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车上,盛屿晨称自己有点儿累,不很适合司机开车。顾意而已淡淡的看了他几眼,顾自坐到了驾驶车位上。盛屿晨坐到副驾驶车上,大长腿相互交叉踩在脚垫上,又调了调座椅的弧度,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。正准备睡着,顾意却问他:“等会儿睡,先先说,何为有什么问题?”盛屿晨翻了盛屿晨坐到副驾驶上,长腿交叉踩在脚垫上,又调了调座椅的弧度,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。。...

回到车上,盛屿晨称自己有点累,不适合开车。顾意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,顾自坐到了驾驶位上。

盛屿晨坐到副驾驶上,长腿交叉踩在脚垫上,又调了调座椅的弧度,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。

正打算睡觉,顾意却问他:“等会儿睡,先说说,何为有什么问题?”

盛屿晨翻了个身,撩起眼皮和她对视,眨了眨桃花眼,眼角的泪痣格外醒目。

他抛给顾意一个问题:“你想啊,如果一个人可以把微表情完全掌握,那他岂不是可以随意操控表情了吗?”

顾意愣了一瞬,边系安全带边说:“他那通电话,像是故意打给我们看的。”

“他就是打给我们看的,”盛屿晨又翻了回去,托着语调说:“看来你也不傻嘛。”

顾意:“……?”

如果不是这车内空间舒展不开,顾意一定会选择,不留情的一脚踹过去。

但是腿太长,条件不允许她这么做。

于是,她对着盛屿晨的背影,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,碎碎念了句“你才傻”。

背对着顾意的男人,非常清楚的听到了这句话,微闭眼睛,纤长的睫毛颤了颤,红润的唇瓣漾开一抹笑意。

她还是和六年前一样,就连脾气都一样。

*

次日上午。

为了早点破案,顾意和盛屿晨等人这段时间都是直接睡在局里,拉个外套,哪都能躺。

顾意才醒,手里拿着豆浆喝没几口。

市局的门口传来一阵鼓噪,走过去一看,才发现门口来了浩浩荡荡的来了一行人,手里还举着牌子。

牌子上写着四个红色大字,“还我公道”。

还有几个人扯着嗓子喊那四个字,哗闹声此起彼伏,惹得过路人旁观。甚至有路人掏出手机,录了视频。

顾意被吵得脑仁疼,正想上前劝阻,身侧刮过一阵风,邢凯跑了上去。

他抬手示意保安放行,大门缓缓打开,那群人涌了进来,看着有二十来人。

来的人里,有五六十岁大妈,有十几岁的少年,有二十多岁的年轻人。

邢凯很快被他们围在了中间,齐声喊着“还我公道”。

邢凯高举手喊停,撕扯着嗓子想要盖过他们。

他一个人的声音,终究还是盖不过他们二十几人,喊得他嗓子又涩又疼。

然后,不知道从哪里吼了一声——

“你们都给我停!!”

那些人被吼得显然有些懵圈,不知道是从哪里吼的。

顾意微微抬眸,看见了站在保安室门口,瞪眼看这边,手里还拿着一个大保温盒的崔小果。

她攥紧拳头,满是胶原蛋白的脸颊上,晕染了两道粉红。

邢凯看了过去,二人视线相触,崔小果朝他笑了笑。

邢凯愣了愣,回过神来问那些人:“你们大早上来这里,是有什么事吗?”

人群里的一个大妈站出来,指着邢凯说:“我孙女都死那么多天了,你们警察都查多久了,为什么还没一点消息?!”

邢凯见是老人家,尽可能的耐心,抿了抿唇问:“您孙女叫什么?”

大妈:“我孙女叫陆菀,你们之前不是说一周给我们消息吗?

为什么这都过去一周了,你们还没消息,我要见我孙女的尸体!”

邢凯抬起手,试图安抚大妈的情绪:“请您别激动,一会儿我就让您见孙女,至于案件目前还在调查中,不方便透露,抱歉。”

旁边有一个二十几的小伙怒了:“什么叫不方便透露,我看你们警察就是不行,连个案子都查不好,有什么用?!”

这话很明显激怒了邢凯,但是他心里非常明白,现在不是发火的时候。

小伙以为他不想理自己,掏出手里的魔方,毫不犹豫地砸向邢凯的脸。

他吼着:“不行就是不行,要是行,你们倒是给我姐姐一个交代啊!

一周都没抓到杀害我姐姐的凶手,你们真是废物!”

顾意见状,抬步上前伸手要去拦截魔方。

一只手却快了她一步,侧目去看,是盛屿晨。

他骨节分明的手握住魔方,唇角噙着一抹凉笑,看了眼手里的魔方,声音缓缓响起:

“弟弟,魔方砸到警察,可是要算你袭警的。”

盛屿晨往前走了一步,站到邢凯身侧。

“还好我接住了,下次可不许乱扔了。”说着,魔方脱离他手间,在空中抛出一段弧线,被小伙稳稳接住。

盛屿晨露出他的招牌笑容,试图和大妈他们交涉一番,可是……

谁知道那群人根本不吃这套,蜂拥而上的就扑过来,嘴里甚至吐出了脏话。

邢凯见此,连忙往后撤。

盛屿晨站得最前面,没来得及直接被大妈猛推了一把。

顾意本想往回跑,但是又见盛屿晨被推,眼看着就要摔个狗吃屎。

她跑过去拽了他手腕一把,头也不回就往回退。

结果到了台阶上,盛屿晨又自己把自己绊了一脚。

顾意直接无语了,伸手捞了他腰一把。

那群人根本不讲理,作势要把事情搞大,眼看就要失去控制,有人甚至把手里牌子丢了出来。

直到其他警员来帮忙,这才及时控制住了局面,赶走了那些闹事的人。

宁局刚到局里,就看见了一地狼藉,面色阴沉难看。

他淡淡扫了所有人一眼,最后落在邢凯的身上,情绪不明道:“邢凯,你来趟我办公室。”

众人看宁局那副表情,很明显邢凯进去“凶多吉少”,指定要挨骂。

另一边。

盛屿晨巴巴凑到顾意跟前,摆出一副委屈兮兮的样子,像是顾意刚才欺负了他似的。

顾意靠着椅子,斜了他一眼:“你想干嘛?”

盛屿晨手撑在桌上,歪了歪脑袋,眸子转了转,说:“顾意,你吃我豆腐。”

“?”顾意疑惑地蹙眉,看着他的眼睛里,多了几分晦气。

“我什么时候吃你豆腐了?”顾意不解。

盛屿晨摸了摸自己的腰,眸光流转,受委屈的样:“就刚才,你摸我腰了。”

顾意直接对着他,翻了白眼,撇过头去,说了句:“滚。”

刚才要不是他自个绊脚,她才不会伸手捞一把,更不会摸他腰。

不过……

001婚宴1

2022-07-24

002婚宴2

2022-07-24

003婚宴3

2022-07-24

008协议

2022-07-24

009闪到腰了

2022-07-24

010手套

2022-07-24

011暖胃

2022-07-24

012没有头

2022-07-24

014迷雾

2022-07-24

书评(169)

我要评论
  • 起杀人&上面命

    “这已经是市里第三起杀人案了,上面命令我们一队一周内破案,烦死我了!”

  • 你先换&听见没

    “意意你起来了吗,快去洗个澡,我这会儿给堵路上了,可能需要一会儿,你先换好婚纱听见没?”

  • 不过,&这门婚

    不过,若不是为了报复那个姓沈的,她不会答应这门婚事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