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一下,府里众人才想出来,对啊!二房,除了个庶子呢!袁氏心里懊悔,整件事,自己都太忽视了!便她然后话说“对啊,秀儿,下午说起一半,你还没说,你哥哥林枫怎么没回去呢?”黄氏最终决定盲目跟风,她笑着说“是呢!下午问了老半天,三侄女儿左推右挡,也没给个正这一下,虽然还是很安静,但大家神情都有些紧张了。就连老太爷都有些意外,他看看老太太……又看着眼前的粉衣娇娃。。。...

这一下,府里众人才想起来,对啊!二房,还有个庶子呢!

袁氏心里懊恼,整件事,自己都太忽略了!于是她接着话说“对啊,秀儿,上午说到一半,你还没说,你哥哥林枫怎么没回来呢?”

黄氏决定跟风,她笑着说“是呢!上午问了半天,三侄女儿左推右挡,也没给个正面儿话儿。还说黄姨娘,去庵里苦修了。那黄姨娘,可是老太太做主给二哥纳的贵妾呢!竟然往庵里送,连个支会都不给老太太,还有林枫……唉这可真是……”

这一下,虽然还是很安静,但大家神情都有些紧张了。就连老太爷都有些意外,他看看老太太……又看着眼前的粉衣娇娃。。

黄氏感觉自己说的正是时机,却没想到,却一下子惹恼了丈夫……

林辉沉着脸看着她,这臭娘们儿这是要干嘛?

一个小姑娘,怎么招惹到你了?刚进门,就看人家不顺眼!?

是不是刚才看到秀丫头对我示好,你就容不得她了?!

不得不说,他想得有点多……

林辉生了气,跟老太太一样,那是谁的面子也不给的,有时连老太太都撅!

冷冷的说道“你这隔着门儿的弟妹,也管不到二哥房里的妾身上去吧?!母亲还没说话,你倒这了那了的,不知道激动个什么劲儿?!”

真是一点面子也不给!

大家都想笑,但不敢。只有袁氏“噗”一声就笑了出来。

黄氏尴尬至极,心里怒吼:她是我堂妹!可是,真不敢反驳,因为那个死人还不知道会顶回来什么话……她心中本就有鬼,又气又恼又憋屈,顿时弄了个满脸红。

连林之荣的脸都红了,暗恨父亲这么不给母亲面子……林樘更恨恨的低下眼,暗自咬牙。

林之秀也差点笑出声儿来,一副用力忍着的模样……我就说嘛!哄好了三叔,事半功倍!这脸打得……可真爽快!

家里几个儿子里,跟老太太处得最融洽的是大儿子,听话又孝顺。她最宠的,就是六儿子,老来子嘛。

二儿子……就别提了。

这个三儿子……性子极怪,是好是歹,老太太也有点拿捏不住。她敢跟老二犯浑,可不敢轻易跟老三犯,因为老三要是急了眼,比她浑……

所以就算林辉说话难听,老太太也不愿意招他,否则今儿这饭就没法吃了,只得把不满引向了林之秀,严厉的看着她“秀丫头,正好你祖父和大伯父都在,这是怎么回事,你都说清楚!”

林之秀坐在那里,大大方方丝毫不紧张。

“祖父,祖母,大伯父,那就先说说哥哥林枫吧!他啊,自小儿天分不足,又不够勤勉。父亲在世时,教着拉着罚着,可总也没什么成效。后来,父母……去世后……黄姨娘自请入庵了,没她对哥哥的不良影响,哥哥倒像是一下就明白了,总算是开了窍!起码,知道用功了。我们兄妹在家守孝时,他每天除了为父母上香,读经,就是用功学习。出了孝,正赶上考试,勉强上了童生……他自己还挺得意的,呵呵,也不想想,他都快十七了,才是个童生。连我爹的边角都够不上!没出息的紧呐!哪能跟大哥二哥比呀?!让我这个当妹妹的,都替他臊得慌!”

大家颇有几分意外,在这一代的男孩子当中,就是老大林格有功名……秀才。考了三次才勉强下来。举人,都没去考!他老师说,还差着火候呢。老二林樘上课就是去混的,考场门往哪开都不知道。林楦和林枬还小,看不出什么。

老太爷一听,捋着胡子,倒是挺满意,说“秀丫头,你三哥守孝三年,还在十七岁考上童生,也是相当不错了。你不许乱讲话……”虽然是指责,但语气更像是打趣。

老太太听得不顺耳,合着林枫学业不好,都是黄婉的“不良影响”?沉着脸说“秀丫头,我说你这规矩是怎么学的?他再怎么也是你哥哥,一个当妹妹的,有用这种语气说兄长的么?”

林之秀一点不怕她,微笑道“祖母教训的是。秀儿总习惯的拿哥哥跟父亲比,父亲十七岁时,已经是举人了呢!后来更是高中榜眼。祖父,您知道吗?在老家,父亲都是咱们族人中的典范呢!都用来教导督促子弟的。提起父亲的时候,必定会提及祖父祖母,是您二老,把父亲培养得这么优秀!这一笔,写进族谱的呢!”

老太爷一听“真的啊!”他是真的高兴。

老太太却听得闷得慌,二儿子,一直是她最窝心的。

她这个人,你如果顺了她的意,就算烂人一个,她也会疼爱,比如林樘。

如果不喜欢,你越好,她只会越加怨恨。比如林煦和林韵。

林煦考上榜眼,与她毛儿关系没有。那还不是别人越夸,她越难受的?

可这种心思,哪说得出口?

老太爷有些伤感“你爹……唉,当初如果不外放,又该是怎样的作为啊!唉。有时想想,祖父,顾你爹,顾得太少啊!”

林老太太悄然看丈夫一眼,又垂下眼皮。虽然在家里,她性子执拗,经常为所欲为,但并非没有顾忌。

林煦的事,她心里也有些发虚,光怕哪天,丈夫醒过闷儿来,埋怨自己,否定自己,那她可受不了。

林之秀淡淡一笑,现在说这个有什么用?自己老婆什么样你不知道么?不说约束着,出了事却总装做不知道,抹稀泥。我爹娘的事,你有一半责任!你这个死老头子,真是没用的很!

“春姨娘。。哦哦,黄姨娘呀?!”林之秀说……

在一句黄姨娘一句春姨娘的叫法中,老太太又竖起耳朵。

“她呀,秀儿也是后来听说。她其实呀,当初是不想与我爹为妾的。说她只是个孤女,没嫁妆,本就在人屋檐下,所以只能听从人家的安排呀。当时,她是极不情愿的,好像是什么人,非逼着她来的,所以她对京城的亲戚……是姑姑啊还是姐姐的,具体我也没听明白,反正是恨得厉害呢!”

老太太一听,这恨的是自己?这个贱人……呸!说的不是我!

黄氏脸红还没消下去,这死丫头在撒谎!黄婉当时是极愿意的!可怎么能反驳呢?

林之秀说“她对我父母,也很不满的呀。说如果没有父亲母亲……她也不会来与人为妾……她报怨父亲太看重我母亲,不够宠爱她……还认为,应该把我母亲送回京城伺候公婆,她陪我父亲在外任上才对……嗯,黄姨娘还曾经要求,把三哥哥记在我母亲名下。我家母亲自己无子,为父亲着想,是想应下来的。可父亲说,如果记过来,三哥哥就不能再跟着黄姨娘了,要母亲亲自教导他。以防将来他品行不良,有了污行,妨碍母亲的名声……”

老太太气得又哆嗦上了……你才品行不良,你才有污行!

林之秀说“可是,春姨娘别的都答应,就是不答应由母亲来教导三哥哥!所以……只得作罢了啊。也不知道黄姨娘是不是真的为哥哥好,唉。于是,黄姨娘就跟三哥哥说我父母的坏话……还说我母亲为秀儿花的银子太多啦!家里吃穿都太讲究啦……说如果没有秀儿,那些个财产就都是哥哥的。弄得哥哥都不愿意理秀儿……这么多乱七八糟又非常阴晦的杂事,天天往哥哥脑袋里灌,哥哥可不就无心学业了嘛!唉,什么人家儿出来的女……啊!”林之秀说到这儿,又突然想起来她姓黄了,于是尴尬的说“唉,反正这些,我也是后来听说的,不知道真伪……”

这话,大家都感觉是真的,桩桩件件虽然都不是好话,但完全符合逻辑嘛!连老太太都暗恨黄姨娘口无遮拦了……

只有黄氏不信,黄婉心思深沉,怎么可能把这些说出来?是这个死丫头编的!

林之秀又纳闷的说“父母去世后,刚开始,姨娘还没什么。大伯父来的时候,她还好好的呢。可后来,不知道怎么的,突然就疯颠了……有些乱说……京城什么什么的,祖父祖母什么什么的,有人要怎么怎么样她……还让哥哥在房里挖坑把银子藏起来……哎哟,那样子吓人的很!”

林老太爷气得胡子都翘起来了,什么玩意儿啊?这就是老婆子给林煦纳的妾!?这不就是个搅家精吗?

林之秀欲盖弥彰,为难了一会儿“我和哥哥害怕,也不敢招惹她。然后……不知道是怎么回事……她就入了庵……当时家里乱得很。。我还病着,哥哥哭父亲母亲也哭到神情恍惚,我俩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呢,黄姨娘就走了。当时,我还以为,她卷着银子……唉,不说她了。这样也好,反正自从她走了,三哥哥可用功了。还说,姨娘这个决定挺好的,等他中了进士,明白了是非,就把姨娘接回来。”

中了进士……你咋不说中了状元呢!老太太看着老太爷,强忍着没开骂!

林老太爷点点头“这也罢了,这个姨娘……哼!对枫哥儿的影响可真是不好!枫哥儿有这个心思,可见是聪慧有,决心有,孝心也不缺!嗯!不错!就这么着吧!”他脸色难看,一锤定音。。

老太太心里哇凉,当着人,她可不敢顶老太爷……默不作声了。黄氏更是恼火……

林之秀说“希望哥哥,能顺利把秀才考下来吧!大哥和二哥,是什么功名呀?一定很厉害吧?毕竟在京城里,学校好,名师多……大哥哥,中进士了吧?!”她一脸好奇与信任。

大夫人袁氏恨得要命,这个死丫头,成心的!

林格倒是脸一红“三妹,你就别挤兑大哥了……”大嫂刘氏怀着孕温柔的看着丈夫“这次秋闱,夫君一定成的。”眼神坚定。

林格看她一笑。

林之秀看在眼里,暗想,林家这个长子,虽然不算聪明,但性子还不算歪。跟大伯,有点像。只是,他能有大伯的运气吗?林即虽然没本事,但入了皇上的法眼,始终对他很好。

林樘眼底带有冷意的看着林之秀,本能的不喜欢她。

林之秀却满怀崇敬之情的看着林樘,看了一会儿……没听人提到他。原来没有功名啊!于是有些不好意思了……脸都红了,抱歉的看着这位二哥,似乎知道自己冒失了……

林樘感觉大家都在看他,笑话他,十分尴尬……这是他很少有的感觉,这个死丫头……回头我就让你知道多嘴多舌是什么下场!

林之秀自己打破这个尴尬,转移了话题“祖父,祖母,三哥考上童生后,我家舅舅,就给他联系到了岚山学院,他去那里上学了。写信回来说,感觉自己眼界大开,提升很快。说要考上秀才,才有脸回京城呢!”

她说罢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水“祖父,您知道岚山学院吧?出过五名状元公的呢。好有名的啊!可真不容易进去的呢。听说啊,管得严极了!孙女回京前,想去瞧瞧三哥。结果路上赶了好几天,又在那个镇子上住三天,学院愣没让见!说是,非探视日,只有考试前三名,才可以见外头来的人呢。结果哥哥考了个四十八……您说他笨不笨?呵呵,唉,真是不像我爹爹呀!”

四婶娘姚氏不由得轻声问“岚山学院,确实不容易进的。”她自己一个哥哥,就是那儿上的学。妥妥的两榜进士!

林之秀看着四婶说“嗯,管得可严格了。要是调皮,要挨打挨罚的。收夏粮时,还要出去帮农民干活儿呢!那里可不是培养四体不勤,五谷不分的书呆子的呢!说要让这些读书人,知道粮食得之不易,嗯!这才是真正的教书育人呢。”

她说话慢条斯理,慢悠悠的。

老太太却捕捉到敏感问题,问道“秀丫头,你刚才说……你舅舅?你哪来的舅舅?!”

袁氏问“是啊,你娘是独生女啊!想当初,你外祖去世,林家还帮你娘,与安家……”

林即听到这儿,瞪了老婆一眼。

大伯母看丈夫的样子,知道自己冒失了,赶紧闭了嘴。

林之秀乌溜溜的眼睛定定的看了看大伯母一会儿,一笑“大伯母说这件事……秀儿是知道的呀。来龙去脉,母亲都有过交待……呵呵……”她抿嘴儿一笑,并没往下说。

黄氏感觉其中有事,但并不知道是什么。看了看丈夫,林辉没表情。家里什么事儿他都不知道!这个蠢货!!

林之秀的这个表情,让老太爷跟林即对视一眼。

老太太却是不管的,她又问“你哪来的舅舅?”

“祖母,舅舅是我娘的远房堂弟,过继到我外祖母名下了呀。所以呀,我娘有亲弟弟了,秀儿有亲舅舅了呀。哦!估计舅舅知道我来的信儿,要是他在京城,明儿就得上门了呢!嘻嘻,秀儿多了个舅舅,却少了一半我娘留给我的财产!”

她无奈而得意的娇笑着。

“啊!?”

“啊!?”

两声轻叫……

书评(85)

我要评论
  • 这样的&的,让

    这样的女孩子多好,干净,清爽,像雨后的太阳下的小花儿似的,让人心都明朗了。

  • 身的林&立住,

    榜眼出身的林煦要是在京城立住,林家又有什么可担心的?

  • 真多啊&了?”

    “嗬这一大长车队,东西可真多啊。林家,这是谁回来了?”

  • ”老爷&,可很

    “好孩子,好孩子!快起来,给祖父瞧瞧......”老爷子自有尊严,这语气,可很少给子孙用。。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