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局里时,天色了完完全全黑了下去。夜幕降临到,月亮今天晚上不开门营业,仅有天边的寥寥星点。顾意踩着马丁靴回办公室,脚步有些很沉重,顺手把信封一扔,坐在椅子上,深陷思索。此时她的脑海里,只心里想一句话。顾意,又朋友见面了。这话在她的脑子里挥之不去,总会忆起。夜幕降临,月亮今晚不营业,只有天边的寥寥星点。。...

回到局里时,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。

夜幕降临,月亮今晚不营业,只有天边的寥寥星点。

顾意踩着马丁靴回到办公室,脚步有些沉重,随手把信封一扔,坐在椅子上,陷入沉思。

此时她的脑海里,只想着一句话。

顾意,又见面了。

这话在她的脑子里挥之不去,总能想起。

很明显这是冲着她来的!

难道是凶手放的?

何为,何为。

到底是谁?

她想不到,只觉得头疼得厉害,鼻塞得她有些昏昏沉沉的。

她随手从旁边拿了一包新的抽纸,用力得一吸。

吸完鼻涕正想扔,她余光瞥见了上面的血。

顾意呆了一下,又抽了张干净的纸擦,鼻腔里确实出血了,不过量不大。

她没太在意,想来只是最近吃得太热,有些上火。

正发想闭眼歇会,邢凯走了过来。

邢凯看了一眼桌上的信封,眼底闪过一抹担心。

“我听小岩说你们刚才收到了封信。”

他声音有些沙哑,“顾意,你没事吧?”

顾意深深地叹了口气,看向他的眼里,流露出几分疲惫。

“盛屿晨那边问的怎么样了,小张呢?”

“不得不说盛屿晨是真厉害,从小张那儿问到不少金万里黑料。”

邢凯贴心走过去为她斟了一杯温开水,递到她的面前。

“这金万里啊,就是一个表里不一,吃着碗里看着锅里,披着狼皮的羊!

小张已经是他换的第九个秘书了,先前的秘书都是被他折磨受不了,这才辞职的。

小张也是最近才上岗的,先前他老婆还在的时候,金万里还会收敛点……”

邢凯将小张说的那些,完完整整转述了一遍。

“我已经让王可送她回家了,并让小张有什么事立刻报警。”

顾意揉了揉太阳穴,闷闷的回应一个嗯。

邢凯看她那样,又心疼又无奈地长叹一口气。

“这样吧顾意,你身为法医做好你本职工作就行,再晚点你就回家休息吧。”

顾意却摇着头说:“不用,这次毕竟是个连环案,加上一队人手有限,我能帮点就帮点吧。”

邢凯看她那样也不是滋味,严肃了几分:“那你也要顾着身体啊,别累着自己。”

“对了,你胃还疼吗?”

顾意没吭声,回给他一个摇头。

她实在没什么力气讲话,脑袋昏昏的。

语气有些无力:“你让我眯一会儿,有事喊我。”

……

顾意不知道谁了多久,迷迷糊糊间,感觉到有人给她盖了一张毯子,捂得严严实实,都给捂出汗来了。

当她迷离恍惚睁眼时,入目是一张英俊端正的脸,视线有些糊,看不清那人样貌。

她正想抬手揉揉眼,额头上却覆上一只温热的手,她的手僵在半空中,眨了眨眼睛。

半弓着身子的盛屿晨,此时就站在她眼前,手摸着她的额头。

边摸边自言自语:“好像退烧了……”

顾意大脑叮得一声,抬手挥过去,撇开了盛屿晨的手,皱眉瞪着他。

盛屿晨见她醒来,又看着她刚睡起气恼的样子,一双眼睛黑溜溜的瞪着自己,莫名觉得有点可爱。

他失笑道:“怎么,你刚睡醒还有起床气呢?”

顾意坐直了身子,将身上盖的毛毯折起来。

“别动手动脚的。”她嗔了盛屿晨一句。

盛屿晨这下才明白她的意思,呵笑了声:“顾意,你也太狼心狗肺了。”

“我是看你发烧了,这才给你捂毯子的,你把我当什么了?”

他将手边的药倒进杯子里,握在手里晃了晃,推到顾意面前。

“呐,把药吃了。”

顾意准备起身的动作一僵,顿时间有些手足无措,她不知道自己发烧了。

她将毯子放在腿上,双手去接杯子,声音微哑:“对不起,还有谢谢。”

盛屿晨看她那副样子实在觉得有些好笑。

“行行行,你快去把那饭和汤吃了,李叔特意送来的,还是热的。”

盛屿晨抬了抬下巴,示意她到旁边的招待室去吃。

顾意看向他。

像是猜到她下一句要说什么,盛屿晨抢在前面:

“谢谢就别跟我说了,这是老爷子让李叔送的,要谢,谢谢他老人家去。”

盛屿晨实在快受不了,她这一口一个谢谢,跟谁都保持距离。

真是搞不懂她,洁癖晚期,脾气又臭,到底是怎么交到朋友的。

放在招待室茶几上的,是一个绿色的大饭盒,恒温的那种。

打开饭盒的盖子,饭菜香扑鼻而来,有顾意最喜欢的糖醋排骨。最底下一层,还有冒着热气的鸡汤。

顾意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,拿起旁边准备好的勺子开吃。

盛屿晨抱起双臂,背靠着门边,兜里的手机震动着。

他掏出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,抬步朝外面走。

……

走到没人的地方,他才接起电话:“喂。”

“喂,小三爷,二爷那边又有动静了。”

盛屿晨眼眸沉了沉,声音也随之压低,音色偏浑:“他又想干什么?”

电话那头,是盛屿晨安插在盛氏集团里的人,专门看着盛家二爷。

他的二伯,盛达。

“我从财务部查了一下,他私自挪用了公款,要给小三买房子。”

盛屿晨冷笑一声,语气不掺丝毫温度:“这几天先别声张,让他把房子买了。”

“可是小三爷,那钱——”

盛屿晨打断他:“没事,这钱我有办法让他还回来。”

盛屿晨顿了顿,似是又想到了什么,问那头:“我大伯他最近还好吧?”

那头长长叹气,听上去十分累:“大爷的腿还是那样,前两天阴雨连绵,那腿还是疼得不行。”

“嗯,”盛屿晨望向远处的风景,眼底是一片漠然,“让阿姨照顾好他,工资也该涨涨了。”

“好的小三爷,我明白了。”

“没什么事我就挂了。”说罢,盛屿晨直接结束了通话。

那头本想再关心他几句,可通话被挂断了,又一次的无声叹气。

盛屿晨从兜里摸出香烟,熟练的拿着打火机点燃,团团烟雾缭绕。

他骨节分明的手里夹着一根烟,上面明火亮着,靠着旁边的石狮子,眼帘低垂,身形看上去有些病态。

【温馨提醒:未成年禁止学习以上,吸烟有害健康!!】

001婚宴1

2022-07-24

002婚宴2

2022-07-24

003婚宴3

2022-07-24

008协议

2022-07-24

009闪到腰了

2022-07-24

010手套

2022-07-24

011暖胃

2022-07-24

012没有头

2022-07-24

014迷雾

2022-07-24

书评(108)

我要评论
  • 让给我&太好吧

    “爸,今天姐姐结婚,她不坐婚车让给我们,不太好吧?“

  • 什么表&情,边

    她脸上看不到什么表情,边洗着手边朝一旁候时已久的邢凯汇报:

  • 副严肃&地给她

    说完,叶子媚掏出化妆品便换上一副严肃的神情,认真地给她化妆。

  • 拐角处&显得有

    邢凯还想说些什么,回神间女人已经的身影没入拐角处,狭暗的走廊显得有些阴森森的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