顾意和一名穿一身黑的男人对峙,那男子带了一个黑色鸭舌帽,又把自己的脸捂得严严实实,更本看不清他的样貌。盛屿晨正想喊顾意,那男人却和顾意打出来了。盛屿晨想上来帮着,却被顾意呵了一声:“站着别动!”顾意也是练过的,有些身手,可以用来干掉眼前这个男人盛屿晨正想喊顾意,那男人却和顾意打起来了。。...

顾意和一名穿一身黑的男人对峙,那男子带了一个黑色鸭舌帽,又把自己的脸捂得严严实实,根本看不清他的样貌。

盛屿晨正想喊顾意,那男人却和顾意打起来了。

盛屿晨想上去帮忙,却被顾意呵了一声:“站着别动!”

顾意也是练过的,有些身手,用来对付眼前这个男人,还是可以的。

两人对打了一会儿,竟然还是不分上下。男人的反应速度以及他的出拳,都十分的敏捷。

顾意抓住机会,趁着他慢了半拍出拳时,她伸手想要最后一击,然后将男人成功制服。

可是,谁料男人还有阴招,从袖口里滑出一把,锐利锋芒的匕首,攥在手里就刺了过来。

顾意下意识往后撤了一步,反应跟上速度,侧身避开,男人第一刀扑了个空。

顾意反手抓着男人的手腕,用肩膀顶着他,直接给他来了一个过肩摔。

男人砰地一声倒地,但没躺多久,他立马就从地上爬了起来。

第二刀他刺得飞快,顾意又一次的靠墙侧身闪躲,却不想男人的目的不是她的腹部,而是……

脖子!!

刀子像是精心磨过,直接划到了顾意的后颈部分,并没有直接割到大动脉处。

盛屿晨吓得眼睛都登直了,惊呼出声:“顾意!”

男人又抓住顾意的肩膀,凑到她的耳畔低语:

“顾意,你那么厉害,应该能猜到我是谁吧?”

顾意睁大眼睛,眼底充满了狠厉,直直和男人对视着。

男人的那双眼睛里,铺满挑衅的意味,笑着将匕首扔下,大力地猛推了顾意一把,摔在地上。

随后带着笑声,跑着离开,笑声弥漫在整个巷子内,听着格外刺耳又恐怖。

顾意想起身去追,奈不过脖颈处传来一阵刺痛,逼得她停下来。

盛屿晨跑过来,一眼便清楚地看见了她脖颈的伤。

男人下手不轻,给她划了一道很长的口子,殷红的血顺着伤口,一点点往外渗,在微弱的灯光下,十分刺眼。

顾意抬手捂住自己的伤口,对他说:“去追。”

盛屿晨脸色一沉,低声呵斥:“追什么追,你不要命了?!”

男人跑得很快,那笑和跑步声早就听不见了,说明他对这一带特别的熟悉,现在去追哪里追得上。

顾意翻了一记白眼给他,责备他:“那你刚才为什么不去追?”

盛屿晨语塞。

他刚刚看见顾意受伤,一下子就也没想到那么多了。

他撇开这个话题:“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,我先带你去医院!”

顾意鼻音不轻不重应了一声“嗯”,随后从兜里掏出纸来,歪了歪脑袋,捂紧伤口防止失血过多。

盛屿晨正想提出,要不他抱着顾意过去,结果顾意走得比他还快。

“……”

*

晋城市第二医院。

都不用盛屿晨帮着跑腿,顾意自己带着伤,就那么来来回回跑,最后安静地坐在那边上药。

盛屿晨全程跟在一旁,想要帮她点什么,却被她拒绝了。

灯光柔和的洒在她身上,勾勒着紧绷的下颚线,衬着她身上清冷的气息。

上药的时候,护士本以为她会喊疼会苦恼。结果真上了时,顾意除了皱皱眉头,一声不吭。

盛屿晨背抵着门边,双手环抱在胸前,正想和顾意搭话,走廊上突然走过来一个人。

他定睛一看,是何翩然。

何翩然也看到了他,抬步走了过来,名单握在手里:“你怎么来医院了?”

盛屿晨微抬下巴,指了指顾意的方向:“陪人来的。”

何翩然顺着方向看了顾意一眼,正想说笑,肩头突然被人拍了一下。

“嘿!何医生,晚上好呀~”

甜甜的,软软的,一听就是女人的声音,还带着撒娇卖萌的味道。

何翩然回眸,便看见了令他“头疼”的叶子媚。

自从那天他成了她的主治医生开始,“噩梦”就此开始了。

何翩然知道自己长得帅,毕竟医院也有不少护士倾心于他,但他没一个看上眼的。

母胎solo三十年,他初恋保存至今。

叶子媚一个劲往他身上蹭,一双眼睛布棱布棱,努力地朝他放电,手里还拎着一个大红色的礼盒。

如果不是口罩够大,她也不敢那么赤裸裸往他身上扑。

她靠近他后退,何翩然被逼得无路可退,正想拽拽盛屿晨的衣袖,却抓了个空。

盛屿晨故意走开,看着他那一副求救的表情,眼神里写满了“救救我”。

他嘴角疯狂上扬,好好的嘲笑了一番何翩然,他这才侧身对顾意说:

“护士你轻点上,我媳妇她的脸色好白啊。”

护士看了他一眼,轻声说好。

果然,那边的叶子媚闻声看过来。

“意意?”叶子媚看见脖子缠着一圈圈白色绷带,顿时愣了一下。

她抬步走上前,细细地打量着她的脖子,眼底流露出一抹心疼。

“意意,你这是怎么了啊,是不是谁打你了,你跟我说,老娘现在去扒了他的皮!”

叶子媚边说,边抬手想要去摸她的脖子。

顾意抬手阻止了她,抓住她纤细的手腕,看向她的眉眼弯弯,语气温柔:“刀划的,小伤。”

叶子媚纳闷了:“什么刀啊,能划到脖子上,你不是查案吗,是凶手划的吧?”

顾意:“……”

不确定是不是凶手,但叶子媚这思路,都不用她说也猜到了。

“嗯,”她视线落在穿小白鞋的腿上,“你脚好了?”

说到脚,叶子媚就不由想到何翩然。

她下意识抬眼看了看何翩然,笑容中透露几分羞涩,声音嗲嗲的:

“哎呀,昨天就好了,这都多亏了何医生呐。这不是乔姐让我来特意表达下感谢,然后就看见你啦。”

顾意点点头:“好了就行,最近几天别乱跑,不安全。”

“为什么呀意意,又出了什么危险案子吗?那你给我听好了啊,你一定一定要保护好自己。

凡事有他们刑侦人员,你别自个瞎打头阵,听见没?”

顾意连声应了三个敷衍地“好”。

“跟你说认真的呢,别敷衍我!”

“嗯嗯,”顾意站起来,抬手揉了揉她的脑袋,“不和你说了,我还要回去查案。”

叶子媚撇嘴表示不爽,却还是点头说好。

顾意走在前,看了眼门边的何翩然,心里留了一个印象,扔给盛屿晨一句“回去了”。

盛屿晨乖巧又听话地称好,临走前,特意在何翩然前停了下,直接嘲笑他:

“何翩然,你也有今天。”

何翩然:“??”

什么叫他也有今天?

001婚宴1

2022-07-24

002婚宴2

2022-07-24

003婚宴3

2022-07-24

008协议

2022-07-24

009闪到腰了

2022-07-24

010手套

2022-07-24

011暖胃

2022-07-24

012没有头

2022-07-24

014迷雾

2022-07-24

书评(418)

我要评论
  • ,侧眸&。”

    她脚步顿了顿,侧眸看去,声音清冽:“怎么了,母亲。”

  • 年时间&意,没

    她大学毕业没多久,跟了顾意有半年时间了,尸检报告也不是没写过,只是每次写的,她都不满意,没少挨她骂。

  • 人就算&连婚车

    可是,盛家小三少爷不来接人就算了,现在居然连婚车都不让她坐。

  • 一天,&事你跟

    “我相信你们一队可以的,慢慢来。我明天请假一天,有什么事你跟小果对接。”

  • 一把面&,从角

    她撩了一把面前散发,从角落里摸索出手机,看了眼来电人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