的。东西啊,肯定少不了,幸亏放老太太手里了嘻嘻……”

方群群说“可不是?!她太会做事了!唉,真想不到啊,还有这样的好事。要是有好的料子就好了,赶紧给方集集做件好看的衣裳,过些日子是老太爷生日,让她好好打扮打扮,也许遇到什么好事呢。”

“您也要想着自己……看,您的衣裳都是府里做的,来来回回就这么几件,回到屋里,就得脱下来收好了,穿这家做的……”桃儿叨叨着。

“嗨,我打扮有什么用?就是穿出花儿来,那位也看不上我。”方群群嘴一扁,不在乎。

“太太,您要哄着五爷才成……”小桃儿其实也不明白,凭着直觉瞎劝。

方群群说“这不是哄的事儿,是他根本就看不上我!哼,我还瞧不他哪!也没个出息……我跟你说吧!他就不想要我这样的老婆,却又不敢反抗嫡母,所以就怪到我身上!他一心想要个嫁妆丰厚,书香门第小姐呢!我呸,一个庶子……”

“哎哟,您可小声点。”桃儿说。

“他就是瞎心!老太太,怎么可能给他找那样的嘛!他光看四哥了。可四哥是什么本事?老太爷都肯出头做主!他行吗?我跟你说,四哥要是不是老太太压制,牛得很!他有什么?拿他点东西就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……”

桃儿说“太太,其实奴婢也想着,您以后少往家拿一些。您总要为自己想想啊。跟五爷处成这样,要是没孩子,将来再没银子,您可怎么办哪!”

方群群说“走一步说一步吧!唉……出生在这样的家里,没法子呀!如今,就盼着妹妹们嫁得好,弟弟读书出息……”

桃儿倒是笑了“上次回去听说少爷读书好呢!”

“嗯!他是个好的。又长得俊……这位之秀姑娘……嗯,我可得好好跟她处处,看起来,是个手松的。哎呀,回来个财神爷!我看着那边在收拾东西呢,好多啊!就是不知道老太太怎么分!搞不好,我能浑水摸鱼,多弄点回来……”

“三小姐要真是大方的,您跟她维好了……是吧?!”主仆俩高兴的笑着。这个屋子,烛火都是府里最暗的。方群群,连烛火都要节省下来拿回娘家,弟弟晚上读书时,多点光亮,得小心不能把眼睛看坏了。

————林老太太已经换了睡服,由李嬷嬷给她梳着头。她默默的坐着。李嬷嬷是她年青时的侍女,成了亲,儿女也大了,又回来伺候她了。

“夫人您想什么呢?”李嬷嬷问。

“今儿这一天,闹得我心慌意乱的,累死了。别看这么个小丫头,还真能折腾!”

“哎哟,咱们三小姐,长得可真好啊!跟大姑娘年青时候似的。”说的是她亲生的女儿林江晚。

“呵呵,实话说,比江晚那会儿还要好些呢!长得好,脑子瞧着也灵的。不吃亏。。。今儿这便宜,占了个遍,还把老大家的气的说不出话。这些年,她哪吃过这个亏?”

“呵呵……三太太瞧着也气得狠了。”李嬷嬷说。

“哼?!那婆娘,整天介不知道想什么呢?对丈夫对儿子也不上个心。秋林院的事,她就做得欠思量!唉,有时,真后悔让她进了家门儿!”

李嬷嬷暗笑,老太太说灵也灵着呢,可有时,就是灯下黑啊。三太太黄氏,打小来家里作客,那眼睛就没离开过二爷。那时候,自己也以为他们俩,将来就是妥妥的一对儿了呢!没想到,二爷转眼就看上别人且定了亲。事到如今,谁还敢再提这事儿啊?!

“三姑娘,好看,又聪明,马上就要寻亲了,不知道还有什么造化呢!”李嬷嬷说。

“也难说啊!父母都没了,就一个庶兄。我们老俩在的时候,还算好,将来呢!?唉,跟她真亲不上来啊……”

————林之荣回去,静静的坐在灯下,细细的看着镜中自己青春的颜容。真是没想到,家里居然来了硬货!这么些年,虽然做为嫡长女的林之芳,家里给的待遇各方面都比她好一些。但她的也不差!老太太喜欢她,母亲对自己很大方……她的衣裳首饰,都不比林之芳差,手里更是有不少存项!

可新来的这个妹妹,哪方面,都比自己强一头啊。跟自己说亲事还是前后脚,这可是麻烦事儿……林之芳的婚礼,就在眼前儿了,不知道能不能趁着乱,好好合计一下……

————朝云居的林之秀,才不理她掀起了什么浪,此刻正怡然自得的看着丫头和宋嬷嬷在忙活,然后打了个哈欠“得了,别收拾了。慢慢来!都好好的歇着吧!咱们刚进了家门,日子一天天的,且过呢!”她哼着小调上了床……

爹,娘!女儿回林家了,过得很好。她闭眼之前,跟父母说了一声儿。

书评(179)

我要评论
  • &口,等

    府里大管家也被惊动出来,带着两个管事在大门口,等着老太爷吩咐。

  • 过影壁&里面等

    那披斗篷的姑娘,绕过影壁,里面有人带着“三小姐,您这边儿请,咱们老太爷在里面等。”直接进到大会客厅。

  • ,愣了&一会儿

    林老太爷听罢,愣了一会儿,才明白说的是自己的二儿子......的女儿。

  • ,东西&石雕影

    东南西北各一个门,南门是正门,很是宽阔。朱红大门,东西栓马桩,东西石鼓。门外门里,各有一个长长的石雕影壁。

  • 丽的叫&动。

    “祖父!”那个女子到了门口,清丽的叫了一声,声音颤抖而婉转,能听出来的激动。

  • 人把东&要结账

    安管事对大管家十分的敬重,深施一礼“大管家,您看,是不是安排人把东西抬进来?这些个镖局的车队,还要结账打发走呢!”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