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医院出时,已是群星闪动,夜景十分迷人。顾意斜斜的靠着,单手顶着太阳穴,望着窗外风景。车子在路灯下穿梭,偶尔会有灯光洒进去,落在她的眉宇间,透着一股怠倦感。盛屿晨不时扫回来几眼,我以为顾意睡着了了。他不着痕迹的放慢速度了车速,将车开得保持平稳。忽的,身旁顾意斜斜的靠着,单手顶着太阳穴,看着窗外风景。。...

从医院出来时,已是群星闪烁,夜景迷人。

顾意斜斜的靠着,单手顶着太阳穴,看着窗外风景。

车子在路灯下穿行,偶尔有灯光洒进来,落在她的眉宇间,透着一股倦怠感。

盛屿晨时不时扫过来几眼,以为顾意睡着了。他不着痕迹的放慢了车速,将车开得平稳。

忽地,身旁人发了声:“你觉得金万里是凶手吗?”

盛屿晨愣了一瞬,不禁失笑道:“你不是说,办案讲究的是证据,一味猜测只是无稽之谈吗?”

顾意哑言。

这话听着很耳熟,她的确说过。

她重重叹了口气,能听清楚很明显的鼻音:“或许别人说我不信,但你不一样。”

盛屿晨故意打破砂锅,问到底:“哦?我怎么不一样?”

“你是专家,你说的自然有你的理由,我想听听你的想法。”

盛屿晨凉薄的唇一笑:“金万里不是凶手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目前可以确定的是,他确实有暴力倾向,时而会家暴自己的妻子。

但在外人看来,他是一个善良大方,上市公司的CEO,风光无限,前途无量,人人夸赞其好。

正是这种夸赞,命中了他好面子的心理。”

顾意转了一边脑袋,看向他:“他娶方路路也正是因为这个,方路路配得上他,可以给他撑面子。”

“没错,”盛屿晨同她相视而笑,“所以他没理由杀害方路路,除非是失手。”

“下午我也查了,除了方路路和小张,他跟另外四个受害者,并不认识。

至于小张失踪的当晚,我也找他公司的监控看了,昨晚他确实在公司。”

顾意又问:“小张小区的监控看了吗?”

“这个我还没看,是邢凯在查,一会儿回去了问问。”

“行,”顾意再一次将头转了回去,“明天和我再去一次裕南路。”

盛屿晨一下便明白了她的意思,声音轻轻的:“好。”

车内再次恢复安静,顾意望着窗外,思绪揉杂。

何为到现在还不曾露面,今天白日让严岩去找了,但是纹身店没开门,像是故意所为。

到目前为止,留给他们的时间只剩下七天了。

顾意总觉得,这个何为有问题。

*

市局。

邢凯看见顾意脖子包扎,整个人心一下悬了上来,大步上前就要检查。

顾意反应快些,往盛屿晨那边躲了两步。

她抢在邢凯问话前回答:“我没事,很好,不用你操心。”

邢凯悬空着手,愣在原地:“……”

他这还没问,倒是被顾意答了个干净。

邢凯还是不免心疼,然后问了句废话:“你这怎么弄的,疼不疼?”

顾意正想着接话,一旁的盛屿晨嘴快说道:“你这不是废话么?”

用水果刀划的,能不疼吗?

顾意转移话题,问邢凯:“小张有消息了吗?”

邢凯抿唇摇了摇头,叹息间尽是无奈。

“我带人找了一下午,该问的人都问了,都说不知道。

我看了小张小区的监控,包括各个出口都看了,最后在小区的东门发现,她是独自一人离开的。”

独自一人离开?

顾意眉头微蹙,“那个时候几点了?”

“晚上十点二十三分。”

盛屿晨插问:“她离开的时候,穿着什么,手里都拿了什么?”

邢凯看他一眼,答:“她穿着昨天来局里那身,手里除了手机没别的。”

“从监控里可以看出她行色匆匆,时不时还会观察周围,又低头看看手机,许是去找了什么人。”

顾意眸色微凝:“能查到她的通话记录吗?”

邢凯:“最后一通是昨天上午十点,打给她闺蜜的。我也问过她闺蜜了,昨晚她闺蜜在加班。”

如此一来,好像又被绕了一圈,进入迷雾中。

正说着,那边便传来了严岩的哀嚎声。

“啊啊我受不了了!!”

三人寻声而望,严岩坐在自己的工位前,头发被他抓的乱蓬蓬,眼白处有明显的充血。

邢凯问他:“怎么了小岩。”

严岩和王可是同一批进来的,警龄也有一年多了,比崔小果早。

他被分配到邢凯手下,跟着他一队破获了不少案件。他年纪轻,很喜欢推理。

严岩这才发觉自己刚才叫得太大声了。

他缩了缩脖子,立马就消停:“没事没事,老大。”

邢凯走上前,手放在他的肩膀上拍了拍。

看他刚才那个样子,邢凯就大致猜到了原因。

“推不出来没关系,你又不是一个人破案,不是还有我们么?

时间也不早了,先休息休息吧。不充好电,要怎么破案,怎么保护市民?”

顾意扫视了一圈,问严岩:“小果呢?”

严岩:“小果说是上天台透透气,有一段时间了。”

“休息一下吧。”说完,顾意举步朝天台走去。

……

顾意坐着电梯上去,又走了一段楼梯。

到天台的时候,恰好看见崔小果就站在天台边缘的背影。

她一步步走近,轻轻的唤了她一声:“小果?”

崔小果听到了熟悉的声音,转过身来,像是找到了主心骨,她直直扑进了顾意的怀里,双手紧紧地环住她的腰。

顾意被她此举弄怔了一下,正想推开她,却发现她的情绪不对劲。

她微微叹气,耐着性子寻问:“怎么了?”

崔小果没回答,只是那么安静地抱着她。

顾意没推开她,镇定站在原地,任由她抱着。

忽然起风了,带来夜晚的丝丝微凉。天台不是很亮,前阵子灯泡还没来得及更换,时不时还会闪一闪。

“哭完了吗?”等了大概有七八分钟,彻底将顾意的耐心磨没了。

被这么一问,崔小果这才慢慢地松开手,缩着脑袋往后倒退几步,用手背擦去泪痕。

崔小果视线往下移,看着自己的鞋尖,根本不敢抬起头直视顾意。

自崔小果拜顾意为师开始,就没少挨她的骂。

在学习上,顾意对她的要求是做到完美,差一丢丢都不可以,十分的严厉。

稍微做错一点,便会收获顾意的一通斥骂。所以在挨顾意骂的这条路上,崔小果也渐渐习惯了。

毕竟也的确是她做错,师父骂她是应该的。

顾意拍了拍自己的衣服,淡淡瞥了她一眼,浅声问:“发生什么了,跟师父说说。”

001婚宴1

2022-07-24

002婚宴2

2022-07-24

003婚宴3

2022-07-24

008协议

2022-07-24

009闪到腰了

2022-07-24

010手套

2022-07-24

011暖胃

2022-07-24

012没有头

2022-07-24

014迷雾

2022-07-24

书评(284)

我要评论
  • 复那个&这门婚

    不过,若不是为了报复那个姓沈的,她不会答应这门婚事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