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之秀带着丫头在园子里转一转,就去了后堂。老太爷和老太太还没来,虽然四叔和五叔带着各自的老婆,了到了。老太太吹毛求疵的很厉害,常常莫名其妙就发作时一场,他们严禁不小心谨慎。四太太姚氏坐在四老爷林韵的旁边,两人正轻声儿说话的,一抬起头,那个粉衣女子,了老太爷和老太太还没来,但是四叔和五叔带着各自的老婆,已经到了。老太太挑剔的厉害,经常莫名其妙就发作一场,他们不得不小心谨慎。。...

林之秀带着丫头在园子里转转,就去了后堂。

老太爷和老太太还没来,但是四叔和五叔带着各自的老婆,已经到了。老太太挑剔的厉害,经常莫名其妙就发作一场,他们不得不小心谨慎。

四太太姚氏坐在四老爷林韵的旁边,两人正低声儿说话,一抬头,那个粉衣女子,已经带着笑,走到跟前。

看到她,姚氏脑海里,想起闺中读过的诗句“手如柔荑,肤如凝脂,领如蝤蛴,齿如瓠犀,螓首蛾眉,巧笑倩兮,美目盼兮。”

原来,这世上,真有这样的人!

只见她对着丈夫,轻轻行礼,轻声叫道“四叔?秀儿有礼了。”

林韵看着这个美丽的女孩子,也愣了神过一会儿才反应过来,温和的说“是秀儿?你能认出四叔来?”

林之秀调皮一笑说“当然!四叔现在正五品官职,官威在这儿摆着呢!”

林韵看着这个赏心悦目的女孩子,哈哈一笑“京城五品官儿,掉块瓦能砸到三个!”

林之秀说“那可砸不到四叔,四叔官运,会越来越好的。”

林韵笑容里带着苦意,哪有那么容易?除非天降道雷……

林之秀转向林韵身边的女子“这是四婶婶吧?!秀儿见过四婶。”

姚氏才喘过气来,温柔的笑道“三姑娘!”

姚氏穿着肉灰色府绸大褂,下面是灰色百褶裙,雅致又低调。发上几只珠钗,修得整齐的眉毛,清亮的眼清。样子十分温柔,但眉间有点点川字纹走向……

上一世,正是这个四婶,曾经几次暗示过自己,要看好财物。

她不是没有听明白,只是,无能为力……

没本事,没靠山,周围都是满怀恶意的亲戚。她不甘愿,也只有按着人家划下来的道儿走。一步一坑,最后坑死……

何况,四婶自己……都泥菩萨过江呢!想到她的悲惨结局,林之秀心里,几分黯然。

四婶点点头“秀儿都长这么大了,回头,去四婶屋里说话。”

她拿出一个小盒子“这是四婶在闺中时,常戴的玉佩,你戴着玩吧。”

林之秀一打开,里面是件莹光的襟步。造型典雅,十分珍贵“这可真漂亮,秀儿谢谢四婶婶。”姚氏一笑,没再说话。

“四婶婶,这是我弟弟?”四叔旁边站着一个小男生,七八岁模样,也有着林家人的好样貌。

“楦儿叫三姐。”

那小男生看着眼前的漂亮姐姐,小脸儿像块红布,腼腆的叫了声“三姐姐。”

“哎,三姐姐给你带了礼物,回头分你哦。”林之秀看着他好玩,逗他……

“谢谢三姐姐。”他脸更红了。

旁边,有双如火般滚烫的目光,一直在盯林之秀瞧,从头到脚,刷了一遍又一遍。

林之秀知道那是谁,却故意不去看,这会儿,那个人实在是忍不住了。

带着一股子香挤了过来“秀姐儿吗?你猜猜我是谁?”

林之秀转过眼去,还用猜?就这样目光……人还没到,胸先顶过来,不是她的五婶婶方群群还能是谁?

眼前的方群群,还是最美丽的时候,两道浓浓的弯眉,一双含着情似的媚眼,肉嘟嘟的厚嘴唇。皮肤不算很白,但又细又有光泽,两颊天然红晕。更兼丰胸肥臀,纤腰一把。

可以用四个字形容她:“天生尤物”!

林之秀进门到现在,方群群已经把她从头到脚,打量好几遍了。然后总结为“这丫头,长得是不错。冲她穿的这一身……有钱人!”

林之秀“您是五婶儿呀!”

“咦?你怎么猜出来的?嘻嘻……”五婶嘻嘻的笑着,胸仿佛都在跟着颤抖。

另一边的五叔林希看到,心里腻歪,冷着脸扭过头去,不看这边。

林之秀却不放过他,走了两步“之秀见过五叔,给五叔和五婶行礼了。”

五叔端着一股子文士样,点点头“三侄女免礼。”

这一会儿,五婶才算是把林之秀品评完了。

感觉这是一个美丽的女金龟子,可以捞好处!所以她现在笑得极甜“哎,多好看的姑娘啊!啧啧,是五婶见过的最好看的女子了!我家妹妹,就都不错,但跟秀儿你……真是比不得呢!啧啧,穿戴的也这么好……这衣裳料子,是湘绸吗?怎么这么厚的?这色儿啧啧……秀儿,你长这么大,五婶婶是第一次见你,这是五婶送见面礼。不要小看啊,可是五婶花多半年时间才绣好的呢……”她准备了两块,这是那块好的……自己聪明的很,会看人下菜碟呢。

姚氏在旁边看到,就算是她心情总不太好,此刻不禁也笑了。这个弟妹,送所有人的礼,都是自己绣的东西。要说她绣的东西还真不错,但只是费功夫和线,可换回去的,都是真金白银等贵重物件儿啊!

而且天生脸皮厚,谁说也不怕。还经常自话自说,让她给圆得完美。

林之绣假装惊喜的拿着“五婶,这是您绣的吗?真好看呀!”

还真是好看!

林之秀对这个方群群的感觉,其实是很复杂的。

首先方群群这个人,你好的时候,她当然会紧扒着你,蚂蝗一样,千方百计的占你的便宜。可你不好了,她也不会往死里踩你。

上一世,别人谋她的产,方群群当然不会落后。只是,她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体面,所到之处犹如蝗虫过境。吃喝穿戴,首饰布匹,摆件茶杯,书籍玩意儿。后来自己境遇更差了,她下手就更猛烈:衣裳、鞋,连旧衣裳和小衣裳都不肯放过。

香胰子面脂,甚至连梳子都卷走了……

呵,想起这些,林之秀就恨得牙痒痒。

但在自己被关在祠堂的十天,也是她,偷偷送来棉被,点心和水葫芦。

虽然,那被子是旧的,点心是带杏仁的。

呵,方群群不爱吃杏仁……

可要不是这样,自己又冷又渴又饿,在黑漆漆的的祠堂,孤独又害怕,不冻饿而死,也许就绝望的寻了短见呢。唉,八成不能活着等到那……猪头找来。

方群群还因为和大伯的关系,打听来小道消息,让丫头给她传过信儿……

所以这个五婶的心底,并不是那么的恶。

而且,她虽然不守妇道,与大伯私通。

但五叔……林之秀转眼看着满脸厌烦的五叔……五叔待她……也真不好。

现在,看着方群群的俗艳,满身春色无处安置的样子,林之秀不免有些恨她不争气:你娘家不行,嫁的又是无权无势的庶子,老老实实的呆着,麻烦还找会上身呢。居然跟林家的当家人胡搞在一起,那可是袁氏的丈夫!她最重视的人!

出了事,大伯当然能置身事外,可你呢?你也能没事儿吗?所有罪责,都会让你来背!!想到她披头散发的被赶出去……

真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!

那是之后的事,现在,这个方群群,仍旧活蹦乱跳的,贪婪的盯着她一身的物件。

方群群蠢蠢欲动的盯着林之秀:我的砖都抛出去了,玉呢?玉呢?!

林之秀感觉好笑,但看着这么实际五婶儿,心里还是有了点柔软。

“侄女儿也给五婶婶带礼物了。但东西太多,都放祖母那里了,回头,祖母让人收拾好,就给大家分了。”

方群群一听,还挺高兴,总比放大夫人手里强多了。老太太虽然刻薄,但不小气。

“哎哟,那一定是不少了?”方群群等着好消息的落实。

“嗯,不少!有最新的面料,首饰,还有瓷器……桂花香露……好多呢!”

“呵呵呵呵,那可真好。就说秀儿真是个好孩子,以后,五婶疼你。”五婶笑得满面春风。

“呵呵,好,以后五婶疼我。”

这时候,三叔三婶带着几个孩子进了门。

黄氏回去后,慢慢的冷静下来,感觉有点不大对。明明自己是去挑事,让那死丫头一进门,就被老太太收拾一顿的。怎么到最后,她住了最好的院子,自己反而被气得稀里糊涂的就回来了?

嗬,挺有本事嘛。那就走着瞧吧!

林之秀走上前,笑着叫道“三叔!”

三叔林辉,穿着不太讲究的蓝衫,腰间的玉佩去倒是十分精美。这两年,他眉毛开始长长,虽然是林家的丹凤眼,但比别人稍微呈现三角型,眉头微皱,也没什么笑模样,看着就那么不好说话。

看到林之秀,丝毫没为眼前极美的侄女所打动,只嗯了一声,显得非常冷淡。

但林之秀却想跟他把关系搞好些。

因为她感觉,三叔要是喜欢她,那可不管谁会为难她,哪怕老太太呢,肯定也会为了她跟人呛呛几句……

于是对林辉说“三叔,父亲在世时,常会提起三叔,说您擅长篆刻。父亲去到哪里,如有好料,会为您留意一二。秀儿行李里有上好的鸡血石,还有我也叫不上名字的,反正都说是好石头……有的是父亲给您留的,有的后来寻到的。侄女儿东西太多,一时没整理出来,回头找出来了,给三叔送去。”

林辉这才想起来,二哥回京时,倒是会给自己带上些石料。有的还真不错!有的,就是他个棒槌被人骗了的……哼!

还给自己塞过银子……二哥总想着自己,也算是支他一份情……

不知道这丫头手里,都有些什么呢,一时心有些痒……

于是脸色柔和了许多“是啊,你爹回京时,送过三叔几块不错的。三丫头,你有心了。你要是人手忙不过来,回头三叔安排些人,帮你收拾一下。”

林之秀暗笑,一说送他东西,就积极起来,果然自私的厉害!

“哎。谢谢三叔了。回头,还要恳请三叔帮秀儿刻枚章呢!”

三叔笑容更深了,他的篆刻,最近又有了新的心得,正好施展一下“嗯,等三叔有空着吧!”他技术高超,就得拿捏点姿态,要显得没那么好求才行!

林之秀淡淡的转脸说“那会子在后头见过三婶和二姐姐了,这是二哥哥吧?”

林二爷林樘,惨白的脸,乌黑的头发,乌黑的眼珠。嘴唇像是涂了唇油一样鲜红。他长得极漂亮,只是看起来阴森森的。

他放肆的上下打量她,没有说话。二姐林之荣神情淡淡,也没说说话。

看林樘这样,三叔不高兴的横了他一眼,对林之秀说“这是你五弟林枬,妹妹之菲,之盈。”

他的三个庶子女。

五弟林枬长得不太像林家人,有些微胖,但表情开朗,热情的叫着“三姐姐!”

两个庶女也有模有样的行礼“三姐姐,欢迎你回家。”

林之秀说“好,我的弟弟妹妹们,回头,三姐姐都有礼物送哦。”

两个妹妹抿嘴一笑,林枬更是喜欢这个好看的姐姐,冲她笑的真诚,三叔总算对这个侄女印象还不错了。

三婶冲旁边跟着的丫头一点头,丫头递上来一个小盒子。

林之秀旁边的东云立刻双手接了过来,林之秀笑道“让三婶破费了。”也没接过来看。

门口丫头在叫着“大爷,大奶奶。”

林之秀这一辈的长兄林格进来了。他身边跟着老婆刘氏,刘氏生了个小姑娘,现在又怀孕了。

林之秀笑道“大哥哥,大嫂。”

刘氏长得甜美,性子温顺,也不插手家事,所以平日里存在感不强。小两口看到林之秀,都很意外,笑容真诚“三妹妹。”

她旁边丫头递过一个盒子,刘氏接过来,亲自递给林之秀。

林之秀也亲手接过来,轻声音道谢。

外头一阵的动静,大夫人陪着老太太,大伯陪着老太爷,一同走进来。

大家赶紧都站起来。

老太爷哈哈笑道“都来了?好啊,见到了吧?这是三丫头之秀。”

大家笑道“见到了……”

“父亲。母亲”

“祖父,祖母”。大家乱叫着,两个老人坐上主位。

老太太淡淡的说“都坐吧。”

大家都坐好,老太爷说“之秀回来了,你们小姐妹,在家里要好好照顾她,还要多带她出门认识些朋友。之秀,你回来多陪陪你祖母,要听祖母话。”

大家都应声。

等老太爷说完了,一个婆子说“老太爷,老太太,六爷来了。”

六爷林真,竟然是来的最晚的一个。

老太爷和老太太丝毫没有不高兴,还都笑着看着门口。

六爷林真慢吞吞的走进来。他其实比林之秀大不了多少天,乍一看,真是个翩翩少年。走路慢慢的,不急不慌。来了对着老人“父亲,母亲。儿子来晚了吗?”说话也慢吞吞的。

老太太“不晚不晚,还没开饭。真儿是打外头回来?”

“昨天儿子看书晚了,下课回来,补了一下觉。”他稍有些不好意思。

“哎哟,以后别拉那么晚了,仔细着眼睛。”老太太说。

“是。”他转身要去坐。

林之秀赶紧站起来“六叔!”

林希一看,才想起来下午回来时,丫头跟他说的刚回来的侄女。

他轻轻点点头“秀侄女。”

林真没再说什么,仔细坐下,还仔细的拢了下衣裳。他跟着的人,替他放了茶杯,盘子,筷子。。他有自己专用的,别人的东西,他都不用。

林之秀扫了一眼,人群中不见大姐姐……

大夫人的笑容,只给公公婆婆,丈夫儿女,其它人都没有的。

对六弟林真嘛,当着老太太面前时,她客气殷勤的很。可平日里见着,也不怎么说话。心里甚至是有些恨意的,因为林老太太一个对林江晚,一个是对林真,出手最大方。连自己的长子都够不上,真是个老糊涂!

今天袁氏窝心了多半天,肯定不会拿好东西给这个侄女,但不拿肯定是不合适的,随手送给了一个盒子,里面装着件首饰。看起来挺精致,只是过时了。这个东西,还是当初二弟妹走了,她收拾院子的时候发现的,是二弟妹落下的。

正好物归原主!她充满恶意的想。

林老太太让李嬷嬷给林之秀一盒东西。林之秀双手接过来,并没打开看。

老太太看了一眼她头上的粉珊瑚钗……戴个满头……每一支都雕朵花样,有大有小,还有花骨朵……这颜色本就难得,更难得的组成了套……安氏!偏爱做怪!哼,家世也算不得高,怎么就有那么多银子的?也难为保得住!

她对林之秀说“你大姐,过二个月就要成亲了。她外祖母想她,就回去住些日子,过两天就回来了,还有你桥弟也去了,等回来,你们再说话吧。”

林之秀答应。

老太太又说“秀丫头给大家也带了些南方的特产,东西不少,算是给大家的见面礼,回头整理出来,再给各房送去。”

“母亲,让媳妇儿帮您收拾吧?!”方群群一激动就难以自持。

老太太瞪了她一眼“哪就用得上你了?等着吧,少不了你的。”

老太太知道这个媳妇是什么性子,有时,就愿意拿东西踩着她玩,借此寒碜林希。

林希每回都气得半死,但方群群却是真不在乎的,什么金银财宝的,用力砸我吧!越多越好。

林真看着大家在送林之秀礼物,他想,有媳妇儿的才送吧?那自己就不用了,他就真不再想这事儿了。

大伯林即三年前见过林之秀,那个时候,她还小,又值丧父母,人哀痛,还病了,样子可怜的很。今天看到这个侄女出落的这么好,没心没肺的还挺高兴。

他温和的看着林之秀,就是一个最亲的长辈的表情。

“秀儿看着,比三年前,高了些,气色也好多了,是个好看的大姑娘了啊。。。回家了,就安稳的住下来,平日里吃穿住行有什么要求,就跟你大伯母说。在外头有什么事,跟大伯说。在坐的都是你最亲的人,千万不要客套。”

这个大伯,场面上的话,说得最顺口。

他表情,态度,是那么专注!那么温和!会让你感觉到:他是你亲大伯,无比关心你。有了他,即使没了父母,也能过得安心!

其实。。。。呵呵。

林之秀笑道“谢谢大伯父。秀儿记下啦!”

林大伯盘算着,这丫头长这么好,可得跟爹娘好好合计一下,寻门什么样的亲事。

他笑道“好孩子,你……咦?你哥哥林枫呢?”

老太爷和老太太也才反应过来。

上午说到一半……老太太问“对啊秀丫头,你三哥哥林枫呢?”

书评(101)

我要评论
  • 拱手,&林家吧

    那管事衣着体面,举止有礼,对着门房一拱手,脸上带着笑“请问这是淮阴林家吧?”

  • 说“老&突然,

    门房摸着脑袋说“老太爷,回来的突然,奴才也没弄明白。您要不去瞧瞧?”

  • 爷的女&儿。”

    门房一溜烟的跑了进来“老太爷,咱们家三小姐回来了!哦,是二老爷的女儿。”

  • 浓浓的&蓝白,

    只见她浓浓的一头秀发。两道弯弯的秀眉。漆黑的眼珠,白眼珠有着极淡的蓝白,那眼,一看到底,毫无杂质。羊脂一样细腻的皮肤,细高的鼻子,粉红又肉头的小嘴。

  • &意。

    老太爷心里冒出好多个感叹词,显然对这个美丽的孙女儿极满意。

  • “祖父&东西和

    “祖父,孙女儿带的东西和人,先放进院儿吧?人家镖局,还要收工呢!”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